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疏勒镇风云(9)纳伦都督府司马
字体设置
    “我愿降,我愿降”

    孙秀荣刚将自己那乌沉沉的黑云弓举起来,南弓湖附近不愿意归附南弓晓月的部落酋长赶紧下马跪下了。

    这是孙秀荣进入纳伦盆地第二十日了。

    当南弓晓月回到自己阿耶阿娘的嫡亲部落后,倒是拥有了一些愿意追随她的青壮骑士,但一个女人家想要部落里树立威望谈何容易?

    幸亏此时的部落,大多采取了鲜卑、柔然、突厥以来的百夫长、千夫长制,一名百夫长大致拥有一百户牧户,不过他能拥有的常备军最多只有二十,一百户牧户养活二十常备军还是可以的,再多就够呛了。

    像南弓湖旁的部落比较大,有三百余户,也只有五十常备军,此人比较有野心,当部落里的所有前任贵酋被哥舒力微杀死后他们自然准备慑服于哥舒力微,但当哥舒力微也死了之后他们就动心了。

    但十日过去之后,大唐府兵孙秀荣一枪杀死哥舒力微,十箭射死哥舒力微麾下三名千夫长、七名百夫长的事情已经传遍这里了,在一处长三百里,宽两百里的盆地草原里消息传得还是很快的。

    眼见得南弓晓月并不能掌控大局,刘珧也只得让孙秀荣带着十名龟兹府牙兵四处协助她平定内部。

    像刚才的这一幕,已经在盆地里上演多日了,草原上的征战看似复杂,因为每一家牧户占据的牧场都高达上千亩,想要一家家打过去自然不行,但百夫长以上的“贵酋”的大帐一般是不会变化的,因为他们也要向依附的牧户收取牛羊,到处跑来跑去牧户如何能找到你?

    于是,找出贵酋的老巢,出其不意打掉他自然是应有之意。

    幸亏孙秀荣行动迅速,若是再晚一些,等部落里一些有些野心的副百夫长联络起来,别的不说,就算有五百骑聚在一起也不是南弓晓月能够轻易对付的,但他“一枪杀力微,十箭射哥舒”的名声已经响遍了草原,当孙秀荣举着黑云弓一出现,绝大多数人都弃械投降了。

    这样的事情以前在大唐名将薛仁贵身上出现过,现在又出现在孙秀荣身上,以前薛仁贵对付的其实也是这些部族的祖先,况且事情并不久远,于是“薛仁贵转世”的说法不胫而走。

    对于这个称呼,孙秀荣倒是乐得接受,对于一个心怀大志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拥有一个忠心于唐室的名将“附身”更合适呢?

    压服南弓湖附近的部落后,整个南弓部大局已定,在南弓山中段北麓,后世吉尔吉斯斯坦纳伦省埃尔巴斯城附近,也就是南弓部大酋大帐所在,刘珧虽然垂涎南弓晓月的美色,不过在大局面前,以及“解除家族禁令”的诱惑下,他还是强忍住了,与得知讯息后,从龟兹城赶过来的都护府首席判官独孤峻一起宣读了安西副大都护、磧西节度使盖嘉运发布的均令。

    对于像南弓部这样的部落,大唐多半会采用羁縻之策,但对于南弓部这样大多数贵酋已经死亡的部落,单纯的都督府羁縻之策就不适用了。

    “用汉人担任都督府司马”

    这是大唐常用的法子,主要是在临近大唐本土要地中小部落采取的法子,与判官这种品级不高,但实权很大的官位相比,无论是都护府,还是州一级单位,长史、别驾、司马可是有相当的品级的,比如大都护府的长史便是从三品,要知道,在大唐,正二品以上的职位都是极为尊贵的,很少有人在生前能达到。

    当然了,像新设置之羁縻州的汉人司马品级并不高,勉强达到从六品下。

    但三十五岁的独孤峻还是带来了大都护府的均令,在纳伦盆地设置囊括以前哥舒部、南弓部在内的羁縻州,并任用汉人作为司马。

    这样的羁縻州再进一步就是大唐直接管辖的州了,就像不久前刚刚设立的钵和州一样。

    与年纪轻轻就担任了大都护府判官的刘珧相比,独孤峻靠的是家世、资历,他又带来了节度使的均令,便一锤定音了。

    与刘珧相比,独孤峻显得恬淡、沉稳,若不是他没有参加科举的经历,以他的家世早就当上大都护府司马了。

    这是孙秀荣第一次见到独孤峻,与刻薄的刘珧不同,独孤峻至少还有些许公忠体国的味道,加上他谦和冲淡,深得都护府上下的喜爱。

    但孙秀荣却知道,“就是因为他有深厚的家世背景,才不像刘珧那样急吼吼地向上爬,否则估计也差不多”

    饶是独孤峻冲淡,但在刘珧面前依旧是不可仰视的存在,当独孤峻说出此话后,刘珧赶紧附和道:“一切都以节度使、独孤公的意见为准”

    独孤峻点点头,“眼下的问题来了,任用谁担任司马为好?”

