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8 苏家家主:太子殿下大手笔,又送谢礼来了!
字体设置
    苏贤小心翼翼收好这块金宝贝,对校尉吩咐道:

    “这位将军,有劳了!”

    “……”

    苏家嫡子彻底失言。

    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尽管知道兰陵公主格外看重这个庶子,但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看重,竟赐下金牌,可指使二十位亲卫将士……

    他内心震颤且震撼。

    且有着无尽的悔意。

    刚才若是不看低苏贤的身份,好言好语的话,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务不说,还有可能结识苏贤这一巨大的助力。

    他虽是苏家嫡子,但家族太大了,嫡子不只有他一个……

    现在什么都完了!

    此行没有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务,回去之后,等着他的将是家法,身为嫡子的一些特权也恐被削减。

    另外,还要被打断双腿……

    等等。

    一想到即将被打断双腿,苏家嫡子终于回过神来。

    然后猛然发现自己正被两个将士按在了地,脸面朝下。

    那个壮实的校尉,已将手里的红缨枪倒握,以枪柄当做木棍,两手高举,眼见就要砸向他的两腿。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

    他挣扎着大声喊道:“不!苏贤你不能!我是苏家嫡子,你不能打断我的双腿,那样你就再也不能回到家族……”

    骨子里的傲慢,骨子里家族的骄傲,让情急之下的苏家嫡子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若是冷静一点,他也不会这样说。

    苏贤呵呵笑道:

    “谁稀罕?将军动手吧,我不想再多看此人一眼。”

    “是!”

    那校尉爆喝一声,粗壮的身躯抡圆了枪柄,用力猛砸下去,巨大的“啪”声中夹杂着两声清脆的骨折之声。

    然后是苏家嫡子的惨嚎……

    将士们可不会“怜香惜玉”,不顾苏家嫡子的痛苦,左右架着他的胳膊硬生生将之拖出了大门,噗的一声丢在青石板街面。

    那两个小书童无力阻拦,只得一边哭一边小心托着主子的两腿,避免伤加伤……

    这时,街围观的邻居们自发后退三步,低头热议纷纷。

    苏贤随后出门,站在苏家嫡子身前,居高临下沉声道:

    “滚回神都!顺便给那老不死的带句话:先父早已与神都苏家决裂,我们两家再无瓜葛!今日,你们意图通过我攀兰陵公主高枝,可谓卑鄙龌龊至极!”

    “往后我不想再看见你们,见一次就打一次!”

    “好了,快滚吧!”

    “……”

    说完后,苏贤转身进了门,随手关。

    亲卫将士们同步合拢,将大门牢牢守在身后,并对苏家嫡子虎视眈眈。

    苏家嫡子面目痛苦,既有身体的,也有心理的。

    身体的就不用多说了,身为家族嫡子,他自小就受到了很好的照顾,何曾尝到过这等痛楚?

    最痛苦的莫过于内心。

    此行不仅没有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务,还让苏贤当众说破了家族的计谋……

    这种事很不光彩啊。

    他甚至忘记了巨大的痛楚,下意识瞄向周围的邻居。

    果不其然,邻居们对他频频发来鄙夷的目光,还“小声”议论道:

    “呵呵,我就说嘛,苏正与家族决裂十余年,期间神都苏家对他们父子不闻不问,如今看见苏贤侄发达了,他们就腆着脸皮门……”

    “自以为是世家大族,趾高气昂,结果人家苏贤侄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

    “如今不仅没有请回苏贤侄,还被苏贤侄打断了双腿,可谓是丢尽了神都苏家的颜面……”

    “世家大族最看重颜面。”

    “但现在的世家早已不是十多年前的世家了……”

    “……”

    面对众人的冷嘲热讽,苏家嫡子无力反驳,由两个小书童抬着飞奔而去,他那柄精美的折扇也早已摔坏,落在了街头。

    辗转数日,苏家嫡子回到神都。

    彼时,苏家内院后厅。

    苏家家主一脸威严,正与族老们一起谋划“苏贤回归之后的家族发展计划”。

    后厅中欢笑声阵阵。

    族老们纷纷建言献策。

    从“如何通过家法束缚苏贤”,到“如何在刑狱司与东宫中做出抉择”,再到“柳家之女和林家之女,应该给苏贤娶哪一个”,最后是“如何通过苏贤捞取最大的利益”……

    族老们大多都是了年纪的人精,善于谋划,除了一点小争议之外,这数日已将此事安排得妥妥当当,甚至具体到苏贤回归家族之后的一餐一饭。

    一阵哈哈大笑过后,苏家家主忽然问道:

    “算算时日,那贱……苏贤应该也快到了吧?”

    一个族老起身拜道:

    “启禀家主,派往瀛州的嫡子还没传回消息,但想来应该没有大碍。”

    “嗯……”

    “……”

    家主和族老们纷纷点头,对此根本没有任何怀疑。

    略过这个问题,有族老对“苏贤该去刑狱司或东宫”之事提出异议。

    之前,家主和大多数族老都认为,苏贤应该去刑狱司。

    因为刑狱司是妥妥的特权衙门,还是女皇手里的利剑,与刑狱司交好对苏家极为有利。

    但也有部分族老始终认为,应该让苏贤去东宫,毕竟太子是储君,傍未来的君王好过一切。

    族老们激烈交锋,还没讨论出一个结论,忽有府中管家亲来禀道:

    “家主、诸位族老,东宫派人送来五十车礼品,这是礼单,请家主过目。”

    “……”

    “五十车……”

    “东宫真是大手笔!”

    “看来太子殿下心意很诚呢。”

    “……”

    在族老们的热议声中,家主已看完了礼单,然后一脸沉着的缓缓说道:

    “这是太子殿下加送的礼品,作为苏贤去东宫的谢礼。”

    “礼单的名目众多,我就不一一念了,单单黄金一项就有五千两!”

    “……”

    “单单黄金就有五千两?”族老们怦然心动。

    “加之前索要的好处,黄金加起来就是……一万两!”

    “太子殿下果然是大手笔啊!”

    “……”

    苏家家主两手下压,面不改色将众族老扫视一圈,然后说道:

    “另外,太子殿下还在礼单亲笔手书,若苏贤最终没有去东宫的话,这次送来的五十车礼品,以及先前索要的好处,我们需要全部返还!”

    “这……”族老们老脸的笑容顿时僵住,收入囊中的东西,让他们再吐出来,无异于在他们身剜肉。

    “除此之外,若我们收下这五十车礼品,苏贤又没去东宫的话,我们还需赔偿全部礼品的一倍!”

    “加起来,就是双倍的赔偿!”

    “……”

    话音一落,族老们彻底沉默下来,恍若被一盆冷水兜头罩下。

    这五十车礼品虽好,但也十分烫手!

    最后,族老们纷纷看向家主,等待家主定夺。

    家主缓缓起身,思虑良久,最终面不改色的说道:“五十车礼品,全部收下!我们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