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褚哥有朋友哇。
字体设置
    云·少女心狙击手·禾,大大方方,任劳任怨的去给褚肴取药。

    惹得不少小女生脸红心跳,心里叫成土拨鼠。

    ……

    “褚哥,你来了。”

    赵明申还吊着一条腿,艰难的坐在床上,面前摆着一个小桌子。

    上面放着书本和资料。

    笔还委屈地夹在书本中间,被主人草草合上。

    “这么用功?”

    病房里没有别人,少女自然的拉了椅子坐下。

    “看了我这小同桌是准备考锦大了。”

    面上没了那份虚弱,只是神情有些疲态,却还打起精神跟赵明申开玩笑。

    “哪有。”赵明申声音听起来十分清爽,没了自卑压抑,整个人都阳光了不少。

    这段时间远离学校和许家,倒是发生了些破茧重生一般的变化。

    “恢复的还行。”

    褚肴十分违心的说了句,不过按这正常人的恢复速度来看,倒也不算慢了。

    “对了,褚哥,你下次分班考试能不能好好考……我还想跟你一个班。”

    小赵同学十分认真的请求面前的女生。

    上次考试,也不知道为什么褚哥要划水……

    “先不说这个了,今天是不是有一个医生来看过你了?”

    褚肴估摸着云禾快上来了,想尽快把正事说完。

    “嗯,看起来像是一个专家的样子,他还给我拿了药。”

    说着,赵明申把放在一边柜子里的药瓶拿了出来。

    “上面写的是医学组织的实验药。”

    说来也奇怪,按理说,许家是不可能找这种地位的人来给他看病的,而且这实验药,听起来有点像是路边买的什么大力丸一样招摇撞骗的东西。

    看褚哥的样子,难不成医生是她请来的?

    “褚哥,你认识那位医生吗?”赵明申有些犹豫,难得主动开口问褚肴事情。

    “一个医生朋友,不是很重要。”少女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十分不在意的样子。

    拿着两个药瓶,随意地把上面的标签扯掉。

    “记得他跟你说的怎么吃吗?”

    少女抬手,随意的把药瓶放回抽屉里,和放苹果梨的动作没什么两样,十分轻率。

    “记得。”

    赵明申的眼尾有些下垂,是那种我见犹怜的小鹿眼,看着褚肴的目光十分纯粹。

    “按时吃就好,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说。”

    褚肴勾了勾唇角,像看见什么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摸了摸赵明申的脑袋。

    “好,那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就住了两天院,这小呆子还学会谈条件了。

    “什么事?”褚肴有些兴趣,赵明申变化挺大啊。

    “下次考试好好考。”

    “好啊。”

    听到褚肴答应,赵明申一副诡计得逞的得意样子。

    “走吧。”没说一会儿,云禾就上来准备带褚肴回学校。

    “云老师。”

    赵明申微微低头,眼神发亮的看着云禾。

    要不是褚肴的哥哥,这次的事情可能还没这么快解决。

    “嗯。”

    这态度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冷漠。

    原来天神的目光只有看向另一位神明的时候,才会有人性的光芒。

    有些羡慕。

    这两人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配一脸。

    更何况,这个男人气场这么强,一定能保护好褚哥。

    “褚哥再见。”

    不等褚肴多说,赵明申就十分自觉的告别,好让云禾能把褚肴带走。

    “拜拜。”

    褚肴任由云禾牵着自己的手腕,空出一只手冲赵明申挥了挥。

    “哥哥怎么在这?”

    “陪顾任芜来办点事情。”云禾勾着唇角,在褚肴面前,矜贵清冽的面容都柔和了几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褚肴难得对着云禾有几分乖顺的模样,倒像是一只傲娇的黑猫,得了便宜才肯让人顺下毛。

    有晚霞啊……

    出了医院,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日暮低垂的时候了。

    红色的晚霞像打翻了的颜料盘,洋洋洒洒的给天空染上了一抹明艳又迷人的绯红。

    “褚肴又翘课了。”趁着下课,唐双跑来找褚肴,结果扑了个空。

    和叶蓁蓁站在一起十分委屈的念叨。

    “我也想跟她一起出去。”

    “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呀。”叶蓁蓁倒是习以为常,抬头欣赏着天边的晚霞,只有在说话的时候才看向唐双。

    “可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唐双心里明白,但还是小声咕哝着。

    “好了,她去医院了。”唐单从旁边经过,凑过来插了一句。

    “又钻牛角尖,褚肴应该是去看赵明申了。”跟唐双的活泼跳脱不一样,唐单很安静。

    干干净净的气质和叶蓁蓁有些相似。

    这两兄妹倒是有趣,相生相克,挺好玩的。

    “让我看看是谁在说我坏话?”

    褚肴散漫随意,迈着长腿走来,像一个游戏世间的神明。

    “又自己偷跑,又不告诉我们。”唐双要比叶蓁蓁率直很多,佯装生气的轻轻锤了褚肴一拳。

    “好了好了,我的错,下次一定告诉你们。”褚肴也自觉让她们担心有些不对,态度十分端正的认错。

    “放学请你们喝冰水。”

    褚肴靠着栏杆,热风撩起她的长发,身形随意,带着迷之苏感。

    临江的五月好热。

    说来奇怪,这大热天的,褚肴和叶蓁蓁还套着校服外套,唐单和唐双早就穿着短袖,露出了光洁的胳膊。

    “上课了,双双快回教室吧。”

    叶蓁蓁一直注意着时间,唐双这人,没什么时间观念,1班2班距离这么近,每次还都能迟到。

    “哦,好。”

    唐双好奇的大眼睛不住的打量着褚肴和叶蓁蓁。

    被叶蓁蓁和唐单推搡着往教室走。

    唐双这人大大咧咧的,确实是神经大条,动手能力还强,但是唐单不一样,虽然是男生,心思却细腻的不行。

    认识他们的人多少都会怀疑这两人是不是生错了性别,把敏感神经都生给唐单了。

    唐双只是觉得褚肴和叶蓁蓁的关系有些奇怪,虽然说是最好的朋友,却感觉好像更加疏离。

    疏离这个词并不恰当。

    唐单反而觉得像是那种不愿意相互脱累的亲人更贴切。

    这几天接触下来,就能发现褚肴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冷傲,甚至还挺好相处的。

    唔~这种关系,更像是相互依赖相互照顾。

    就是叶蓁蓁,好像不太会表达的样子……不知道什么环境才会养出这种性格和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