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头的自我修养(1)
字体设置
    “二妮,都叫你别去山上了,说了山上有大虫你非不信。这次你居然在山上睡着了,要不是因为离深山远,你估计早就被大虫给叼走了!”

    男孩唠唠叨叨的声音无不是透着关心之情,他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麻衣,因为衣服的短小,衬得他整个人也高大了不少,但其实他也不会十几岁的少年而已。

    身后跟着的女孩子面黄肌瘦,身上的衣服补丁虽少,但用的布料比较少,补丁也不会多到哪里去。矮小的五短身材,年龄也才六岁。

    “大哥,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你相信我啊!”苏二妮头疼的哀嚎着,原主上山的时候磕到头了,不小心昏了过去,醒来就看到这个大哥,她又能怎么办?

    苏大哥依旧唠唠叨叨,“你如今几岁了?你六岁了,别跟个三岁小孩一样不听话行吗?我差点把我给吓死,你这要是真在山上出什么事,你让爹娘怎么办?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也不是个小孩了。”

    苏二妮:“……”她六岁怎么就不是小孩了?

    苏乔烦躁的摸了摸头顶,替人顶锅的感觉真让人冒火。

    好在回家的路程不算远,路过几个黄泥土做成的房屋后,终于来到了苏家的地盘。

    进屋前苏大哥一脸严肃的警告,“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要是自己敢戳穿出去,别怪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近人情了!”

    苏乔:“……好了好了,我是那种不识好歹之人吗?”

    “哟,跟在人家书生后面学了几天,说话还真能文绉绉的?二妮你可以啊!”

    苏乔:“……”

    最终两人还是推的房屋门进苏家。

    苏家的房屋也是用黄泥土做的,只不过苏家人比较勤快,所以打理的比较干净整洁着,所以也显得房子更精致些。无论是挂在门口的拉链,还是苞米,还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农作物,都让苏乔清晰的感知到,这里实在是太穷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记忆做铺垫,她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六七十年代。

    但其实不是,这是在一个架空的时代。

    “大牛,二妮,回来了?快去洗手,洗完手吃饭。”苏氏从厨房门口向外望了一眼,见两个孩子回来了,赶紧叫大妮去摆碗筷。

    苏家在莲花村并不富裕,但也不是揭不开锅,属于中上游的水平。

    饭桌上,红薯饭正冒着热气,几盘深绿色的叶子菜量虽然多,但卖相实在不怎么好。唯一一盘比较好点的菜大概就是辣椒炒鸡蛋了,但这菜大多都是辣椒。

    这儿好像是南方,所以吃辣椒上,也比较在行。且这是架空的时代,辣椒应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也不是她该思考的问题。

    当家人苏父回来后,这才是真正的开饭。

    苏氏给每人装了一碗红薯饭后,这才开动起来。

    那几盘叶子菜卖相实在不好,但是现在肚子空空的,苏乔也就硬着头皮吃了。

    应该是什么野菜,吃进去感觉还好,不难吃。

    桌上唯一的荤菜——炒鸡蛋,没怎么动,每个人也只是动了一两筷子就不动了,都去动那些叶子菜了。

    苏乔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这炒鸡蛋是稀罕物,穷人家的孩子基本上鸡蛋都吃的少,或者完全没有吃。这一盘炒鸡蛋,实在是金贵。

    但再怎么金贵都是给人吃的,所以苏氏自觉的把炒鸡蛋扒进每个人的碗里。一家五口,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最少。

    红薯饭里面的饭实在是糙,如果不是因为有红薯在里面,估计她都咽不下去。

    把碗里的饭吃完后,苏乔放下碗下桌,“我吃完了,我出去玩了!”

    “二妮,二妮,你个死孩子,在外面疯了一天了,还没玩够!”苏氏气恼的叫骂了了几句,但也不生气,孩子什么性格她清楚的很。

    见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苏氏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大妮,把碗筷都收拾一下。”

    “好。”瘦小的八岁女孩低低的应了一声后,布满糙茧的手开始收拾碗筷。

    苏大牛皱了皱眉,对着苏氏说,“娘,也该让二妮做做家务活了,她都这么大了,还跟个皮猴子一样。也好让她收收心,省的到处乱窜。”

    “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妹妹还小,家里又不是没人做活,让她做什么?她想做什么做什么,你看着点就是了。”苏氏横眉瞪眼的,看起来像是生气了,实则没有。

    正好把碗筷收拾好的大妮眸光闪烁了一下,犹记得当初她三岁刚开始懂事的时候,就跟在爹娘身后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了。

    最后苏大牛也没再说什么,他就是生气这皮猴子居然跑到山上,让她做点事惩罚惩罚一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倒也真不是让妹妹做事,也就嘴上说说。

    跑出去的苏乔并不知道这些事,她只知道这夏日的太阳实在是烈了些,如果不是看自己一身的黑皮,她都不太想往外窜。

    不过现在主要的还是要找到唐鄞。

    而莲花村正好姓唐的一户人家,是住在村尾的。

    “救命啊!救命啊!小克星要克我们了!爹,娘,救命啊!”

    一阵哄闹传来,一群半大的孩子跑了出来,嘴里念叨着也不是什么好话。

    苏乔挠了挠头,有点看不懂这是在做什么。

    这群孩子后面跟着一位男孩子,穿着短打,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竹棍,耍的虎虎生威。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似乎在说,“看你们以后还敢欺负我不?”

    苏乔眨了眨眼睛,等一群孩子跑光之后,然后咳嗽一声引起对方注意,随后说:“唐鄞?”

    “干嘛!”男孩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他放下竹棍,郁闷的看了她一眼。

    “噗!”苏乔越看越觉得搞笑,这小破孩跟她一样的身高,偏偏一张脸非要学大人的姿态。

    唐鄞瞪了她一眼,不想说话。

    “好了好了,赶紧找个地方接收任务吧,这地方也忒穷了点。”苏乔走过去抬手摸摸对方的头,以作安慰。

    唐鄞报复性的抬起手也去摸对方的头。

    最后两人的头发都是一团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