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6 半夜刺杀!
字体设置
    传闻当中,天下第一公子夙玉无论男女都为之倾倒,心甘情愿为他弃国舍命,那是一个活在天下人口中传闻的人。

    今日一见,果真不负传言。

    这人当真是有骄傲的资本,这人她只看了一眼,都觉得惊艳至极,那张脸足以冠绝天下。

    十分的惹眼,这样的人怕是皱一下眉头都会有人心疼至极吧。

    沈未泱走在路上,心里跳的厉害,她没想到这位前世没有交集的人,这一世却阴差阳错的遇到了。

    前世这位天下第一公子扬名的时候,她已经身在东宫,哪怕是在东宫她都能听到夙玉的名字如雷贯耳。

    当时她还感叹过,这位天下第一公子是何等的样貌?能让这么多男男女女对他趋之若鹜,如今只能说真的是名不虚传。

    多少人为了夙玉散尽家财,而这位夙玉公子当真是心如止水,没有半分波澜。

    ……

    谦王府。

    陆景白脸色气的铁青,青鸿在一旁话都不敢说一声。

    自从他说沈姑娘去了相思楼,主子的脸色就没好过。

    陆景白当然不好,相思楼是什么地方?明面上是家青楼,却实际上是长安城内最大的情报组织。

    更别提,那里面还有个妖精!

    那是家青楼也不尽然,里面只有小倌。

    更别提那死丫头进去半天都没出来,谁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万一被那个妖精勾了魂怎么办?

    虽然他并不想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相思楼的那个妖精确实长得太祸国殃民了。

    “死妖精!”陆景白忍不住骂了一声。

    青鸿在一旁嘴角抽搐,人家长得确实祸国殃民,但是也不能这么背地里说人家啊。

    沈姑娘也不一定喜欢长的比她还好看的男子吧。

    无白接到消息赶过来道:“主子,沈姑娘已经出了相思楼,看样子是打算回府了。”

    青鸿蓦然感觉自己身边空气都回暖了几分,心里叹气:沈姑娘出相思楼了啊,出来了好,出来了好,出来了就是大家都好。

    ……

    沈未泱沿路买了些零嘴,幸亏她没有把银子都放在钱袋里,不然她怎么买零嘴?

    随后慢慢的走回府。

    沈未泱回到自己的庭院,脑子里始终都忘不了夙玉那张脸,真的太惊艳了。

    让她想忘都忘不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夙玉那惊艳至极的脸,眉眼之间有些像容钰。

    但是她说不上来。

    沈未泱没忍住,看着阿灵道:“阿灵,你可知道我们长安城西的那个相思楼?”

    “相思楼?”阿灵一愣。

    沈未泱点了点头:“对,相思楼,你可知道?”

    “小姐,相思楼是一家……青楼啊,里面都是小倌啊。”阿灵看了一眼四周,凑到沈未泱耳边小声道。

    沈未泱:“……”

    一脸的懵然……

    “不过相思楼中有一公子,据闻是冠绝天下,那模样世间怕是无人能出其左右。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阿灵道。

    沈未泱:“……”

    是真的,你家小姐我亲眼看到的。

    绝对跟传闻中的没有半点出入,甚至都没有夸大其词。

    你家小姐都差点陷在里面没出来。

    是,沈未泱见过各色的男子,却都远没有夙玉给她来的惊艳。

    “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啊?”阿灵不解。

    沈未泱眼神漂移了一下道:“没什么,路过相思楼问问而已。”

    阿灵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什么,便转身去忙了。

    沈未泱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发呆。

    她上一世很少离开府内,所以并不知道城西的相思楼,等知道的时候夙玉之名天下皆知。

    只是后来那天下第一公子怎么样了,她不得而知了。

    毕竟那时候她自己都是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其他心情去听那些外面的传闻。

    况且,在她看来坊间的传闻也并不见得真实,当个乐子听一听也就算了,要是探究起来那就不好了。

    暗处的青樱青夏嘴角扯了扯,虽然小姐的魂没有被相思楼的那位勾走,但是好像也差不了多少了。

    相思楼她们没少去,但是没见过那位传闻中冠绝天下的人,只觉得世人夸大其词。

    今日见沈未泱的反应,或许真的不是夸大其词,连沈未泱如此淡定之人,出了相思楼都有些魂不守舍的,那人定然是十分的好看。

    沈未泱倒是觉得,这天下倘若十分艳,他一人就能独占这十分。

    的的确确是无人能出其左右。

    ……

    半夜。

    沈未泱是被外面的打斗声惊醒的,有些惊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穿好衣服走到庭院,只见得满院的黑衣人打杀。

    沈未泱皱了皱眉,她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好像除了三姨娘她们没别人了吧,三姨娘能有这么大的财力来找人刺杀她?想想都觉得过不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一看就知道是领头人,沈未泱不解:“阁下半夜造访,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沈小姐别怪别人,只能是你自己拿了不该拿的东西。”黑衣人道。

    沈未泱有些无语,她拿了什么东西?值得人半夜来刺杀她。

    是她最近过得太安逸了吗?

    “不如请阁下明示,小女子到底拿了什么东西?值得这么大动干戈来取我性命。”沈未泱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毫不退让。

    黑衣人示意人停下道:“有人透露消息,帝王令在沈小姐身上,相信沈小姐也知道帝王令的重要性,所以也别让我们为难。”

    沈未泱:“……”

    心里一惊,帝王令?!

    这东西她自然是知道的,重要性自然也是没人比她还要清楚,但是这东西怎么会在她身上?

    帝王令是代表了至高无上的权利,有了帝王令还怕得不到一个皇位吗?

    再说了,民间传闻,得帝王令者得天下!

    前世这帝王令是一个陌生人在新婚当天给她的,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一张纸条便消失不见,纸条上告诉她不要外传,也不要拿出来,小心保管,有一日自当有大用处。

    所以,这帝王令她一直小心保管,上一世这帝王令在她帮助墨梓尧登基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可如今她连帝王令的影子都没见,凭什么要被这么污蔑?

    “阁下说笑了,帝王令是何等贵重的东西,怎么会在我一个女子的身上?”沈未泱看着那人道。

    “既然知道帝王令的重要,沈小姐还是快交出来吧,不然你一个女子去相思楼做什么?”

    沈未泱心里一顿:“怎么?相思楼不过是一家普通的阁楼,去了又如何?帝王令又是什么情况,跟我有何关系?”

    黑衣人手里的剑已然使出:“既然沈小姐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了。”

    沈未泱没想到这人说出手就出手,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寒光一闪,快到眼前的剑被挑开,两剑碰撞发出清楚的声音。

    “陆景白?”看清眼前的人,沈未泱不禁脱口而出。

    “退后!”陆景白道。

    沈未泱听话的往后退了几步,到安全的距离。

    眼前寒光闪烁,剑划破皮肉的声音不绝于耳,没一会儿庭院里满是尸体,血液的味道让她有些作呕。

    陆景白看了一眼庭院的尸体道:“收拾干净!”

    青鸿立刻带着人收拾庭院。

    沈未泱看着陆景白,陆景白声音都有些颤抖:“有没有事?受伤了吗?”

    她听得清楚陆景白颤抖的声线,那双眼睛看着她是不加掩饰的惊慌和担忧。

    她笑了笑道:“你来的及时,我没有受伤,一点伤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