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1 威胁
字体设置
    夜晚,市医院。

    陆谨行神色冷峻的走出电梯,直接来到检查室外。江希正在外面等着,看到走来的男人,立刻上前,“三少。”

    “人呢?”

    江希指了下检查室,“傅珩带久久检查,还没出来。”

    男人那张俊脸一片清冷,半点暖意都没有。江希本来就紧张,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更加坐立不安。

    好在检查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二十分钟后,检查室大门打开,姜久和傅珩一起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几步走上前,一把将姜久扯进怀里,“怎么样?”

    “你来了啊。”姜久没想到他来的速度这么快,脸上的失落情绪还来不及掩藏,尽数落在男人眼底。

    傅珩已经换上白大褂,双手插兜说话时,全身散发的气质清冷,“来我办公室说吧。”

    陆谨行挑眉看眼说话的男人,又看到江希亲热的挽着傅珩的手臂,黑眸沉了沉。如果他没记错,眼前这位傅医生不就是傅家最小的幺孙吗?!

    不久,医生办公室。

    傅珩坐在椅子里,将刚刚的检查报告单放在桌上,“和我猜想的差不多。”

    江希低头看眼检查报告,完全看不懂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她伸手推了下身边的男人,“到底什么情况?”

    对面椅子里,姜久坐在陆谨行身边,秀气的眉头紧紧蹙着,全身有点冷。

    陆谨行轻轻牵过她的手握在掌心,男人宽厚掌心中的温度,瞬间安抚姜久全身的不安忐忑。

    “中枢神经受损,所以才会造成你现在的症状。”傅珩薄唇轻抿,“如果持续下去,你的呼吸会出现骤停,也许在某个睡梦中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闻言,姜久脸色一沉,“中枢神经受损?为什么会这样?”

    “这种情况多数都是外来浸入,伤害中枢神经的药物通过某种渠道进入你的身体。好在现在发现还不算晚,而且药物的分量是均速渗透的,所以你目前的情况并没有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但如果继续下去,三个月后你的状况就会很严重。”

    “某种渠道?”陆谨行听到问题的重点,“你是说,姜久中毒了吗?”

    “如果这样方便你们理解,那也可以这么说。”傅珩点点头,“那种药物只有渗入身体,才能起到作用。”

    江希站在边上听的一愣一愣的,还要再问,却被傅珩制止,道:“一会儿回家慢慢给你讲。”

    “”

    对面两人同时抬起头看过来,江希脸色爆红,立刻低下头。嗷,傅珩这个木头,要么不说,要么说出来吓死人!

    陆谨行敛下眉,道:“需要怎么治疗?”

    “不需要治疗。”傅珩沉声道:“只要不再有新的药物浸入,那些药物就能随着血液循环代谢掉。”

    “现在最重要的,你们要找出来药物是通过什么途径渗透进去的。只要切断源头,就不会有事了。”

    不久,陆谨行和姜久走出医院大门,坐上车。

    开车回去的路上,姜久仔细回想下最近的情况,很快发现端倪。她前些日子被关在小岛上,身体好像就没有出现这些症状,但一回到云山公馆,身体就不对劲。

    所以说,药物的源头应该就在云山公馆。

    陆谨行脸色阴霾,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都把主意打到他的身边来了?!

    深夜,云山公馆内一片灯火通明。

    纪尘带着二十多人,分别安排在不同位置,将整个别墅翻个底朝天。包括云山公馆的所有佣人,他也都带人一一进行盘问,调查。

    客厅的沙发里,姜久看到一批批黑衣保镖到处翻找,他们找的很仔细,甚至连沙发底部都用仪器检测个遍。

    两个小时过去,云山公馆从里到外,从卧室天花板,到花园的草坪,全部都进行过地毯式搜索,可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三少,没有发现。”纪尘眉头紧蹙。

    陆谨行眯了眯眼,“那些人有问出什么吗?”

    “目前没有。”

    “继续问,一定要找到线索。”

    “是。”

    须臾,二楼卧室。

    姜久洗过澡换上睡衣,双手抱膝坐在床上发呆。经过方才的一通折腾,此刻已经凌晨两点多,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她却半点睡意都没有,心思飘忽的想着什么。直到身边的床垫凹陷下去,眼前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

    “哪里不舒服?”陆谨行也刚洗过澡,身上穿着白色浴袍。

    姜久摇摇头,“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点累。”

    窗外夜色如水,但今晚的云山公馆,注定是个不眠夜。陆谨行伸手把姜久抱到腿上,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下,“那些人想要对付的是我。”

    “如果是你,那我会更加不安。”姜久靠在他的怀里,语气越来越低。最近陆家接二连三出事,若是陆谨行发生什么问题,她简直不敢想象。

    “呵呵。”

