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9  陆家的男人够狠(二更)
字体设置
    陆氏集团会议室。

    男人端坐在黑色转椅中,冷峻的面容染着深深寒意。三十分钟前,高层们都接到电话,通知他们来开会。

    但开会内容,大家都不清楚。

    “三少,您找我们来”有人鼓足勇气开口,可惜陆谨行眼皮都没抬,单手托着下巴,神色冷然。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碰!

    会议室大门突然打开,紧接着两名黑衣保镖拖拉着个男人进来。那男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被保镖一路从门口拖进来,直接丢在地上。

    高层们吓了一跳,急忙朝地上的男人看过去。那男人是汪强,也是集团的老人,怎么突然被打的这么惨?

    “三少,内奸已经找到了。”纪尘走上前。

    内奸?!

    此话一出,高层们个个变了脸色。陆氏集团出了内奸吗?大家一下子明白过来,难怪前段时间集团有客户资料泄密,从那以后又闹出一系列负面消息,原来被人动了手脚。

    陆谨行微微挑了挑眉,“他的同谋是谁?”

    纪尘眼神冰冷,他犀利的目光扫射全场一周,瞬间令那些高层们低下头,脸色发白。有的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也暗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是名单。”纪尘放下手中的黑色资料夹。

    陆谨行翻都没有翻,站起身走到倒在地上的男人身前,伸脚踢了下。

    “三少,三少饶命啊。”倒在地上的男人鼻青脸肿的求饶。

    陆谨行眯了眯眼,一脚踹开那个男人伸过来的手,朝纪尘吩咐道:“名单上的人,和他一起处理了。”

    “是,三少。”纪尘会意,立刻示意保镖把男人带出去。

    黑色保镖立刻上前,拉起男人拖着出去。男人挣扎着大喊,鬼哭狼嚎的动静闹的人心惶惶,坐立难安。

    “陆家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陆谨行转过身,俊逸的脸庞染着淡淡笑意,但那抹笑却寒意凉薄,“谁再敢动小心思,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

    在座的高层们,个个禁声,大气都不敢出。今天这一出,陆谨行分明就是做给他们看的,这叫杀鸡儆猴。

    须臾,顶层办公室内。

    陆谨行坐在办公桌后,纪尘站在他的身侧,“说吧,这件事还与谁有关?”

    纪尘敛下眉,如实汇报,“虽然表面看汪强是被顾安宁收买的,但她想要接近汪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定有人帮忙。”

    呵呵。

    陆谨行勾了勾唇,当然有人帮忙。他抿起唇,眼底的神情变的阴霾。虽然外面看陆家光鲜亮丽,可只有陆家人才明白,这些年陆家的暗斗并没有少。

    大伯和三叔明面上一团和气,可他们谁的心里都不服气。如今陆琅把顾安宁当做挡箭牌推出来,背地里出谋划策想要分裂陆氏集团,他的胆子倒是不小!

    “去把顾安宁找出来。”陆谨行沉下脸。自从顾家破产后,他本不想与顾安宁再计较什么。可偏偏,顾安宁还是不肯死心,偏要作死。

    “是。”纪尘领命,立刻去办事。

    傍晚,顾安宁开车即将回到公寓前,接到陆琅的电话,“阿琅。”

    “公寓外面有人要抓你,我发你个地址,你立刻过来。”

    挂断电话,顾安宁迅速在路边调转车头。她偏头往公寓大门看眼,果然看到有陌生的人影守在门前。

    不多时候,顾安宁按照定位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区。她把车停下,拎着皮包上了楼。

    这里是一片普通住宅区,容易掩人耳目。顾安宁拎着皮包上了楼,推开门进去时,看到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陆谨行这么快就查出来了吗?”

    陆琅背靠沙发,看眼进门的女人,笑了笑,“要不是前段时间姜久失踪,分了他的神,他早就抓到你了。”

    闻言,顾安宁脸色沉了沉。

    “这套房子,你先住着吧。外面都是找你的人,你最好少出门。”陆琅低头整理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手丢给顾安宁两万块钱,“省着点花。”

    “这么点钱?”顾安宁瞪大眼睛。

    “顾安宁,你也就值这么点钱了。”

    眼见男人起身要走,顾安宁急忙伸手抱住他的腰,放低姿态,道:“阿琅,我不要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我害怕。”

    陆琅缓缓沉下脸,伸手将顾安宁扯到面前,伸手抬高她的下巴,“你应该知道,我玩女人从来都不会超过三个月。”

    “你就不怕,我把你让做的事情抖落出去吗?”

    “威胁我?”陆琅冷笑声,“顾安宁,你以为陆谨行傻吗?他肯定什么都知道,可是知道又有什么用?他姓陆,我也姓陆,他手里没有证据,又能拿我怎么样?!”

    男人说话时,语气张狂到极点。顾安宁心底咯噔一下,对啊,所有的事情陆琅都没有出过面,都是他在背后指使,顾安宁出面去做。所以哪怕如今事情闹出来,他陆琅也能摘得干干净净,只要把她推出去背锅就好了。

    “你不是要找陆谨行报仇吗?现在机会来了。”陆琅低下头,盯着顾安宁的眼睛,“别说我没提醒你,陆谨行速度很快的,你在这里也藏不了几天。”

    话落,陆琅甩开眼前的女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房子里亮着一盏昏暗的吊灯,顾安宁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其实从一开始,顾安宁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她想,在一起这么久,这个男人对她总要有点感情吧?

    可结果,陆家的男人真的都够狠,也都够无情!

    再过几天就是顾鹏的生日,顾安宁拿出手机,背景图片是一张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如果哥哥还活着,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姜久。

    顾安宁恨恨念着这个名字,眼底的泪水簌簌而落。她要为哥哥和爸爸报仇,她活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