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五
字体设置
    东篱村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廖家豪根据父亲生前的描述,仿制了一节牛角,混迹于赌场和各种与文物有关的场所,试图借此引出真正的牛角节,进而发现有关瑶族大迁徙时为何要将牛角分为十二节的奥秘。

    那天,他看见李敬尧手中拼死护着的牛角节,心中也不由得一阵兴奋,虽然他知道那节牛角并非自家祖传,听父亲对廖家那节牛角的描述,应当比李敬尧手中那节要窄得多。

    显然,他从中证实了两件事:一是分十二节牛角是真有其事,二是牛角节里一定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廖家豪又来到“天虹”娱乐天地。

    他来到溜鸟老大爷身边,逗着笼中的画眉:“来,唱支曲儿。”

    逗鸟的墩厚老大爷笑笑说:“鸟儿唱歌是要报酬的。”

    “报酬?那天我见它还唱哪。”

    “那天它看见了牛角节,这就是报酬。”

    “老爷子,是你对那位被打的先生手中的牛角节感兴趣吧?”

    “年轻人,你也很关注那牛角节啊,看来你身边也收藏了一节吧?”

    廖家豪愣了一下:“我只对打架斗殴感到好奇。”

    老大爷似在自言自语:“老扁头不识宝啊。瑶家在千家峒血案的危急关头分了十二节牛角,意味着什么?那是十二本天书哪!唉,天书就是天书,谁能读得懂?小伙子,我看你也没开天眼。别费心了,别炒作了,随缘吧,炒作就是陷阱,炒来炒去,有人还上了假牛角节的当。”

    廖家豪凑近老大爷:“老人家对牛角节真的感兴趣?”

    “我只对逗鸟感兴趣。”老大爷漫不经心地逗着笼中小鸟。

    廖家豪神秘一笑,悄悄亮出一节牛角:“真的不感兴趣?”

    老大爷瞟了一眼:“假的。”说完拎起鸟笼哼着小曲走了。

    廖家豪若有所思地呆呆站了一会儿,不禁微蹙双眉,慢慢走进了赌场。

    这天赌场特别的热闹,原来是新来了一位满脸横肉又气派大方,十分豪赌的森哥,他左手老是拎着一只陈旧不堪的宜兴茶壶,边赌边抿上一口,很是悠然自得;右手则总是挽着一位漂亮姑娘,可是每天挽着的姑娘总不会是同一位。

    说来也怪,自从森哥一进赌场,他下的赌注不断赢钱。

    赌局一揭,森哥又赢钱了,一名大耳窿突然在森哥背后高叫:“他出老千!”

    这一叫,围上来几名大耳窿,赌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你敢说我森哥出老千?”森哥微闭着高傲的双眼,猛地一掌将身后的大耳窿打出丈余。挽着的姑娘打了个趔趄,惊叫着跑开了。

    大耳窿们一拥而上,捉住森哥撕打,可是并占不到什么便宜。

    “叭”!森哥手中的宜兴壶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廖家豪挺身而出,拦住了大耳窿们:“怎么,又想制造一起血案?”

    “误会,误会。”老扁头赶忙过来息事宁人,“森哥大人有大量,请上楼,我给你赔个不是。”

    森哥朝廖家豪爽朗一笑:“谢谢这位老兄出手相帮。老板,我不追究你这帮小兄弟打人,不过……”

    “不过什么?”

    森哥指了指地上摔碎的宜兴壶:“这东西你得赔我。”

    “来呀,封上一万港纸,让森哥消消气。”

    “一万?”森哥掏出一张文物鉴定书,“请老扁头看看,是一万的货吗?”

    老扁头接过鉴定书一看,脸色煞白:“森哥,你讹人!”

    “看清楚了,这是一件五千万的国宝级文物。”

    老扁头向大耳窿们一挥手:“森哥,我、我与你拼了!”

    岂知森哥冷笑一声,打了个响指,“呼啦”一下进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一下将老扁头架了起来。

    森哥向赌客们招呼道:“今天赌场关张啦,请结账走人吧。”

    就这样,老扁头成了最大的输家。这时他才知道森哥有黑社会背景,他的后台老板正是鼎鼎大名的钱万贯。无奈之下,老扁头将赌场盘给了森哥,自己摇身一变,成为钱万贯的手下。

    “钱万贯?”当森哥说出自己老板名字时,廖家豪大吃一惊。

    森哥劝廖家豪入伙,家豪说自己懒散惯了,自由漂泊惯了,从来无意于什么后台和靠山。

    交谈中,森哥无意中漏了一句:豪哥,娘丢了崽,不是一个人能找得回来的。

    一句蹊跷话引起了廖家豪的警觉。

    周家峒安排好桂林的事务回到香港,廖家豪当夜就秘密拜访他,告诉了在赌场发生的事情,周家峒不禁蹙起了眉头:“钱万贯是神龙不见首尾,他有黑社会背景!”

    “听说过这个人。讹下赌场……他究竟想干什么?”