    陆谨行低笑声,揽住姜久的双臂缓缓收紧,“陆家树大招风,这些年没少得罪人,想要对付我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但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听到他的话,姜久黑眸沉了下。话虽这么说,但她总感觉这次的事情不一样。虽然陆家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都经过,可是从顾家的事情开始,这一连串的变故都透着诡异。

    “睡吧,不要胡思乱想。”陆谨行掀开被子,伸手盖在姜久身上,“纪尘还在查,很快就能找到的。”

    “嗯。”姜久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乖乖闭上眼睛。

    大概因为身边有熟悉的气息,姜久闭上眼睛后很快有了睡意。不多时候,她呼吸变的均匀,显然睡着。

    陆谨行低头看眼身边的人,见她沉沉睡去,忽然想起傅珩的话。如果他们没有及时发现异样,后果会是多么可怕!

    第二天早上,经过一夜的搜索,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陆谨行手中夹着一根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听着纪尘的汇报。

    须臾,门铃响起,纪尘的话被打断,只好先去开门。

    门外是花店的人,他们准时将鲜花派送上门。纪尘签了字,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走进来,“三少,花店的人来送花。”

    陆谨行掐灭手中的烟,烦躁的揉了揉眉头。查了一晚上也没发现端倪,对方竟然能隐藏的这么深?

    红玫瑰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四周,陆谨行沉着脸站起身,正要转过身时,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什么。

    下一刻,男人几步走到花束前,目光冷冽,“这花是花店送来的?”

    “对,是花店”纪尘应了声,却在瞬间也想到什么。

    云山公馆内所有的物品和人员全部都被排查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那也就是说,药物的源头应该不属于云山公馆内部。

    陆谨行眯了眯眼,盯着那束鲜艳的红玫瑰,道:“把这束花送去检测。”

    “是。”

    检测结果很快出来,果然是鲜花被人动了手脚。纪尘做事很麻利,迅速带人冲到花店,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盘问。起先也是没有查到什么,最后在调取花店的监控录像时,无意中发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不久,纪尘将监控录像带回云山公馆。

    陆谨行坐在沙发里,双腿交叠。他单手撑着下巴,看到监控录像中一闪而过的那个女人,面色彻底阴霾。

    顾安宁!

    顾家的人,一定要这么作死吗?

    “去找她,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陆谨行语气阴霾。

    “明白。”纪尘领命,不敢耽误,立刻吩咐手下人行动。

    事情到此,彻底锁定目标。可在云市寻找一个顾安宁,也不是件立竿见影的事情。更何况,还有人帮她藏匿起来。

    晚上十一点多,纪尘神色疲惫的回到家。今天下午好不容易发现顾安宁藏匿的公寓,但他带人赶过去时,已是人去楼空,顾安宁跑了。

    纪尘倒了杯水喝,发现客厅没有人影。往常这个时间,纪如应该不会休息,多数都要等他回来。

    “小如。”

    这两天云山公馆那边的情况复杂,纪尘都在那边留守,没有回家。想到此,他起身走到妹妹房间,伸手敲了敲门,“小如,哥哥回来了。”

    敲门声后,里面并没有人回答。

    纪尘以为妹妹生气,只好自己把门推开。卧室门打开,他一眼看过去,整间屋子空空荡荡,根本就没有人。

    心中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纪尘转过身走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妹妹打电话。电话铃声响过几遍,并没有人接听。

    他拿起车钥匙,刚要出门,手机铃声响起。

    纪尘看眼来电号码,顿时松口气,“小如,这么晚你在哪里,怎么没在家?”

    “你妹妹在我手里。”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点熟悉,纪尘分辨几秒钟,变了脸色,“你是顾安宁?”

    “哟,纪大助理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呢。”电话那端,顾安宁阴测测笑了声,“你妹妹长得挺漂亮的,你说,这么小的年纪要是被男人糟蹋了,这后半辈子还能活吗?”

    “顾安宁,不许动我妹妹!”

    “不动也可以,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纪尘握着手机的五指倏然收紧,“你想干什么?”

    “明天早上八点之前,我要在仓库见到姜久。如果你敢报警,或者告诉陆谨行,我就会让你妹妹死的很惨。”

    “我凭什么相信,我妹妹在你手里?”

    电话那端沉默了下,紧接着传来熟悉的声音:“哥,我是小如,救救我,你快点救救我啊!”

    “小如!”

    电话很快被顾安宁重新拿回,“听清楚了吗?想要你妹妹活着,就按照我说的做。”

    啪!

    对方挂断电话。

    纪尘怔怔站在原地,脸色刷的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