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华北大旱
字体设置
    朝堂之上,正首龙椅之上,朱见深笔挺挺地坐着,圆脸上挂着不长不短的胡须,似会随着他生气的喘息微微摆动,他静静地听着大臣们汇报着华北的灾情,一言不发。

    “陛下,自前年以来,华北连年大旱,生产劳作俱断,今年伊始,京畿、山东、湖广、陕西、河南、山西相继有大旱之灾。前年就有传闻,百姓不堪灾疫之苦,道德丧,人相食,真是骇人听闻啊!”万安汇报着灾情。

    “朝廷每年拨出这么多赈灾款和赈灾粮食,为何还有此等悲剧?前年开始的每笔赈灾款都用去了何处,怎无人将具体账目呈报上来?”朱见深终于还是忍不住怒火发问了,灾情连年发生,似是上天对他统治的不满,他惧怕,明明自己有指导赈灾,也敬畏神明,定期让和尚道士们求雨,怎还是灾情不断?

    万安吓得立刻跪下,对于具体账目之事,他一个字也答不上来,他的腿发抖着,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喊道:“万岁洪福齐天,保我万民,万岁皇恩浩荡,佑我四海,万岁,有您这尊活菩萨在,定能保佑华北喜降甘霖。”

    几个内阁大臣听得阁老这样,立刻也跪下给朱见深磕头,高呼万岁,只想着用这旧招数把事情糊弄过去。

    朱见深对这招也开始听得烦了,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宣布下了朝。

    ……

    京城里,张府。

    “张姑娘,我有一事不明,京城里人人都说张姑娘是惩恶扬善的侠义女子,那日在山洞之中,姑娘为何会及时出现救了我一命,那道人与姑娘又有何仇怨?”朱祐樘问道。

    “师父来信说,你们二人身份尊贵,为查清某些事情,必会上门来寻我,果不其然。”张嫱一笑,继续说道,“你我初相识,本不应将家中私事告知于二位,不过你们二位因有求于我,也是将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告知了我,既然你们身份尊贵,我将此私事告知,说不定你们二位也能帮到我。”

    “我父亲有一好友,亦是我师父虹姑的兄长,名齐鲁,我父亲就是因为齐鲁叔父才认识了虹姑,让我拜了虹姑为师,学习武艺和医术。齐鲁叔父在陕西凤翔府岐山县做小吏。岐山知县名周哲,周哲的母亲在旱灾后感染了瘟疫,而那周哲的两个孩子本就是残障儿,如此一来,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难,这岐山县的主簿费君就向周哲推荐了一个道人,名叫勿虚道长,也就是你们之前在山洞里所见的那一位。勿虚道长用下三滥的手段,将周哲骗得心服口服。”

    “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朱祐樘好奇地问道。

    “唉,百儿。姑娘你请继续说。”李文君道。

    “哈哈。”张嫱一笑,“江湖上有十大骗术,风、马、燕、鸟、瓷、金、评、皮、颜、挂。而这勿虚道长便是马,无人知道他本是什么身份,这些年突然成了朝中的红人,朝中官员无论官职大小,都找他解决难题。”

    “这与张姑娘的齐鲁叔父又有何关系?”李文君问道。

    “正是这周哲误信了那勿虚道长的话,说我齐鲁叔父是岐山县的不祥之人。华北大旱,岐山百姓互食,惹得圣上大怒,周哲认为我齐鲁师父与岐山县运途相克。现在岐山知县周哲已将我叔父关入县衙牢中。”

    “竟有这般愚昧无知,罔顾王法之事。”朱祐憆愤愤道。

    “如今京中都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何况是知县可以一手遮天的小地方。”张嫱道,“我们平常人家,最缺的就是人脉、关系。我父亲仅是个生员,师父与我纵使武艺再高强,也绝不可能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解救出叔父,我希望这位贵客,能帮帮我们,救出叔父。”

    “张姑娘放心,我定竭尽所能帮助。”朱祐樘犹豫都没有犹豫就应承了下来。

    李文君看了朱祐樘,对着张嫱一笑,道:“张姑娘,我看这时候不早了,感谢张姑娘帮我们解了谜题。待我们回去仔细研究一番,再与张姑娘商量解救您叔父的办法。”

    张嫱明白李文君的话,对这事似有为难之处,她只能求助于眼前这个少年,对着朱祐樘一笑,略带羞涩,眼里又有着千般柔情,给朱祐樘行礼,“那张嫱就先谢过公子了。”

    朱祐樘痴痴地望了望眼前的娇俏女子,问道:“张姑娘,若不嫌弃,明日我们一齐前往凤翔府?”

    张嫱听到这话,一下子就绽开了笑容,向着朱祐樘连连行礼道谢。

    李文君帮忙扶起张嫱,又扯了扯朱祐樘的衣袖,朱祐樘抿嘴一笑,道:“我尽力一试。”

    ……

    “贞儿,你说的这些,是万万不可的,储君之事是国之根本,太子勤勉聪敏,堪当大任。”昭德宫内,万妃**着靠在朱见深怀里,朱见深摸着她的秀发,闭着眼睛慢慢说道。

    紫烟弥漫在整个寝宫,前一刻的朱见深虽在天堂之中,在蓝天柔云之下,在绿荫繁花之间,他兴奋地骑马狂奔,举起弓弩,攻下猎物。

    但这一刻他还是保持着清醒,淡淡地说出那句话。

    跌回人间的万妃,听着这话,望着桌上点着的宁神香,再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鬓角渗出汗珠的男人,瘪了瘪嘴,背过身去。

    次日,朱祐樘向皇帝请示,“华北大旱,百姓苦不堪怜,儿臣希望亲自前往陕西,赈灾救济百姓。”

    朱见深突然想到昨晚万贵妃说的那些话,想着去华北也是给太子一个锻炼的机会,也可以借此考验太子的能力,便答应了,道:“华北大旱,朝廷多次赈灾救济,可却发生了百姓互食此等人伦惨剧,也不知从京中到地方,赈灾款是如何在使用的,你也大了,去看看也行,使四个内廷军同你一齐前往调查此事。”

    机缘巧合,皇帝顺利地答应了朱祐樘的出行,朱祐樘与四个内廷军一齐出发,骑马来到了张府门口。四个内廷军都曾是西厂最绝顶的高手,绰号分别叫:西胡、东突、北丹、南野。常年在汪直身边,前年汪直被任命为大同镇守太监,群臣上奏罢免西厂,皇帝也同意了,这四个高手便调到了东厂当差。

    张府门口,东突下马道:“爷,臣去敲门。”府里的张嫱听着马蹄声便知朱祐樘没有失信,便拿上一个红色的小包袱,从后院牵了匹马,来到了张府院门口,还没等东突敲门,张嫱便打开了门。

    “张姑娘。”朱祐樘见张嫱出来,立刻下了马。

    西胡和东突二人帮着张嫱将马儿牵出大门。

    就这样,一行人出发前往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