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4,满清群臣压力大,太后福临被逼宫
字体设置
    盛京,清国皇宫。

    这是一个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的早晨,但是随着一阵马车车轮的滚动声,这种皇宫之外的平静被打破了。

    一群大臣急匆匆的下了马车,簇拥着为首的礼亲王代善,来到了宫门面前。

    “快去通传,我等要求见太后和陛下!”代善一脸惶急的开口。

    看到这般阵仗,守卫宫门的侍卫统领自然是不敢怠慢,极速入内汇报。

    片刻之后,侍卫统领重新出现:“太后和陛下请各位大人入内!”

    很快,在大殿之中,太后大玉儿端庄而坐,一道帘子从她的面前垂下,遮挡住面容。

    在大玉儿的面前,小皇帝福临一脸平静,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当牵线木偶的日子。

    君臣之间见礼完毕,代善也是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太后,老臣刚刚得到的消息,郑亲王济尔哈朗在宁远城外不敌明军,如今已经退守锦州。明军持续追击,如今已经将锦州给包围了!”

    代善的话音落下,小皇帝福临依然还是一片茫然,但他身后的帘子之中却传出了太后大玉儿十分震惊的声音:“什么,郑亲王居然输了?他不是和本宫说过,这一次一定会取胜的吗?”

    代善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怒气,道:“郑亲王此人,说话的时候什么都敢说,但做事时却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山海关的时候他就已经输给了明军一次,如今又是一败再败,确实是非常的令人失望。”

    作为努尔哈赤在世最年长的儿子,代善确实有这个底气指责济尔哈朗,更何况他的儿子还是在济尔哈朗的麾下战死的,这就让他指责济尔哈朗的时候态度越发的严厉。

    大玉儿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良久之后才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虽然是太后,但大玉儿确实并不是武则天那种类型的,这种时候也没什么主意。

    代善显然早就已经想好了计策,沉声道:“为今之计,应该让济尔哈朗戴罪立功死守锦州,再传令山西让睿亲王多尔衮速速回师救援!”

    大玉儿闻言,言语之中明显犹豫:“让睿亲王回师救援?这个会不会来不及了?”

    其实就在不久之前,多尔衮的信刚刚才抵达盛京,送到了大玉儿的案前。

    在信中多尔衮写得非常的清楚,他是希望能够帮助满清把山西稳稳拿下的,所以他希望大玉儿在朝廷这边能够帮他一把,压制住济尔哈朗等人要求多尔衮撤军的声浪。

    代善正色道:“太后,锦州可是盛京的西大门,若是锦州失守的话,那么盛京就要被明军所威胁了!到了那个时候再去叫睿亲王回师,才真的是毫无用处了。必须要趁着锦州还在我们手中的时候便传令下去,否则一切就都为时已晚了!”

    代善的话让大玉儿惊住。

    大玉儿并不是傻瓜,她非常清楚的读懂了代善话语之中的意思。

    “礼亲王,你是觉得锦州也有可能守不住吗?”大玉儿颤声道。

    代善沉默半晌,开口道:“老臣不知道锦州能不能守得住,但老臣知道,济尔哈朗已经被明军打败两次了!”

    这句话说完,宫殿之中的其他大臣们顿时纷纷开口。

    “太后,必须要召集睿亲王速速回师了。”

    “是啊,山西那种地方距离大清本土如此遥远,要来作甚?”

    “半个山西而已,和盛京的安危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锦州失守,下一个就是盛京,到时候大清的社稷都要受到威胁了!”

    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情况,几乎所有在盛京之中的八旗重臣都统一了意见,就是让多尔衮立刻撤军,回援盛京!

    大玉儿看着面前的情形,也是沉默良久。

    终于,大玉儿开口了:“既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本宫自然也不会反对。那就由礼亲王拟旨,加盖本宫玺印,用八百里加急发往太原吧。”

    大玉儿的话音落下,在场的所有满清大臣顿时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代善同样也是大喜,忙道:“太后英明!”

    锦州。

    济尔哈朗静静的站在他的临时官邸之中,看着外面的天空。

    炮弹的声音呼啸划过天空,砸落在城墙和大地上,虽然相隔甚远,但济尔哈朗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种沉闷的震动。

    一下又一下,仿佛敲击在了济尔哈朗的心上!

    在济尔哈朗的身边,众多的满清将军脸上早就已经不复数日之前的意气风发,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慌和恐惧。

    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明军居然如此之快的追击了上来,并且用这么坚决的态度发动了攻城!

    该怎么办?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济尔哈朗,希望能够从这位郑亲王的口中得知答案。

    济尔哈朗沉默良久,开口道:“不用担心,明军没有个一年半载是攻不进锦州城的。更何况,盛京那边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济尔哈朗的话,让在场的人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但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炮声依然轰隆,喊杀声依然不断,济尔哈朗虽然看不到,但却也知道在城墙那边所进行的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

    城外,朱慈烺看着明军士兵的猛烈攻势,非常满意的点头:“很好,就是要有这股气势!”

    李国桢站在朱慈烺的旁边,有些担心的说道:“殿下,咱们如果继续保持这样的攻势下去的话,伤亡会比较大啊。”

    朱慈烺眨了眨眼睛,笑道:“谁说咱们要一直保持下去了?”

    李国桢愣住:“啊?”

    不是,这攻城一下猛烈一下和缓,那不是白攻城了吗?

    朱慈烺笑了起来,拍了一下李国桢的肩膀:“围魏救赵啊,老李,你不会真的忘记了我们这一次究竟是来干嘛的吧?”

    李国桢哑然片刻,这才一拍大腿:“如果不是殿下提醒的话,臣还真的险些忘记了。臣明白了,殿下这是想要通过猛攻迫使多尔衮撤军?”

    朱慈烺嘴角露出笑意,道:“若是本宫所料不差的话,十五天哦不,十三天后,多尔衮应该也差不多要开始撤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