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0 全面检查
字体设置
    盛夏的傍晚,天气闷热,似乎预示将有一场暴雨而至。

    市郊一栋别墅内,灯火通明。佣人们进进出出,正在准备晚饭,一道道佳肴端上桌,色香味俱全。

    霍北申穿套灰色家居服,从护工手中接过轮椅,径直推到餐桌前。他微微弯下腰,动作温柔的为轮椅中的妇人戴上餐巾,“妈,我们吃饭了。”

    “好,吃饭。”轮椅中的妇人笑了笑,低头抱紧怀里的一个布娃娃,语气温柔,“妹妹,我们吃饭了。”

    佣人们齐刷刷站在边上,没有人敢多看多说。

    霍北申拉过一张椅子,端起饭碗,用勺子喂轮椅中的妇人吃饭,“慢慢吃,有点烫。”

    妇人张嘴吃了儿子喂过来的饭菜,又低头看眼怀里的布娃娃,笑道:“北申你说,妹妹是不是长大了?”

    霍北申夹起一块鸡肉,眉头都没抬,直接答道:“嗯,长大了。”

    “呵!”

    不远处,袁悦几步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霍北申,你每天这么欺骗你妈妈有意思吗?”

    听到她的话,霍北申神情淡淡的,并没有什么起伏。

    “悦悦,吃饭。”眼见女子坐下,妇人立刻拿起一双筷子递过去。

    袁悦抿了抿唇,迟疑片刻还是接过妇人递来的筷子。她扫了眼桌上摆着的饭菜,黑眸动了动,“怎么都这么清淡,我要吃川菜。”

    话音落下,守在边上的佣人们全都皱起眉。不是吧,昨天太太才说饭菜口味太重,要清淡的,所以今天的菜单才全换了新的。

    “没听到我的话?”看到佣人们个个不动,袁悦立刻沉下脸。

    众人都把目光落向对面的男人身上,不敢轻举妄动。

    袁悦也没发火,笑眯眯也看向对面的男人,道:“霍北申,他们都不听我的话,没把我当做这个家的女主人。”

    女主人三个字,终于令霍北申沉寂的眼眸有了一丝波动。他抬起头,扫眼众人,吩咐道:“太太说的话都听到了?还不赶紧再去重新做一桌。”

    “是。”佣人点头,急忙跑去厨房传话。哎,好好地一桌子菜,一口都没有吃又要重做,真是浪费啊。

    餐厅的液晶电视开着,晚间新闻报道正在继续。有关陆氏集团的报道依旧占据大众眼球,关注度极高。

    袁悦挑了挑眉,看眼对面一脸温柔喂母亲吃饭的男人,不禁摇摇头。如果只看外表,谁能想象这么温柔又绅士的男人,会是个冷血无情的变态?

    “你要对陆家怎么样,我没兴趣,但是姜久和陆家的恩怨无关,你不要把她牵扯进来。”袁悦目光微眯,语气沉下来。

    霍北申喂饭的动作一顿,看着她笑了笑,“你和姜久很熟?”

    “不算熟。”袁悦如实回答,“虽然不熟,但我和她很投缘。”

    闻言,霍北申放下饭碗,拿起餐巾给母亲擦擦嘴,笑道:“悦悦,我们难得还有眼光相同的一天。”

    男人的声音染着笑意,可落在袁悦耳朵里却有种寒意。她蹭的站起身,一巴掌狠狠拍在桌上,发出很大的动静,“霍北申,你想对她打什么主意?”

    因为这声动静,吓到轮椅中的妇人,她立刻抱紧怀里的布娃娃,双手紧紧护住,全身发抖。

    “妈,不怕。”霍北申伸手揽住母亲的肩膀,轻声安抚她,“悦悦只是和我开玩笑,不要怕。”

    男人沉下脸,盯着对面的人,“你吓到我妈了。”

    边上的护工察觉气氛不对,立刻上前推过轮椅,转身将妇人送回房间。

    须臾,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人。霍北申低头整理下身上的衣服,眼神又变的淡淡的,“既然她是陆谨行的女人,那就注定逃不过这场劫难。”

    顿了下,霍北申缓缓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袁悦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肩膀,笑道:“就好像你,你是我的女人,所以也注定这一辈子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啪!

    袁悦冷着脸拍掉他的手,目光满是恨意,“你、休、想!”

    丢下这句话,她转过身上了楼。

    休想?

    不久,佣人们端来满桌子口味极重的川菜,可餐桌上却一个人都没有。

    客厅的落地窗前,霍北申手中夹着一根烟,深邃的目光幽幽望向某处。如今他所做的,只不过是找那些人讨回利息,那是他们种下的因,又能怨谁呢?!

    傍晚,姜久下了班就往火锅店赶。江希约了她吃饭,竟然还把她家那位神秘的傅医生给带来了。

    车子停在火锅店外,姜久大步往里走。包里的手机恰好响了,她看眼来电,笑着把电话接通,“你忙完了吗?”

