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北京,是南来北往的人们最神往的祖国心脏。

    旅游、开会、探亲、购物,都成了要到首都走一走,看一看的首选。

    新世纪初,又传出到北京必沾“五气”:长城的霸气,故宫的神气,颐和园的秀气,鼓楼的财气和万寿寺的灵气。然而,在北京就读的莘莘学子,对他们最具吸引力的莫过于北京图书馆了。

    四月的北京,街边的杨花飞飞扬扬,好似那调皮的春妹子刚打转回人间,便学着冬爷爷搅起漫天飞雪,要与人们逗趣一番。

    上午,北京图书馆的大门一敞开,人们拍打干净沾在衣服上的杨花飞絮,潮水般涌进这知识的海洋。那时,BB机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手机尚未普及,智能机还是凤毛麟角的奢侈品,书籍当然是阅读者的首选。特别是喜欢阅读原著的读者,更是扎堆图书馆。瞧,他们有的带上笔记本和放大镜,有的甚至带着几只烙饼一壶水,看来都是些决心在这里呆上一整天还欲罢不能的“书痴”。

    人群中挤进了一位衣着十分朴素的高挑个年轻人,他是在北京攻读经济学博士生的武尚哲。快毕业了,甭猜,肯定是在撰写博士论文。他原先的选题是“论改制后的国有企业对国民经济的震撼和影响”,口子开得太大,感觉到自己还不具有驾驭这一命题的能力,他决定放弃。选什么题目呢?在备选题中有关于少数民族题材的,这也是他相当关注的课题。于是他叩响了北京图书馆知识海洋的大门,他要在这片海中游弋,在这片海中寻宝,在这片海中发现夺目的珍珠。

    在少数民族资料库阅览室,一篇论文映入他的眼睑:《千家峒七百年迷踪》。

    千家峒?好一个吸引眼球的名词!

    武尚哲一口气读完论文,他好象走进了神奇的“伊甸园”,不,好象是闯进了陶渊明的“世外桃园”。难道我们的瑶族同胞真有如此传奇的圣地?他激动地查阅作者:宾盛中,北师大社会学教授!

    武尚哲心里盘算着:千家峒,这是一个口子又小又具有现实意义的好题目。事不宜迟,本打算在北图泡上一天的武尚哲想立即拜访宾教授。

    武尚哲低着脑瓜子,急匆匆出了北京图书馆,却不料走得又急又快,楞头青似地活生生将一位小姑娘撞了个四脚朝天。

    “瞎眼了你!”羞得满脸通红的小姑娘边爬起来边骂。

    知道闯了祸,武尚哲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扫了姑娘一眼:真美!一位标准的南方美人儿。她手中拿着一支小旗,后面还跟着十几位游客呢。天哪,我闯倒的是一位导游小姐!武尚哲忙不迭的赔着不是,恨不得马上转身逃之夭夭。

    那姑娘可不是吃素的,闯了祸哪有这么容易脱身?

    她指着被微微撕裂了一道小缝的衣服下摆:“说,怎么了结?”

    武尚哲不安地看了一眼,那是一件小巧而很薄的羽绒服,纯白的底儿,加上两大块紫罗兰弧线色块镶在左右襟,一上一下,属一种不平衡的对称,显得很大气,很有个性。

    的确,下摆是有一道小裂缝。

    姑娘带领的游客们大都是年轻人,当然爱看热闹,当然爱跟着起哄。反正吃瓜群众不嫌事大!

    武尚哲尴尬极了,他什么话都不说,撕下一张纸条,“唰唰唰”迅速写了几个字递给姑娘,丢下一句话:“这是我的地址,我赔你!”话语中透出一股浓浓的广西桂柳腔。

    姑娘接过纸条,迅速地扫了一眼:“北大经济学院学生武尚哲,电话(010)88456633”。她情不自禁地看了武尚哲一眼,好个英俊高大的北大学子!姑娘禁不住怦然心动:“我叫唐婷,桂林‘春之光’旅游公司导游。这次我是临时顶班,大后天要带团到加拿大。你……走吧。”

    武尚哲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离开了。唐婷却呆呆地看着武尚哲的背影,有点儿神不守舍。游客们戏谑地笑她:“唐导,人家走远了,要不回宾馆再给他打电话索赔?”

