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攻城梯的一百种推法
字体设置
    云梯这种器械最大的能力就是将垂直的城墙变成一个斜坡,供攻城的士卒冲锋。而有一点是很关键的,那就是云梯的顶端梯尖会有一个铁钩,这个钩子会在云梯搭上城墙时,直接镶进墙里。

    也就是说,一旦云梯架好,想靠人力推开基本就不可能了。推杆想要起作用,得在云梯顶端的梯子落下前。

    而现在蛮子的攻城梯上没有钩子,更别提有没有力气将钩子钉进城墙了。换句话说,这些梯子随便推……特别是蛮子这波用的梯子还是单柱,平衡性本就差一些。

    看到这些梯子被搭了上来,城墙上推杆手们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许多训练时向承随口提到的玩法。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给后面准备攻城,实则是学习经验的蛮子提供了大量的反面素材,着实涨了不少知识。

    比如说,等你爬一半直接给你推出去。你站在梯子上,从前倾到后仰,不需要几秒钟就能体验一下什么叫笨猪跳。几米到十几米的高度,就算这个世界的人都可以修炼,摔个半死伤残还是可以的,运气差头着地直接死亡的也不是没有。

    再比如说,直接伸杆子把梯子打歪,然后看着梯子顺着城墙朝一侧滑下去,一连砸翻好几个梯子,直接清空一截城墙。

    “盍隰,梯子的样式改一改,改成大晋常用的的形制,两根木头,夹着横杆的那种。这样会稳一些。”扬岑看着攻城的情况,一点点总结己方出现的问题。

    “还有,下一波让士卒架梯子的时候都隔开一点,那个被拨斜了不砸翻自己人?”

    扬岑伸手一指,下一刻,那被指的梯子就被守军用杆子打歪,然后一连带翻旁边三架梯子,像极了多米诺骨牌。扬岑甚至能清晰地看见一架梯子摔散了架。

    “知道了。”盍隰闷声道。

    他一直以为攻城只要让士卒扛着梯子冲上去,然后和敌人在城墙上大战就完了。今天这一战算是让他明白了,战争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弯弯绕绕值得讲究的太多了。

    扬岑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显然直接蚁附攻城是不可取的,自己必须要采取一些别的动作才行。他的计划是驱使汉江蛮为己用,不是把汉江蛮都送人头送掉。

    他的脑子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拨开狙杀箭的后遗症还没过去。这种情况很显然是伤了元气,需要静养,然而现在他却在进行一场战争,根本停不下来。

    就在扬岑低头思考时,城头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哄笑。扬岑抬头看去,只见第一波攻城的两千蛮子承受不住伤亡撤了下来,只留下一地狼藉,尸体到处都是。看队伍的规模,这么一会儿功夫起码伤亡了三四百人。

    虽然大家都知道如今缺粮,抢不到粮食迟早要饿死。但是当死亡就在眼前的时候,该怂还是要怂的。

    “驺虞,谁让你退的!”盍殳已经大吼着走上前去,手里的长刀倒拖着。

    刚刚的一波进攻大多是这个驺虞的族人,出了问题找他再合适不过。

    那首领带着一群哀兵撤到营门口,然后直接跪在地上,抱住了盍殳的腿:“大王,您就行行好吧,我部也就一千多青壮,这一个照面就已经死了三成啊!”

    盍殳抬腿将驺虞踢开:“事先我就说过,各部战死多少人,某这里都有记录!到时候分粮会给补偿。你将某的话忘得干干净净!”

    驺虞抬头看着盍殳:“大王的意思我是知道的,但大王也要考虑我的感受啊!若我族中青壮尽皆战死,大王即使愿意分粮,我运得回去吗?即使运得回去,我守得住吗!”

    盍殳顿时愣住。他扭头看了看扬岑,见扬岑伸手一划,盍殳毫不犹豫地一刀将驺虞砍翻在地。

    扬岑站起来,叹了口气:“若是有问题,找大王或者我说,一定会得到解决。但若是像驺虞一样,什么都憋在心里,在战场上抗命不遵,那这就是下场。”

    扬岑指了指驺虞还在抽搐的尸体,扫了一眼围观的众多首领:“至于他提出的问题,很好解决。从即日起,凡于危难之际相互攻伐者,全族尽诛之!”

    话音落下,再无一声响动。扬岑环视一周,见在场诸人都低头沉思,就知道此事算是定下来了。

    “若诸位无异议,便准备接下来的攻城吧。”扬岑扔下一句话,便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今天他出的风头不小了,还是给盍殳留一点发挥的空间,再怎么说盍殳才是蛮王。

    就在城下蛮子处理内部矛盾的时候,城头上的守军也没闲着,很快就将刚刚消耗的器械补齐,然后看着城下的蛮子内讧。

    “李哥,刚刚那个是被砍死了吧?”一个伍长指着被砍翻的驺虞,发出了笑声。

    “是,这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李罡笑了起来,虽然隔了那么远,但是从站位和动作上,也能分辨出这是个首领。不管这个首领是谁砍死的,只要他死在了城下,就是自己的战功。

    又盯了一会儿,城下的蛮子没有了反应,紧闭着砦门。城和砦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你们盯紧了蛮子,一有动作就来喊我。我去城中做一些布置。”李罡也懒得在城墙上和蛮子耗着了,交代一声就下了城墙。

    很明显,对面的蛮子是什么都不懂,有些战争双方都要注意的事情,现在只能由汉阳国一方来做了。

    “大王差人送来的石灰粉存在哪里?”李罡直奔武库,找到了值守的什长。

    说是武库,但这里堆放的可不止军械,几乎所有军需都可以堆放在这里。特别是摊上了刘初这个穿越者,还有一个生产重心压在军用品上的少府,汉阳国的武库里总会多一些东西。

    就比如用来消毒的生石灰和用来清创的高度酒。

    高度酒的作用已经体现出来了,几个月和汉江蛮的低烈度摩擦,让许多士卒保住了性命。所有士卒都知道这是救命的玩意,平时谁偷喝至少也得挨一顿揍。

    至于石灰粉,反正在瘟疫这方面大家都不太懂,当然是大王说什么就是什么咯。这年头基本上也就会一手隔离,怎么着也不会更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