    若是放在以前,将一个汉人司马空降到蛮夷羁縻州,几乎没有人愿意干,因为在这样的羁縻州,汉人司马除了自己和两三随从,并不能携带多少兵马,在翻云覆雨的部落里,随时都要掉脑袋的危险,特别是在四川西北诸多羁縻州更是如此。

    但眼下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因为合适的人选呼之欲出。

    这几日,除了孙秀荣,马璘也很活跃,在协助南弓晓月平定南弓部的零星战斗中立功也不小,听了独孤峻这句话,他的双眼也有些热切起来。

    这几日,刘珧自然见到了孙秀荣与南弓晓月之间的亲近,虽然此子有平定南弓部最大的功劳,但这一点却让他有些难以容忍,若不是独孤峻驾到,依着他的秉性,那是肯定要推出别的人选的,像武勇不亚于孙秀荣的马璘更是上上之选。

    但独孤峻明显更倾向于孙秀荣,刘珧最终还是选择了家族的大事,按下了内心的急色和妒色。

    见大家都不说话,独孤峻说道:“节度使已经得知了这里的情形,眼下突骑施那里风云突变,正是要稳定南弓部的时候,还是由孙郎担任吧”

    孙秀荣听了便单膝跪下道:“谨遵均令!”

    独孤峻将一卷文书以及几面令牌、小旗交给他,“孙郎,若是你担任纳伦都督府司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有何行动?”

    这一节孙秀荣早就想好了,在上一世他的一些措施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这一世自然拿来就用。

    “启禀判官,职部是这样想的,眼下无论是南弓部,还是哥舒部,以前较为强势的头人几乎在最近一段时间席卷一空,但这些人虽然死了,他们身后的势力还在,兄弟、子侄还很多,并不是完全没有隐患了”

    “故此,职部建议,首先在两部牧户中男丁众多的家中抽调十五岁到十八岁的少年进入司马府,为何选择这些人?因为这些人大多尚未成家,尚没有完全融入到部落日常里去,便有诚心接受大唐恩义的可能”

    “职部初步建议在南弓部抽调一千户,若不是不够的话,八百户也可,在哥舒部抽调五百户,不够的话抽调三百户亦可”

    “少年心性未定,职部打算让彼等读写汉家书籍,无他,能简单会话,能读写两三百个字即可,将这些家庭全部迁移到纳伦附近,纳伦是两部结合部,既能避免两部争斗,又能防止某一部吞并另一部”

    “用这一千余户牧户供养这些少年兵恐怕还不够,咳咳,诸如军服、粮食恐怕还需要大都护府提供一些……”

    “有了这些兵员,便可以任命某位哥舒贵酋为副都督,哥舒部本来丁口就不如南弓部多,抽调五百户后实力大减,彼等就算想犯上作乱也力有未逮”

    孙秀荣说的也是任用汉人做羁縻州司马的惯常做法,不过在一般情况下,由于汉人司马对当地的语言、民情不熟,名义上督领都督府的兵马,实际上兵权都掌握在都督手里,但眼下的情形又不同,孙秀荣十箭定纳伦的名声已经传遍了盆地,自然要将实权握在自己手里,何况他又懂南弓人的语言。

    独孤峻点点头,“也好,军服好说,不过军械、粮食恐怕只能提供一部分”

    孙秀荣说道:“有多少算多少吧,这些牧户都有马匹和兵器,主要是粮食,都护府提供一些,部落里再筹措一些也就是了”

    实际上在南弓部大帐所在的地方是一块绿洲,屯田也是可以的,但此地明显没有看在孙秀荣眼里,便没有提出来,何况既然还是羁縻州,再行那屯田之制恐怕也会在部落里造成骚乱。

    几日后,刘珧要继续带队去拔汗那国,而孙秀荣则留了下来,这一日,独孤峻也要走了,临行前,他将孙秀荣叫到自己的帐篷里。

    “孙郎,你是如何懂得弓月部的语言的?”

    “判官,你应该知晓了,我是幽州契丹犯官家属的后代,会一些契丹话,我发现这里的语言与契丹语有些相似,说出来后勉强能够沟通,故此……”

    到了此时,独孤峻的神色已经完全缓和下来了,他看向孙秀荣的眼神更是十分柔和,似乎在看自己的子侄。

    孙秀荣倒是有些奇怪,“自己无非是在种地上有些业绩而已,在胡弩镇以及这里的功绩在大唐军将里也是寻常见,薛仁贵得到太宗皇帝的重视时还是普通一兵,自己的起点还是高多了,至少是一个伙长,目前的功绩虽然有些出类拔萃,但南弓部本身对于大唐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值得特别注意的部落,对他们来说,伊犁河流域的弓月部本部更值得关注”

    “此人是独孤世家之后,按说不会对我这样的犯官家属后代青眼有加的……”

    “孙郎”,独孤峻的规矩的神色又严峻起来,“你说的没错,在我国的北边,安北大都护辖区,回鹘汗国以东,有着大量的室韦、契丹部落,彼等说着大致相同的语言,其中契丹、奚、霫在语言、风俗习惯上更是几乎一致”

    “前朝初期,有一支部落从契丹、奚、霫部落分离出来,迁到了河套一带,后来又辗转迁徙到了北庭一带,这就是弓月部,你说的语言与他们类似,冥冥中自有注定啊”

    孙秀荣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也不敢追问到底,只得随声附和,“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