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5 激战
字体设置
    “啊——”

    大殿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天机伞下,季芊芊看见刚走出大殿的陈牧遭到偷袭,被五道剑气搅得粉碎,尸骨无存,不由惊呼出声。

    看到这一幕,她整个人都懵了。

    那人就这样死了?

    十几天前,那个元神还大发神威,杀了那么多人仙,连人仙巅峰都宰了。现在却被人给秒杀了?

    这,也太儿戏了吧?

    旁边的姜清河猛然握紧手中的剑匣,几乎就要出手。

    ……

    “不对!”

    就在这时,赤霄却猛然发现不对,那个人被剑气绞过后,嘭的一下,竟然变成了一根头发,被剑气斩成了粉末。

    那竟是一个化身。

    他心中一惊,高声提醒道,“小心。”

    嗡!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幅剑图出现,落下五把巨大的光剑,将大殿前面的空间都包围起来。

    陈牧的声音响起,“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先天五行剑阵。”

    之前,他只解开先天五行剑图的三重禁制,布下的剑阵,只是五行剑阵。就是如今凌云剑宗布下的这种。

    破开第四重禁制后,凭借剑图,终于能启动剑图威力最强的大阵,先天五行剑阵!

    五把巨大的光剑猛地震动一下,丝丝缕缕的剑意震荡开来,扫过剑阵内的每一处。

    “哼!”“哼!”“啊!”

    几声闷响过后,四道身影从虚空中被逼了出来,每人身都挂了彩。

    五名凌云剑宗的弟子脸色都是剧变,“糟糕,他竟然能施展出先天五行大阵。”

    他们所修行的,就是五行剑法,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座先天五行大阵有多可怕。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元神,竟然能将先天五行剑图炼化到这种程度。

    ……

    “啊?”

    不远处的,季芊芊看见那人又活了过来,更是布下了一个极可怕的剑阵,将偷袭的五人困住。

    转折之快,真是让她始料未及,心情忽忽下,实在是太刺激了。

    她这才明白,原来刚才被绞碎的,只是一个化身。

    可是,那化身跟本人一模一样,连气息都一般无二。将出手偷袭的五位人仙都骗了过去。

    此人的神通之多,远远超乎她的想像。

    旁边的姜清河一言不发,紧紧盯着场中的那一战。

    这是陈牧在这里的最后一战,太一门的人已经怂了,正在出口处等待离开。

    这五名剑修,绝不好对付。

    ……

    “此人的法力不足以支撑太久,大家守住,布阵。”

    赤霄头脑依旧冷静,点出了陈牧最大的弱点。

    四人一听,心中都是一定,迅速靠在一起,布下了五行剑阵,将五人的法力联成一体,形成了密不透风的防御。

    五行剑阵攻守兼备,变化万千,利用相生相克之理,进攻时,威力无穷,防守时,也是坚不可摧。

    先天五行剑图虽强,但是摧动起来,也是极其耗费法力。

    那人不过是一元神,体内的法力再多,又能坚持几个呼吸?

    他们五人,修为最弱的,都有人仙中境。更有一位人仙巅峰,手中的剑,都是法宝,选择龟缩起来,又岂是那么容易破开的。

    陈牧一眼看穿了他们的打算,不得不说,修为确实是他最大的短板。

    这先天五行剑图,光是布下剑阵,就几乎消耗了他一半的法力,他估计,最多两次攻击,法力就会耗尽。

    他没有迟疑,道,“请道友现身。”

    两个化身出现,身穿儒服的陈牧伸手一指,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落到凌云剑宗五人的剑阵,霎时间,剑阵,出现了一个刹那的凝滞。

    道袍陈牧手握万象棍,棍子猛然变长,大喝一声,“吃我一棒!”手中的长棍猛然敲落。

    砰!

    这一棍落下时,正是剑阵出现一丝凝滞的刹那,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将坚不可摧的剑阵生生砸出了一个缺口。

    “死!”

    剑修陈牧手托先天五行剑图,那五道光剑猛然一亮,化为一道肉眼无法捕捉的剑光,闪电般钻入了剑阵的缺口。

    ……

    “不——”

    在布下的剑阵出现一刹那的凝滞的时候,赤霄就意料到不妙,紧接着,那一棍就砸落了。

    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啊,纯粹的物理力量,当场让他们手臂断折,纷纷吐血。

    这一砸,生生将剑阵出现了一个缺口,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快得炫目的剑光。

    追光师弟——

    赤霄看着追光师弟的脑袋被洞穿,元神瞬间被绞碎,心中痛苦到了极点。

    接着,是旭日师弟……

    四位师弟,就这样在他眼前,被那道剑光一一刺穿。

    “不!”

