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你是我的水中月
字体设置
    徐子虞心里只能呵呵,这边拍摄地点也到了,是江鹿鸣闲置别墅中的一处二层小阁楼。

    徐子虞做了简单化妆,变成副流浪汉形象,而李安宁则坐在阁楼窗边,被调整成橘黄色的灯光照出玲珑曲线。

    在徐子虞看来,王大锤此刻思维应该是在清醒和臆想间反复交织的,他像是回到了从前,又来到了恋人的楼下,想要约她出来。

    但如今身份的差别,又让他有种自卑,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叫对方,只能蹲守在楼下仰望着窗边身影。

    在这种蹲守中,王大锤的思维逐渐回到了现实,可是越清醒越痛苦,让他不禁想到了当初无声告别时的那个夜晚。

    “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

    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

    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

    明天我就要离开

    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

    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

    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

    一次次默默走开”

    王大锤开口轻声哼唱着歌,这像是他的再一次诀别,因为这时楼上的灯熄了,再让看不到窗边的身影。

    这让王大锤思维再度回到了臆想世界,歌声也随着变高起来。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

    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

    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

    对着你的影子说声珍重

    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

    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

    随着这份迷离,在王大锤心里他已经追梦成功,变成了大明星,容归故里又来到了翠花的窗外,忍不住大声喊道:“翠花!额爱你!额来娶你了!”

    “翠花?”

    听到这声呼唤,李安宁整个人不禁怔住,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有她不想面对的从前,也有她挥之不去的曾经。

    “宝贝啊宝贝,我是你的大锤!宝贝啊宝贝,我等你等的好累!”

    在对过往的追忆中,李安宁耳边似乎又回响起曾经的暗号,那时有人经常会在楼下唱着歌约她出去。

    “锤锤?”

    李安宁忍不住扑倒到窗边拉开床帘,却只看到昏暗的路灯下,有个似癫若狂的流浪汉,正在唱着“宝贝啊宝贝”跳舞,那舞步有种独特的律动之美,和穿着邋遢的流浪汉形象行成了强烈对此。

    因为小姨妈又强行加戏,让剧情突兀起来,徐子虞认为王大锤的人设,需要再做次调整,变成一个怀才不遇的臆想症患者。

    而为什么会怀才不遇,一是遇人不淑,二则是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他长的太拉垮了。

    所以才会始终近乎自恋的强调自己的颜值,因为他臆想着能有副绝世美颜,渴望能成功然后回去娶翠花。

    “宝贝啊宝贝,我是你的大锤!宝贝啊宝贝,我找你找的好累。”

    王大锤在路灯下伴着月色唱歌,在徐子虞看来,他以前必须在翠花心里留下很深的感情,才会让与现在李安宁之间的戏份不显突兀。

    兜兜哒哒转了一圈,又回到最初的起点,我可能不是你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却始终是心意不曾变的大锤。

    李安宁眼角噙着泪从阁楼上奔跑下来,王大锤看到她的身影,歌声和舞戛然而止,在仿佛被定格住瞬间后,突然夺路狂奔而逃。

    我爱着你,却又不能继续爱你,人虽然清醒了,但心却变得更加癫狂。

    因为梦想已经被现实狠狠撕碎,尽管你就在眼前,我却不敢去触摸,你是我的水中月。

    咔!

    今天的拍摄结束,剩下的片段将留在明天再拍,剧情主要围绕李安宁的靠近,以及李大锤的躲避展开。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便在江鹿鸣的别墅中暂时找地方歇下,准备什么时候睡醒,什么时候再开拍。

    《从相亲到相爱》节目组这边都在补着觉,《一起去野炊吧》节目组那边却并不平静。

    一来是几大顶流的关系并不和睦,平常就有许多明争暗斗,甚至不乏各种新闻稿软文的互相攻讦,聚到节目组更是小动作不断,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别人使个绊子。

    但这却是张贺乐见其成的,如今的时代,一团和气谁去看,只有明星撕逼才最具爆点,能够引来大量关注。

    就算几个顶流自己不撕,他也会找机会推波助澜,通过激发矛盾来引爆热点,为他的节目收视再添一把火。

    “吃瓜群众!吃瓜群众!什么叫吃瓜群众?”

    张贺从酒店大床上起来,看着躺在一旁凹凸有致的洁白身躯,心中越发地志得意满起来。

    在他看来几大流量公司虽然兴盛,但眼光太过狭浅,只会打造流量经营饭圈,却完全忽视了更大的受众群体。

    他的节目为什么总能独占收视鳌头?有人说因为他善于制造各种噱头,但这只是手段,所以许多学他的人,结果并不算成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明白制造这些噱头的目的。

    那些喜欢吃瓜的群众,才是他竭力争取的目标,你制造不出来他们喜欢的瓜,自然就得不到广泛支持。

    “这是属于我的时代,所有人都要退让!”

    张贺穿好衣服,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拍摄,综艺只是他的起点,等打造出让后来者只能仰望的收视传奇,电视剧制作便是他下一个要扬名立万的目标。

    “快了!我的传奇就由这一战而定,辉煌不过是颗流星而已,在未来三十年的娱乐大事记中,甚至连名字、连首作品都不曾被收录,又怎么配做我的对手?”

    张贺是有自傲底气的,因为他的手机不知为什么,突然多了个叫娱乐大事记的程序,有许多这个世界出现的作品被收录其中。

    就像他现在所做的《一起去野炊吧》,就是大事记中火爆一时的综艺,张贺根据综艺中的内容,将之复刻了出来。

    最初节目做的不算成功,但他找到了三年后会拍这档综艺的导演,对方现在混的并不如意,所以很感激张贺的赏识,跟组做了执行导演。

    然后节目似乎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收视率和口碑评价提升了一大截,再加上张贺的宣传运作,以及制造的各种噱头,最终成了款爆火的综艺节目。

    这让张贺感觉探索出了条更便捷的成功途径,找到还未出名的原作导演,招揽到自己麾下,然后拿出剧本挂名,就可以轻松名利双收。

    “根据大事记中的信息,被称为粤江娱乐圈双雄之一的奇丽,将会在今年分崩离析。”

    “而有个从奇丽改投飞煌的新人组合,却会从明年起开始爆火,成为十年内最强的华语组合之一,要不等拍完这期节目去截下胡?”

    张贺想着近期可以做的事项,带上邓秋儿来到节目拍摄场地,就见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特别是郑婉和李舒更显得势同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