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执掌兰苑,冬至相聚
字体设置
    皇家书院坐落在京城近郊,背靠一座小山,环境清幽雅致,冬日里佳木凋零,略显萧瑟,只有那庄严肃穆的亭台楼阁格外醒目。

    “凌月姑娘你来了”,一下马车,就见庄老院士在等着自己,一把年纪的老人家站在寒风里,着实让她有些不好意思,随着他步入书院,耳边传来阵阵读书声,听他介绍,这里如今就读的世家子弟有三十余人,分布于梅兰竹菊四院,而她要看顾的则是兰院里的十个孩子,南弦亦在其中,其余九人与他年纪相仿,都是各家嫡子或是皇亲国戚,最特殊的这里还有一位十三皇子南羽。

    一节课完,孔老院士和庄老院士向兰院的孩子介绍了水凌月,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南弦了。虽然她只在此半天,可还是得到了一间属于她的屋子,供她小憩,虽然算不上正经的教书先生,可也算是有了半个官职,抖了抖放在桌上的白色官服,水凌月微微一笑,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

    墨白帮着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自告奋勇去查看是否安全,如今他倒是自然而然地顶替了景七的位置,而水凌月也习惯了有他在身边,最起码不会很闷。

    不一会儿,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不用说也知是谁。“阿姐”,南弦一进来径直扑进了水凌月的怀里,撞了她一个趔趄,如今这小孩都快跟自己一般高了。

    “挺大个男子汉,还有别人在场,也不害臊”,水凌月将他从身上扒了下来,看了一眼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小男孩,说道,如果她没认错,这就是那位不受宠的十三皇子了。

    “凌夫子好”,南羽看着像变了个人似的南弦,愣了一下,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对着水凌月作揖行礼,打招呼。

    “十三皇子客气了,你是弦儿的好友,在我这里不必拘谨”,水凌月拉着南弦坐下,墨白将两人带来的小点心一一摆上,心里却不住地暗叹,这个小鬼真是命好,水凌月对他简直是有求必应。

    南弦见到水凌月心里高兴,狼吞虎咽吃得开怀,南羽在一旁坐得中规中矩,“慢点,南王府是不给你饭吃么?”伸手擦掉了他嘴边挂着的糕点屑,水凌月忍不住斥责道。

    “哪有阿姐做的好吃,小羽你也吃啊”,南弦自己吃得风卷残云,还不忘招呼南羽,看着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很熟的样子,水凌月在旁一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了朋友,但是有人给南弦作伴这是她喜闻乐见之事。

    还没正式走马上任,她只在书院呆了片刻就打道回府去陪水玉楼过冬至节,“十二岁,生母早逝,自玉潇公主离世后,便养在皇后膝下,皇后过世后,便一人独过……”水凌月念叨着南羽的消息,叹了口气,又是个可怜的孩子。

    夜深人静,皇宫里的正殿隐隐还能听见有断断续续的歌舞声传来,冬至虽不比除夕,可也是阖家团圆的大日子,宫中自然少不了宴会,最西边一处偏僻的院落,灯影晦暗,像极了无人居住的地方。

    “殿下,这是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冬至饺子,奴才已经给您热好了”,小太监捧着一个小食盒急匆匆地走进来,这么多年,连明仁帝都忘了他还有个皇子,这深宫之中,记得南羽存在的,向来只有南栎一个人,而他也是极尽低调,每日除了去书院就是待在自己宫里,再不济就是去东宫看一眼太子。

    南羽放下了手中的笔,将卷轴合上,小太监瞄了一眼,好像是个女人的画像。他沉默地接过食盒,端出了饺子,挥退了小太监,一个人安静地吃着,心里却在想:“若是樰儿皇姐还在,应该也会叫我一声羽儿吧……”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喝……”奕王府里,贺兰棋喝得迷迷糊糊,虽说冬至一般大家庭都会围坐吃个团圆饭,可他草草敷衍了一下,就跑了出来,他爹贺兰钧是吏部尚书,为人清正廉洁,家里虽有庶子,但也没那么多勾心斗角,他这个嫡子乐得逍遥,整日与沈奕舟混在一处,大家也都司空见惯了。

    至于南栎,当今的明仁帝后宫佳丽无数,子女也有很多,先皇后诞下了太子南栎,玉潇公主南樰,还收养了十三皇子南羽,贵妃则有一子南锡一女南锦瑟,其余的皇子公主也是数不胜数。当年嫡公主南樰亡故,先皇后伤心欲绝,不久便离世了,从那以后,后位空悬,贵妃金碧瑶独揽后宫大权。

    南栎身为太子,虽居于东宫,但也一有空就来沈奕舟府上,左右都是没有爹娘看顾之人,更容易抱团取暖。

    “你还真把那丫头弄进了书院,真有你的”,南栎喝了一口酒说道,“那是,有我出马,万事无忧”,贺兰棋一笑,自信地拍了拍胸脯,“这女子来历不明,又与南王府牵连颇多,身后还有个水玉楼,不得不防她居心叵测”,南栎虽是一国储君,却也没什么门第之见,若是沈奕舟真心喜欢,他自然也像贺兰棋一样乐得成全,可是他实在不放心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你错了,她牵扯的只有南弦一个人”,沈奕舟一想起那日水凌月的反应,忍不住反驳道,“你怎么就确定南弦不跟他父亲一条心?”南栎反问道。

    “你放任南羽与他来往,难道不是如此想?”沈奕舟看了他一眼,彼此多年的兄弟,很多话自然懂得不必言明。

    “樰儿已死,你这奕王妃的位置给谁我不掺和,但是不能是无法知根知底的人,老一辈的覆辙我们不能在重蹈了”,南栎仰头闷了一口酒,便起身离去,贺兰棋已然醉倒一旁,沈奕舟转着酒杯,半晌抬手将酒尽数淋在地上:“一朝血雨染忠骨,世上再无凌楚歌……”

    这是墨白第一次在外面过冬至,当然也是水凌月第一次没有与凌景岚一起过冬至,本来水玉楼提议回去枫月山庄,可是一来一回要好几天,照影阁的生意刚步入正轨,南弦那也是多事时节,她自己也是繁杂的事务加身,只好写信给凌景岚,告诉他除夕在回去陪他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