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
字体设置
    袁学义那句话极具威力,顿时便有数十个官兵拉开弓弦,寒光凛冽的箭头直对向宗言。

    这架势,骇得已经迎上去的村长一个哆嗦,他回头看了眼身后,才嗫嚅着对当先的军官道:“军、军爷宗言大师在俺们村已住了大半个月,是、是好人哇,是不是有啥误会?”他身体晃得厉害,显是怕极了,但这解释他不得不说,窝藏盗匪的罪名,他这个小村子可承受不起。

    宗言身份暴露,原本打算马上离开回头再找机会寻袁学义晦气。可村长那番话一入耳,他突然不想走了。

    作为穿越者,他上个世界在某个王朝的末年待过数年,封建王朝官兵是个什么德行再清楚不过,虽然眼下的朝廷处于盛世,吏治也算清明,可他实在不敢对这些丘八的节操心存幻想。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这半个多余与村民们相处愉快,怎忍心看到他们受到自己的连累?此刻,宗言的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他这边站着不动,那头领头的虬髯大汉似乎也没心情与之为难,推开欲言又止的村长,斜目哼道:“有没有误会,审过便知道了。”一挥手,身后又有三四名明显是军中高手的壮汉拎着武器,渐渐靠拢,已有了合围之势。

    宗言稍抬下眼皮,气劲突然运于身周,霎时间,一股劲风涤荡而出,吹散脚下灰尘,连土墙上顽强生长出来的杂草也随之微微摆动。

    在所有人眼中,原本还平和安静的僧人,不知为何,明明仍是那副干净年轻的面容,眉眼五官毫无变化,可却多了丝锋锐,气势与片刻前大不相同。

    这番变化,无疑是种警告与威慑,竟令围上来的几人脚步不由一滞。

    虬髯大汉眸子微缩,又重新上下打量起不远处的宗言:“是个高手,难怪能在肖如龙的箭下逃得性命。”

    宗言闻言挑眉,果然,半月前在奉郡遭遇那几个超级高手均不在场。想来也是如此,否则也不会轮到囚车内的袁学义指认,自己一亮相,估计人家早攻过来了。

    而与那些高手相比,眼前这百十个官兵,即便算上围上来的四五个军官以及后方坐镇的高手,硬拼可能会受些伤,可要脱身还是非常容易的。

    有了这层判断,宗言方才紧绷的肌肉稍稍放松了些,点头:“不错,正是我。”朝左右扫了眼,又道:“我若真想走,你们是留不住的。”

    “放肆。”虬髯大汉迈出一步,厉声喝道:“你个黄口小儿休要猖狂,大军当前,还不跪地投降?”

    随着他的爆喝,之前被气势所摄的几人仿若有了主心骨,再次围拢过来。

    宗言面上露出抹微笑,似乎没有感受到周边的敌意,抱拳说:“实则我只是与袁学义同路而已,且有重要事情禀报,大人能否容我解释?”

    “有什么话,等你束手就擒再说。”大汉冷冷一笑:“本官乃凉州卫忠武校尉栾方,会给你说话的机会。”

    宗言对他的色厉内荏不为所动,只是叹着气说:“有人打算劫囚的消息我便不能告知了。”

    栾方又猛地挥手,一干手下立马站住不动。他紧紧盯着宗言的眼睛,咬着牙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

    “此地偏远且异常难行,大人舍弃平稳的官道走这条路,想必也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可惜”宗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可惜不知是后方的人还是大人队伍中有了奸细,人家一早就在路上等着你们了。”随即他面色一正,用只有靠近的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昨日有十几个高手化装成商队,在村中借宿一夜后,天刚亮便朝东去了。”其实,他也没有把握那伙人到底是来救人还是来杀人,但总归出现得蹊跷,极为可疑。

    栾方一皱眉,瞥了眼一旁仍在打摆子的村长,才又沉声问:“谁知你是不是与同伙在诓骗本官?”

    “真假与否,大人派人一探便知。”宗言摊手,又解释道:“我真的与袁学义毫无关系。总不会未卜先知,于半月之前就知道大人会走这条路吧?”

    栾方深深望他一眼,招手叫来副官,耳语一阵,那副官惊疑不定地也看了看宗言,这才大步朝东面跑去。

    稍后,栾方稍作沉吟,才又开口:“既然你与袁逆无关,为何当日在奉郡要跑?岂不是做贼心虚?”

    “当日也曾向追击的几位大人解释过,奈何人家不听。”宗言将方才在心里整理好的说辞道出:“我听人说大漠风光壮观绝美,就起了游历的心思,才刚到戈壁,没承想遇见袁学义被一群土匪追杀,顺手救下了,看他文弱,又是独自一人,才一路护送,完全出于好意。”他一路南下的事说个仔细,单单略去了告诉袁学义被通缉的内容,因为这个没法解释。

    “至于为何给他剃头”宗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露出不忿的表情,大声道:“栾大人尽可问姓袁的,是不是他忘恩负义,骂我这个救命恩人为秃驴?给他剃头都算轻的。”

    “你胡说”那头,囚车内的袁学义听得清清楚楚,立马扶着栏杆,怒吼出声,可他才吐出几个字,一旁看守的士兵便一刀柄过去,将他剩下的话打回肚子里。

    “袁逆的口供与你说的可是大不一样。”栾方再次眯起眼睛:“若真没有牵扯,他为何要两次指认于你?”

    “这就要好好问问他了,是否是借此转移官方的视线,用来掩藏不可告人的秘密,例如和某个大人物的交易,或者是某个账本呢?”

    “账本?”栾方一愣。

    宗言看他反应,便知袁学义刻意收藏的账本没有被官方搜到,想了想,才道:“大人不妨送信回去,搜一搜抓到袁学义的左近,看看有没有一个蓝色封皮的账本,里面也许有大秘密哦。”

    栾方大惊,可这时,之前跑出去探查的副官急匆匆跑了回来,脚步凌乱不说,身上还带着血,可他刚进村子,身子就猛然一阵,有根利箭透胸而过,将他钉死在地上。

    且他倒下的不远处,正有道道烟尘荡起。

    “敌袭”栾方经验丰富,大声吩咐了几句,便有亲兵将旁边围观的村民,连同带着镣铐的袁学义都强拽进了村长家的大房子。

    而他自己则抽出佩刀,当先迎着来敌杀了过去。

    宗言眯起眼睛,朝远处观望,只见到十几个模糊的影子,想来是埋伏在东头的人见形迹败露,恼羞成怒下追杀而来,竟是要与官兵硬碰硬了。

    之后官兵与杀手们便在这座院子中展开厮杀,袭击的人都是高手,单以实力论,就算屠灭不了这队官兵,达到目的想来不难。偏偏他们忽略了,这里还有一个搅局的宗言。

    栾方给人的感觉虽显霸道些,但给宗言的观感还不错,起码知道保护平民。更何况,他怎也不能让袁学义得偿所愿。

    所以也参战了。他并未主动出击,而是守在房前,手中长棍指哪打哪,给官兵减轻了极大的压力。

    最终敌人被全歼,并且还留了两个活口。

    但战况惨烈,官兵这方也损失了几十个,军官都还无恙,只有倒霉的副官丢了性命。

    村民们被保护得很好,只受了惊吓,宗言不免又装了把高僧,很是安抚了一番。等村民们恢复过来,开始参与收拾残局的工作后,他则将目光落在面如死灰的袁学义身上。

    其实,宗言在村里呆了半个多月,也没想明白袁学义为什么这么恨他,非要拉他下水,难道就因为剃了个光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