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1章 他喜欢男人?
字体设置
    “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佟爸爸点了点她的额头,眼底却全是宠溺,跟佟赫宇交换了个眼神,两人不由得都暗暗松了口气。

    想来,她应该是什么都没听见!

    佟一诺受宠,不是没有理由的!

    只是,也只有在家人面前,她才会露出这样娇憨恣意的一面。

    无奈地摇头,佟赫宇冷鹜的唇角也难得流露了些笑意:“又看上了什么?”

    “嘻嘻~”

    想了想,一诺道:“比亚迪新出的一款白色新能源小汽车挺好看,我想试试!”

    “……”

    眸子瞠了瞠,佟赫宇不是一般的怀疑自己的耳朵,确定她不是开玩笑后,他才僵硬地点了下头:“好!”

    对面,佟爸爸其实也是一脸懵逼。

    他们家缺车吗?

    那么多豪车还不够她开?

    当然,最后,两人有志一同地认为“女人的思路男人是无法理解的”,谁也没多说什么。

    晚上的时候,一诺还是留在家里吃了饭,从始至终,她都是笑呵呵地,闲话家常,多余的话一句也没问,父亲说让她好好休息,最近都不需要她去公司,她也点头应着,完全没有异议。

    看她乖巧,佟爸爸是又欣慰又骄傲。

    然后年龄最小、本该最受宠、还一心只扒饭的佟子墨又成了那倒霉悲催地,被父亲鸡蛋里挑骨头,好一通耳提面命!

    离开餐桌的时候,佟子墨又成了霜打的茄子,一诺却差点没笑死,绕在他身边,还不忘打趣:

    “小墨墨,我觉得你下辈子投胎,真的可以考虑换个性别~”

    他们家明显重女轻男啊!

    手都抬起来了,瞥到她额头的纱布,佟子墨又改成了白眼:

    “姐,姐夫是不是好男风?”

    “什么?”

    “要不然他怎么会看上你?”

    对着她做了个鬼脸,佟子墨抱头就往楼上跑去。言下之意,该考虑换个性别的是她!

    瞬间回神,一诺忿忿地跺了下小脚:

    “佟子墨,你给我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他自己不求上进,还敢笑她像男人?

    这混小子,简直皮痒!

    ……

    殷厉霆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进门,就见一诺盘着一条腿、窝在电脑桌前的沙发椅上,一手捧着餐碟,一手拿着小叉子,优哉游哉地。

    “老公,你回来了?”

    “嗯~”

    看了她一眼,殷厉霆先去抽了睡衣,才又绕了过去:“在干什么?”

    一个探头,见花花绿绿的屏幕上,是两只佩奇在上窜下调,微微一愣,以为她是在玩游戏,殷厉霆禁不住哂笑出声:

    “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

    大晚上的竟然在‘看’小孩子估计都不稀罕的游戏?

    哪怕她追个脑残剧,他都不会觉得这么好笑!

    在她头顶的发丝处揉了一把,殷厉霆转身往浴室走去:“我去洗澡!”

    他没发现,他转身的刹那,电脑屏幕上有个弹窗一闪而逝,同时一只小猪也停了下来,做了个类似收信的动作。

    拢了拢头发,一诺也没理他,指尖在键盘上随意敲了一下,小猪又继续跑了起来。

    哗哗的流水声响过,轻微的开门声传来,一诺正巧看完查询记录,便把程序关了。

    电脑屏幕上依然还是两只小猪在跑,可若细看,就会发现小猪奔跑的姿态其实是有明显变化的,原本是提拳在胸,此时却已经双臂垂落,不似奔跑,更像闲走。

    端了餐碟,她就进了浴室,冲洗干净,顺便又刷了个牙。

    伸着懒腰走出,一诺不经意间一个偏头,一抹昂藏的身影就进入了视野。

    此时,殷厉霆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他穿了一件深蓝色的丝质睡袍,此时因为动作的关系,领口大开,从她的角度望过去,正巧可以看到他身前刚毅的线条,肌理分明,硬朗有力,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他的身材很好,标准的穿衣显瘦、脱衣还有肉,再加上他长相俊朗、气质出众,是个非常迷人的男人!

    心跳陡然加速了几分,一诺一边往自己的电脑旁边挪着,眼角的余光还停留在他身上,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弟弟今晚调侃的那句话。

    她真的已经强到某些方面很像男人了吗?

    她没觉得啊!

    朋友都说她女人的能逼死女人,老妈、老弟的评价咋都截然相反?

    到底是外人看不透她,还是自家人灯下黑?

    刹那间,一诺有些风中凌乱。

    那她该信谁的呢?

    关了电脑,一诺的视线不自觉地又往沙发上瞅去。

    ……

    殷厉霆正回着信息,就感觉头顶传来一股温热的力道,扭头,就见一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身后侧,正给他擦着微湿的头发。

    相视一笑,两人都没有说话,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快速回完信息,殷厉霆便扣了手机,身体还往后靠了几分,似乎很享受,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

    事实上,他的确很享受,甚至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这是第一次,感觉也很奇妙。

    男人的头发很短,厚厚的毛巾很快就将水吸地干干净净,看他轻阖着眸子,眉宇间隐隐透着疲惫,一诺收了毛巾,还轻轻帮他按摩了下太阳穴,最后才圈手半伏在了他的肩头:

    “老公?”

    “嗯!”

    睁开眼,殷厉霆的视线清扫过身侧,反手捏了捏她粉润的脸颊:“有事?”

    无事献殷勤,正常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有求于人!

    而殷厉霆想的是,她这是又要提什么条件?或者要买什么东西、而且指定还不是个小件,否则,用不上这样!

    绕到他身侧的沙发上,一诺单膝跪坐了下来,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嫣红的唇瓣还咂巴了下!

    果然!

    拢了下衣服,殷厉霆捞过手机,已经做好了转账的准备:“说吧!”

    看她这儿难以启齿的样子,也不容易!

    “老公,你喜欢男人吗?”

    一口唾沫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倏地抬眸,殷厉霆的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灰。

    “那个,我的意思是……”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一诺秀眉微蹙,还有些小纠结:这男人看女人跟女人看女人,是不是真的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