    “去,去!一个穷酸学生,他赔得起?”

    武尚哲记挂着论文选题,他打听了三天,好不容易才找到宾教授的住宅。上门一看,宾教授不在家。再打听,原来是到外语学院给外国留学生讲中国少数民族风情课去了。

    没办法,只能硬等。

    他坐在宾教授家楼下的草坪,呆呆地想着自己的选题。可是那张咄咄逼人又娇艳秀丽的唐婷不时在自己的脑海里浮出头来,搅得他有点儿心神不宁。

    武尚哲呀武尚哲,今天你是怎么啦?平日里对异性目不斜视的“老夫子式”的学子,怎么就对一位桂林美女那么上心?不对!上心的好象不是对人,而是对她的职业。

    不错,是旅游业!

    对呀,千家峒这么神奇的地方,难道不会蕴藏着巨大的旅游商机?难道不能融进桂林大旅游圈?武尚哲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振奋,他不禁在草坪上来来回回地走动着,思考着。

    “小伙子!小草有生命,不要践踏它哦。”

    武尚哲抬头一看,一位刚想上楼又折回身子的中年学者正严肃地批评他呢。

    “对不起。”武尚哲忙走出草坪,“请问您是宾盛中宾教授吗?”

    “小伙子,你……找我有事?”

    “宾教授,总算等到您了。”武尚哲抑止不住兴奋的心情,“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我的毕业论文选题。”

    “踩踏小草的心态,能写好毕业论文?”宾教授毫不客气。

    “我错了。”武尚哲低着头,“教授,请给青年人一个改正的机会。”

    宾教授还是沉着脸:“请吧。”

    一进宾教授的家门,武尚哲开始忐忑不安了。他不知这位严厉的师长会如何挑剔自己。刚才教授为小草的吐槽已让他狼狈不堪。

    还好,宾教授亲手为他砌了一杯茶。

    不过武尚哲起身接茶杯时,紧张得甚至连声“谢谢”也忘记说了。

    “谈谈吧。小伙子,你打算写什么选题?”

    “我叫武尚哲,北大经济学院经济学博士研究生班学生……”

    看来宾教授对武尚哲还有一丝不快:“我对你叫什么,在哪儿念书不感兴趣。直截了当,谈谈你的毕业论文选题吧。”

    “哎,哎。”武尚哲清清嗓子,小心翼翼地说开了,“教授。我认为,中国的旅游开发将会成为国民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

    “不用你认为,现在这个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宾盛中不太给脸,纠正了一句又做了个请继续讲的手势。

    “是,是。”武尚哲开始冒汗了,“我认为,著名的老景点需要重新整合固有的资源,但具有历史厚重感的原生态景区的策划,将是今后旅游开发的一个重大课题,一片新的天地。”

    “唔,有点意思,请说具体一些。”

    “我注意到了千家峒。宾教授论述千家峒的文章震动了我,特别是十二支牛角节的传说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十二是什么?是地支,也是我们古代历法上的一个轮回。说穿了就是周而复始,就是锲而不舍,就是世世代代!”

    “嘿呀,小伙子想法挺新颖!”

    “十二支牛角节代表了被迫迁徙的千家峒瑶族人民世世代代寻根的愿望,这将是千家峒旅游开发的一个切入点。一、它有历史厚重感,容易吸引海内外瑶族同胞寻根祭祖;二、它有传奇色彩,它向世人展示千家峒将是一个神秘而新奇的大景区;三、可以演变出多个话题、多种猜想、多层卖点。”

    “你相信十二节牛角是真有其事吗?”

    “首先,我相信真有其事。即便寻到最后也没有牛角节的任何下落,它也是我们寻根的一个过程,是我们带动新景区开发的引擎。教授,我的博士论文打算论述千家峒的神秘历史与我国旅游新景点开发的前瞻性策划。”

    “好样的!”宾教授狠狠地拍了一下武尚哲的肩膀,“你叫武什么来着?”

    “武尚哲。”

    “哦,武尚哲。我们一起将你这篇博士论文写好!”

