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廖老大的下场
字体设置
    “间谍罪?我说石老师,信口开河也没有你这么开的。”丘明皱了皱眉头道。

    “间谍?我什么时候变成间谍了?难道我是米国特工,007?”廖天也是哈哈大笑。

    “廖天,你这个可恶的间谍竟然还敢笑!林翘,能把他铐起来吗?”石十四冷冷地说道。

    “没问题,证据很充分,我这就可以将他给逮捕。”林翘说着竟然拿出了手铐。

    “你们在说什么啊!”丘明连忙挡在了廖天的身前,“你们可不要乱给我的当事人乱扣帽子。”

    “我可没有乱扣帽子事实摆在面前。”石十四一边说着,一边将卢奇给拉了过来。

    “石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卢奇也是纳闷道。

    “不要说话,好好做你的工具人。过会儿只要点头就行!”石十四在他的耳边轻轻道。

    “哦噢!”

    “这个小子又有什么古怪?”廖天怒道。

    “我来问你,你之前是不是殴打过这个孩子?”石十四问道。

    “没错,这个我承认。但惹怒了我,我就教训了他一下而已。”

    “那就对了。然后你们几个人把他给绑住,然后询问过他很多问题吧!”石十四说道。

    “这.......”

    “不要想抵赖,我的手机里面可是有视频证据。”石十四摇了摇手机道。

    廖天回头看了看丘明,那丘明朝他点点头,示意承认也无妨。

    “没错,是我做的。”廖天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承认就好,你知不知道你这已经是......”

    “石老师,你是想说我的当事人犯绑架罪吧!”丘明打断了石十四的话,“我当事人可没有勒索,而且捆绑的时间没有很长,这可算不上绑架。”

    “我可没说绑架。”石十四说道,“你们知道这个孩子是什么人?”

    “一个小屁儿而已,他能是什么人?”廖天不屑地说道。

    “卢奇,你的爷爷叫什么名字?”

    “我爷爷的名字叫卢源。”卢奇大声说道。

    “卢源?叫卢源又怎么样?”廖天奇怪道。

    “廖先生,好像我记得这片军区的前司令员就叫卢源啊!”丘明忽然想起了什么。

    “没错,他的爷爷就是你说的那个卢源。”石十四看着两人平静地说道。

    “什么?”丘明也是一惊,脑子里也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孩子的父亲卢骆是军区的师长,少将军衔。”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们想以势压人吗?”廖天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拷打威胁军队家属,我们可以任务你们是意图刺探我国的军事情报。鉴于廖先生这样的外籍人士身份,我看这动机应该很明显了。”石十四说道。

    “没错,这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刑事犯罪了。看来我有必要向上头汇报,可能要联系安全局的人了。”林翘也十分配合地说道。

    “林警官,有这么严重吗?”杨警官也是神色凝重,他此刻也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

    “事关重大,不是我们公安系统能够担待得起的。”林翘认真地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好意思廖先生。”杨警官此时再看廖天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怀疑,“看来只能暂时将你收押,等上面派人来了再进行调查。”

    “什么?我不是什么间谍啊!你们搞错了!丘律师,你可要帮帮我。”廖天脸色大变。

    “没错,我的当事人他.......”

    “丘律师,现在不是和你谈法律的问题。现在涉及到国家安全,如果你再替廖先生开脱,我怀疑你也涉嫌间谍犯罪哦。”

    “没有,我的意思是这廖先生去药王山怎么会刺探什么情报。”

    “那他去做什么?”石十四笑道,“他又不是偷猎者。他混在里面的目的,那就是冲着我这位学生来的。现在外国的间谍情报网异常强大,说不定你这个家伙就是知道了我这学生的身份,然后假借游览为名,意图拷问我学生。”

    “这都什么和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学生的身份。你看我不也是刚刚才知道啊!”廖天连忙辩解道。

    “你的这些话不用和我们说,等安全局的人来了,你和他们去说就好了。”

    “林警官,其他的那些人呢?”杨警官问道。

    “那些偷猎者嘛!目的性很明显,而且证据确凿,就以偷猎罪指控就行了。”林翘回答。

    “不对,不对。我和他们是一路的,我可没有从事什么间谍活动。”廖天连忙说道。

    “不能吧!”林翘笑着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廖先生可是频繁出入国内外。而且资料显示的你行动轨迹,可都是围绕着这些保护区转呢!”

    “而且这些保护区所在位置,离那些军区很近,实在是不引得我们往那个地方想。”石十四也道。

    “我没有,我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啊!再者说了,我怎么也算是炎黄子孙,怎么能做那种出卖祖宗的事情啊!”廖天连忙辩解道。

    “这么说来,廖先生还是爱国人士咯!”