    四位师弟之死,也为赤霄争取到了一丝喘息之机,他瞬间燃烧元神,以身驭剑,化为一道剑光,向天空中的陈牧飞去。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此人斩杀在这里,将先天五行剑图留在神陨宫。

    那样,九百年后,神陨宫的入口再次开启,凌云剑宗的人再次前来,就有可能得回这件至宝。

    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剑,也是有生以来最为璀璨的一剑,以生命和元神为代价,使出的这一剑。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摸到了那一道门槛。

    地仙!

    这一刻,他燃烧了一切,终于踏入了那梦寐以求的境界。

    “你休想离开这里!”

    赤霄身与剑合,化为一道金色的剑光,眨眼间,已经到了陈牧的身前。

    这一剑的威力,丝毫不逊刚才杀了他四位师弟的一剑。

    就在这时,一柄紫金色的长刀凭空出现,挡在了陈牧的身前。

    “破!”

    赤霄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誓要将这把曾经挡下他一剑的长刀破开。

    当!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了整个神陨宫。

    那恐怖的一剑,将雷刀撞飞了,余势未衰,刺向陈牧的胸膛。

    就在这时,两根手指夹住了这道剑光,正是身穿道袍的陈牧,凭借肉身,还有这一手能夹住天下任何武器的灵犀指。

    赤霄这燃烧生命和元神的一剑太过可怕,陈牧虽然夹住了剑光,却无法让它停下,身不由主地被推着往后倒飞而出。

    一直飞出好几公里,才撞到了什么东西,堪堪停了下来。

    那道剑光耗尽了力量,露出了庚金剑的本体,最终,只化为一道极为不甘的叹息。

    …………

    “他不会有事吧?”

    季芊芊看见陈牧再次大发神威,将凌云剑宗的人都斩杀一空,正惊喜间,就见他被一道剑光打飞了,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

    她不是担心陈牧的死活,而是担心自己。这个女魔头答应过,只要通道一打开,就放她离开。

    她担心的是,万一那个元神出了什么事,女魔头会反悔。

    季芊芊能看得出,这女魔头跟那个元神的关系不一般,看到那人有危险,好几次都要跑出去跟那些人仙拼命了。

    要是那个元神死了,谁知道这女魔头会做出什么事来。

    就在这时,整个神陨宫都震动了一下,远处,有几道光芒亮起。

    季芊芊激动地说道,“通道打开了。”

    身后的姜清河松开她的肩膀,说道,“去吧。”

    季芊芊见她真的放自己离开,顿时喜极而泣,一刻也不敢耽搁,嗖的一下,以生平的速度逃离这里。

    姜清河看向陈牧飞走的方向,神情却有些担忧。刚才那个凌云剑宗的剑修使出的最后一剑,威力惊人到了极点。

    他不会有事吧?

    陈牧的两个化身都已经消失了,与本体合而为一。

    姜清河凌空飞起,向那边飞去,很快就看见了陈牧的身影,一看之下,心下却是一沉。

    ……

    “师兄?”

    大殿中,元玉真隔着大门,看见陈牧击杀凌云剑宗中的人场景,最后看着他被一道剑光击飞,担心他的安危,赶紧追了出去。

    飞出不远,就见到了陈牧,不由大惊失色。

    ……

    “这下糟了。”

    陈牧脸却没有任何喜色,反而变得更加凝重。

    他所撞到的地方,正是神陨宫内,最高的那座阁楼的外墙,名为通天阁,足足有四十九层,是这里最高的建筑。

    当他撞到外墙的时候,就激发了禁制。他后背贴着的墙壁,传来一股吸力,让他身不由己地往里面陷进去。

    那股吸力极为古怪,任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主要是无法借力,手一按,也被吸了进去,任他有通天的力量,无法借力,也无可奈何。

    “来。”

    陈牧以意念召来了雷刀,谁知它一飞进,也被扯到了墙壁,同样无法挣脱。

    萧燃曾经说过,这里面到处都是禁制,而且各不相同,有些是致命的,有些却并不致命。他就曾经被禁制困住两次,最后都侥幸得脱。

    接下来,他用尽了各种手段,什么神通都试过了,都没有用,还是一点点被往里扯,不一会,大半个身体已经融入了阁楼。

    这时,元玉真赶了过来。

    陈牧说道,“别管我,去周天星域的出口,在我救你的地方。出去的时候,小心佛门,不用担心我——”说完,他的脑袋也进入了墙壁里面,只剩一只手在外面。

    就在这时,他感觉手中一紧,被人给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