    东方呈现出鱼肚白,宾教授家客厅的灯还亮着,一中一青谈得正欢……

    在地球的另一端,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正是下午四点多钟。一队来自广西的中国旅游团引起了当地居民的好奇,因为旅游团成员大多穿着苗、瑶、侗、壮等广西少数民族服饰,十分抢眼。这支旅游团是以广西民族商业考察的名义,由当地华人社团发函邀请才成行的。

    当地居民从这支特殊的中国旅游团员们的脸上,读出了自信、进步和欢乐。

    瞧,年轻貌美的导游员唐婷正熟练地向团员们介绍着多伦多和安大略湖的美景呢。

    旅游团正要离开美丽的安大略湖畔,唐婷叫大家停下清点人数。

    她照着名单一一点名,发现有位旅游团成员失踪了!

    这不禁让她惊出一身冷汗:不会是有人趁机“叛逃”吧?

    她着急地查询着失踪者的名字:不是别人,正是桂林海蓝公司策划部经理卢凤鸣。

    卢凤鸣?

    唐婷想起来了,这位仁兄的眼睛可不老实,停留在景点的时间少,往年轻姑娘脸儿上瞟的时间更多。不错了,他就老是用眼角那不易被人察觉的余光悄悄捕捉自己,可憎可恨的白领哥们!

    唐婷安排好其他团员在大巴上等候,自己折回安大略湖沿湖畔细细找寻。

    正在她寻得焦急万分时,一辆“劳斯莱斯”嘎然停到她身旁。从车上下来一位中年妇女,一开口竟是家乡话:“小姐,中国人?”

    “是呀,是呀。阿姨,我是从桂林带团来旅游的导游唐婷。”

    “啊,我叫奉晓红。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们一位团员走丢了。”

    “上车,我慢慢开,你细心找。”

    唐婷求之不得,立即钻上了奉晓红的车子。两人开着车四处寻找,这一来效率提高多了。终于,在临湖的一张太阳伞下,唐婷发现卢凤鸣正翘着二郎腿与几位金发女郎聊得火热。

    唐婷气得要命,她下车三步并成两步冲到卢凤鸣身边:“小白脸!你发女人痨了是吗?”

    卢凤鸣嬉皮笑脸地站了起来:“我的好妹妹,别生气嘛。”

    “全团人只等你一个,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我呢,只等你一个。”卢凤鸣的眼神和语气里充满着挑逗。

    气极了的唐婷猛然一把将卢凤鸣推下湖去,惹得四周的金发碧眼们发出一声惊呼。幸而此处湖水不深,仅没腰而已。虽已四月下旬,多伦多的天气比北京更冷一些,只见那卢凤鸣站在齐腰深的湖里,瑟瑟发抖,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

    唐婷知道自己闯了祸,忙与奉晓红伸手拉他。

    当落汤鸡似的卢凤鸣爬上岸时,唐婷又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弯了腰。

    唐婷与奉晓红交换了名片。她盛情邀请奉晓红回国旅游,说是要请她尝尝桂林特色小吃——马肉米粉。

    奉晓红笑了:“马肉米粉?好呀,有机会回国一定去桂林找你。”

    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冻着了,卢凤鸣冲着唐婷连连打了几个喷嚏。唐婷捂着脸儿一把将他推上大巴:“你找死呀!”

    “要死也是你害的。啊——啾!”

    “要不……先送你回宾馆?”

    “哎,冲你唐导对我的这份关怀,我还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了。”

    旅游团在唐婷的带领下继续畅游多伦多的景点,卢凤鸣却一直呆在车上。一到有当地导游带团的景点,卢凤鸣就要求唐婷在车上陪他。唐婷当然不干,她不知什么时候,买来了内衣内裤和一套保暖衣,“唰”地一古脑扔给卢凤鸣,要他趁游客们进景点参观时,把湿衣服给换了,别再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也是你让我丢,让我现的!”卢凤鸣一边嘟哝,一边在关了车门的大巴上换下湿衣裳。

    回宾馆的路上,卢凤鸣悄悄给唐婷塞了张名片:“记住,你欠我一份情!”

    唐婷故意将名片弄丢在地上:“哎呀,谁的名片掉了?”

    卢凤鸣脸也不红,捡起来径直塞进唐婷的小挎包:“管他谁的,明骗也好,暗骗也罢,多个朋友多条路,日后兴许对你有用。”

    唐婷也不答理他,关照其他游客去了。

    回到宾馆,唐婷很快分配完房间,自己也走开了。

    卢凤鸣着急地叫道:“唐导!我的房间呢?”