    “那是当然。”

    “那就奇怪了,你既然不是去那里打猎的,那你去那里做什么?我们实在难以想象。”

    “谁说我不是去打猎的,我就是去打猎的。昨天我还打了几只野鸡呢!”廖天大声说道。

    “好了,林警官记下来了吗?”石十四回头对林翘说道,“犯罪嫌疑人亲口承认的口供,这个证据应该是不容置疑了。”

    “放心全部记下来了!”林翘一本正经地回答,接着她转向大脑宕机的廖天说道,“廖先生,现在我们可以正式指控你偷猎国家保护动物。”

    “什么?”此时廖天才觉出味来,“你们几个刚才是套我的话。”

    “没错,就是套你的话,怎么样?”石十四冷笑道,“不过现在这些已经成为呈堂证供了,你想抵赖也抵赖不了。是吗?杨警官。”

    “没错,刚才我确实听到廖先生亲口承认犯罪事实。”杨警官也接话道。

    “杨警官和我们没有厉害冲突,那他作为证人应该毋庸置疑了吧!我的丘大律师。”石十四也没有放过一旁的丘明。

    “这个......”刚刚还伶牙俐齿的丘明,此刻也是脑子一团浆糊了。

    “我不认,你们算是诱导供词!”廖天大声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大老粗懂得还不少呢?”石十四微微一笑,“你要推翻刚才的话也可以,我们可以立刻联系安全局过来调查。”

    “这个......”廖天和丘明满脸苦涩地面面相觑。

    要说着廖天犯间谍罪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底子可不干净。那安全局的人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主,万一查出点什么来,自己的下场可能被判盗猎罪更惨。

    此时石十四递给廖天的一杯是苦水,令一杯是毒酒。无论廖天怎么选择,都是可怕的下场。

    “两权相害取其轻”,丘明也只能朝着廖天不住地使眼色了。

    最终廖天也不得不承认在药王山盗猎的犯罪事实。而这个盘踞在药王山附近的盗猎团伙终于被一网打尽。这实在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情。

    除了公安局,林翘对石十四说道:“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还有急事,先回队里了。”

    “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让你千里迢迢过来帮忙,实在是不好意思。”

    “哟,我们的十四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那是当然,我可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主,要不要我请你吃饭?”石十四笑道。

    “算了,还是改日吧!”

    “改日吧......”卢奇和守山听了,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什么老师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我走了!”林翘白了这三人一眼,自顾自地上了红色帕萨特,一溜烟地飞驰而去。

    “石老师,我们似乎干坏事了啊!”守山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没事。”石十四强颜欢笑道,想抽他们的心都有了,但是自己现在到底是老师的身份,也是不好发作。“看来只能等回沂海市后,再想办法向林翘解释了。”

    “石老师,刚才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那口才,那诡计真的是......”卢奇一脸崇拜地说道。

    “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啊!”要不是深知这卢奇胸无点墨,这石十四早就发作了。

    “石老师,我听说这个廖天在这块地方还没有人敢动他。您还真是个狠角色。”守山说道。

    “区区一个地痞算得了什么。谁要欺负我学生,我自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石十四哈哈笑道。

    “没想到我们生存社最后一次活动,竟然还除掉了一个恶棍。这也算是圆满结局了。”

    守山的言语中挂着笑容。但是石十四听得出这个社长字里行间里带着些许苦涩。

    虽然这群孩子们在走进药王山之前个个兴高采烈的,但现在他们回去面临着社团解体的结果,身为社长副社长的两位男子汉,此刻的脸上也多了些愁云惨淡。

    “好了,刚刚立了功,怎么愁眉苦脸的样子。”石十四安慰道,“这一次的收获可不仅仅是抓到了罪犯,也让我想到了保住生存社的办法。”

    “真的吗?”卢奇兴奋地脱口而出,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归为平静,“石老师,你不是在唬我吧!”

    “是啊!石老师,社团撤销已经是校董事会下达命令的,要想逆天翻盘可是不太可能啊!”守山也泼起了冷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之前不就是吗?”卢奇认真地点了点头。

    “此一时彼一时,这次我保证还你们一个新生存社!”石十四认真地说道。

    “好,石老师。如果您真的能够帮我们保住生存社,我卢奇答应在学校里以您马首是瞻。班级里面如有敢不听从您命令的,我第一个不放过他。”卢奇大声说道。

    “那一言为定。”石十四淡淡道,“不过光凭我一个可办不成这件事情的。”

    看着石十四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卢奇和守山二人心中也是升起了希望。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