    “还没。”姜久握着电话,听到陆谨行那边的背景声很嘈杂。他应该还在开会,最近总是有开不完的会。

    “你先去吃饭吧,晚点我去接你。”

    “好。”姜久应了声,“你也要好好吃饭,一会儿见。”

    随后,她挂断电话,恰好走到包厢外。

    刚刚推开包厢门,熟悉的叽叽喳喳声就落在姜久耳朵里。江希说话语速很快,嗓门又大,声音很有辨识度。

    “肥肠,鸭肠,脑花我都要。”江希低着头,手里拿着平板点菜,边说边勾选,点菜点的不亦乐乎。

    “还有毛肚,毛肚要大份”

    只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手中的平板突然被身边的男人抽走。紧接着,男人手指轻轻点了几下,把她刚刚点好的菜全部删除。

    男人修长的手指一通操作,在江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下了单。

    “啊!”

    江希回过神,暴躁的吼了句,“我想吃的一样都没有,傅珩你太过分了!”

    椅子里的男人眉目清秀,丝毫没有在意江希的怒火,他掀了下眼皮,轻声道:“你朋友到了。”

    江希转过头,果然看到姜久已经走进包厢。

    “亲爱的。”江希瞬间忘记被删菜单的愤怒,一溜烟跑过去,抱住姜久哼哼,“你没事吧?真的担心死我了。”

    “没事没事。”姜久弯起唇,主动在她面前转个圈,“看我不是很好吗?好像还胖了两斤呢。”

    “真的假的?”

    姜久拉过江希往里走,站在桌前时停住脚步,看向对面的男人,“这位就是傅医生?”

    男人神色从容的站起身,江希秒变乖乖女,飞奔到男人身旁,顺势挽上他的手臂,“他叫傅珩。”

    姜久看到闺蜜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瞬间翻个白眼。这丫头画风变的真快,果然一物降一物啊。

    “你好,我是姜久。”姜久笑眯眯打了招呼,然后才认真审视眼前的男人。

    包厢内光线的色调偏暖,似乎缓冲了下傅珩身上偏冷的气质。但饶是如此,姜久第一眼看过去,还是被这男人身上的冷冽气场震慑到。

    傅珩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请坐。”

    男人的话很少,声线也低沉。他个头很高,可人偏清瘦,又不爱笑,莫名中就会给人一种难以相处的感觉。

    好在有江希活跃气氛,倒也没有冷场。

    桌上的麻辣锅底咕咚咕咚冒泡,满屋子都是麻辣香气。可姜久发现,对面的男人压根没怎么动筷子,只有她和江希吃的挺开心。

    而且姜久还发现,即使那个男人坐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表情也没有,甚至全程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还是令姜久有种错觉,今晚她们就不应该吃什么火锅。

    这火锅的气质,完全跟傅医生的气场不搭。

    姜久拉过江希,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你眼光不错。”

    “真的吗?”江希难掩兴奋,“他是不是很帅?”

    “帅的不行。”

    “哈哈哈哈哈”

    江希没控制好情绪,笑出声。听到她的笑声,对面的傅医生才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女朋友身上,“怎么了?”

    江希咬着筷子,表情有点尴尬,只好伸头往他那边看了眼,“你在看什么?”

    傅珩翻过手机,面向她们,“看手术视频。”

    噗!

    对面椅子里的两人,立刻被傅珩手机中的画面震撼。那放大的大脑内部组织血红一片,令人毛骨悚然。

    说话间,傅珩伸筷子夹起一片生菜放入口中,淡淡道:“你们吃你们的,不用管我。”

    “”

    这谁还能吃的下去啊?

    江希倒吸口气,急忙拿起酒杯缓和气氛,“亲爱的,我们干杯。”

    姜久刚要和江希碰杯,忽然一阵窒息感,瞬间令她手指无力,手中的杯子哐当一下掉在地上。

    “久久,你怎么了?”

    姜久脸色一阵煞白,额头瞬间渗出冷汗。江希吓坏了,立刻叫道:“傅珩,你看看久久怎么了?”

    傅珩几步走到姜久身边,“别紧张,深呼吸。”

    须臾,那阵窒息感缓和下来,姜久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傅珩眼神沉了下,“你有这样的症状多久了?”

    症状?!

    姜久蹙起眉,“有段时间了,我之前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没什么事。”

    “你最早的症状是不是手脚发麻,无力。”

    “最近又出现了呼吸困难。”

    江希听出不对劲,“傅珩你什么意思?久久是生病了吗?”

    傅珩敛下眉,“我需要给她全面检查一下,才能得出结论。”

    姜久心底咯噔一下。

    这话听起来很严重,江希知道傅珩不会乱说。她立刻结了账,拉着姜久跟在傅珩身后离开,直接去了市医院。

    题外话

    楼下装完修,隔壁又开始啦,哐哐哐的电钻声一直就在耳边,码字真是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