    “你?你是叫卢凤鸣吧,你不是走丢了吗?没你的床位了,我也不欠你什么……你就到A座713房打地铺吧。”说完丢了张房卡给卢凤鸣,转身走了。

    卢凤鸣又好气又好笑,来到A座713房,是间单人房。

    他操起电话挂给唐婷:“唐导,我地铺打好了,过来参观指导?”

    “尊敬卢先生,地铺打好啦?很好,做你的美梦去吧!”

    卢凤鸣果然失眠了。他迷迷糊糊的,真像是在做梦……又像是在过电影。唐婷那漂亮妞的一颦一笑,一骂一俏,足够他回味整个晚上。

    不错,我卢凤鸣就是痴上她唐婷了!

    追求爱情就像驾着独木舟畅游大海:随波逐流,任意漂荡。

    或许某天早晨,就能看到海平线上喷薄而出的红日;

    或许某天夜里,就能享受到风平浪静中陪伴皎月的抒情。

    即便是遇到狂风巨浪,卢某我粉骨碎身时,也能自豪地说:某年某月,我曾经大胆疯狂地追求过美丽的心上人!

    回国那天,旅游团来到飞机场。从颇带寒意的室外,进到暖融融的候机厅,忙着帮团员们换登机牌和托运行李的唐婷显然发热了。她脱下羽绒外套,正想放进行李箱,卢凤鸣一把接了过来:“唐导,羽绒外套放行李箱不方便,凤鸣愿意效劳。”

    唐婷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羽绒外套衣兜里有几十万块钱,丢了你赔?”

    “一分不少,照赔。”卢凤鸣笑得特别腻。

    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唐婷当然猜得到卢凤鸣的心思。

    不过对厚脸皮发脾气是没有用的,脸皮太厚没有任何质感,看不出真诚,更看不出害臊。他愿受累,自己得个清闲,不闲白不闲。

    登上飞机,唐婷安排好团员们的座位和安置了大家的随身小件行李后,无意中看了卢凤鸣一眼,他还是那么尽心尽责地紧紧搂着唐婷的羽绒外套,这位仁兄因为昨晚失眠,早已软和的座椅上“呼呼”大睡。

    唐婷笑着摇了摇头,可眉头突然一皱,咬着牙小声骂了句“变态!”

    原来,这位仁兄在梦中竟狠狠地吻了一口紧搂着的羽绒衣!

    北京城。

    不久,在宾教授的指导下,武尚哲的博士论文完稿了。

    宾教授连续读了三遍,十分赏识。

    这篇论文在答辩会上得以顺利通过,宾教授打破从不单独请后辈吃饭的惯例,邀请武尚哲到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餐烤鸭。席间,武尚哲向宾教授提出了千家峒十二节牛角的猜想图:他估摸着画下了一支牛角号,用传说中千家峒的十二姓氏分别标注在十二节牛角上。他猜想,十二节牛角上还会刻字或是带有什么标记。

    宾教授觉得这种猜想很新鲜,他笑着问武尚哲:“如果真是刻有字,将会是什么字呢?”

    武尚哲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千家峒瑶胞五百年后再相聚”十二个字。

    宾教授笑了:“也许吧。不管怎么样,这意思错不了。”他鼓励武尚哲到千家峒去,或是到桂林去,从历史的角度考察一下旅游选点的历史纵深感和人文内涵问题。

    宾教授语重心长地给武尚哲指出:做学问要善于发现,不仅是在书本中发现,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发现。

    “发现”是一门学问,它需要扎实的学识理论基础,需要长期的积累和丰富的阅历。我们常说的“灵感”,实际上就是一种特殊的发现。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爱因斯坦发现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无不说明了知识积累和善于发现的重要性。

    千家峒就需要深层次的“发现”!

    宾教授还告诉武尚哲,即便是目前国内旅游业尚未形成大气候。不过可以大胆预测,在不久的将来,像千家峒这样有历史厚重感的原生态地区,很有可能开发成瑶家圣地式的旅游景点。就像这全聚德烤鸭,它创出了规模,它创造了名牌,人们吃的是全聚德的名气,扬的是全聚德的历史。

    宾盛中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如果以两广人的口味来衡量,也许它的味道未必比得上价钱便宜得多的广州烧鹅和柳州烧鸭。”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