    周家峒摇了摇头:“猜不透。”

    “难道是冲着瑶家那十二节牛角来的?”

    “何以见得?”

    “李敬尧在赌场无意中露出了牛角节,接着‘蹊跷人’在网上揭开了牛角节的神秘面纱,引出了香港岛有人出百万美金收购牛角节和十二节牛角可以拼成千家峒藏宝图的帖子。要知道,天虹娱乐天地正是位于香港岛。再接着是宾盛中教授发现了第一节真正的千家峒牛角。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十二节牛角真实存在且有人确信可以拼成千家峒藏宝图!”

    “对,重金驱使,必然有鬼蛇出动。”

    “我想李敬尧在桂林的失窃,极有可能与牛角节有关,极有可能就是钱万贯一手策划的。我估计,钱万贯的黑手已经伸向桂林。”

    “家豪,可否愿到桂林助敬尧一臂之力?”

    “既然家峒兄吩咐,小弟岂有推辞之理?我也正想去桂林一趟,在桂林多留些时日,尽量帮敬尧就是。”

    桂林正值阴雨天气。

    与其说天气会影响人的情绪,不如说人的心境能感悟出天气的意涵。

    就说这阴雨天,有人感悟出绵绵思绪,有人感悟出百结愁肠;

    桂林的阴雨却让人振奋,让人赞叹,因为人们从中感悟出阴雨中“甲天下”之美景,感悟出这座桂花城的高妙神秘——君不闻,桂林美景千千处,烟雨漓江奇中奇!

    唐婷带团从韩国首尔回来,便急着打电话约武尚哲见面。

    武尚哲在电话中说,正在火车站处理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时间与她见面。

    可当唐婷赶到桂林火车站时,远远看见武尚哲与一位年轻女孩肩并着肩的亲昵背影——这女孩背影好熟悉呀,是谁?她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两个背影已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阵醋意涌了上来,唐婷恨得牙痒痒地叉腰四处张望了好一阵,掏出电话叫来了憨头憨脑的表哥老杈,让他帮助自己逮住武尚哲和那个背影很熟悉的女孩:“太气人了,他说有重要事情,原来是和别的女孩拍拖!”

    “找呗。”老杈嘴里能嘣出一两个字,已经很不错了。

    两人在火车站里里外外分头找了个遍,毫无结果。

    唐婷怒气难消,为了找到武尚哲泄愤,她干脆追到海蓝公司。

    “请问小姐找谁?”黄鸿涛客气地迎了上来。

    “找谁?找你们公司的武尚哲。”唐婷毫不隐讳,理直气壮地告诉黄鸿涛说自己是武尚哲的女朋友,要马上见到武尚哲。

    黄鸿涛不敢怠慢,立即让人查找武助理的下落。

    早就垂涎于唐婷的卢凤鸣听说自己的“女神”来了,着了魔一般的冲下楼来:“婷婷,来到公司,干吗不上我办公室坐坐?”

    “你的椅子有刺!”

    “哟,婷婷,现在是你身上有刺。”卢凤鸣嘻皮笑脸,“走嘛。我刚买了一张歌碟,周冰倩的,有一首歌你肯定喜欢。”

    “周冰倩?什么歌曲?”

    “真的好想你。”

    “少来这一套!”唐婷为了见武尚哲,面无表情地上了楼,卢凤鸣忙不迭地跟在后面。

    唐婷走起路来,确实别有风韵。那很有节奏感的步履,披肩长发随之扬动,彰显出十足的自信和高傲。

    飘逸流动的倩影最容易吸引异性的眼球,这不,唐婷的到来立即引起了宋氏少爷宋小波的注意。

    宋小波名义上在海蓝公司挂一个“公关部副经理”的职务,但整天无所事事,东溜溜、西看看,人们对他习以为常,只当是总裁老爹宋春林在公司给儿子挂名发零用钱。

    宋小波生性好动,磨就了一付颇有厚度的脸皮。

    他第一眼见唐婷,魂没了!

    就是这第一眼,生出了许多想入非非,惹出了许多乱七八糟。

    在走道里盯上唐婷,宋小波一直跟到了卢凤鸣的办公室,还厚起脸皮直闯进去:“哟,卢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了!”

    卢凤鸣对宋公子不能不客气:“宋经理,这是我女朋友唐婷。”

    唐婷杏眼儿一瞪:“普通朋友。”

    “嘻嘻。”宋小波这一笑,不乏揶揄卢凤鸣的意味,“都这样,见过面就算是朋友。唐小姐在哪儿高就?”

    “‘春之光’旅游公司。”

    “春之光!啊,唐小姐,您的芬芳撒到哪里,哪里就春光一片呀。”

    唐婷觉着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你们男人只会恭维美女吗?”

    “哪里是恭维!”宋小波的脸皮果然不薄,“你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美最迷人的美女。”

    “来点实在的。”唐婷附在宋小波的耳根悄悄问:“洗手间在哪?”

    一直插不上话的卢凤鸣急了:“喂喂,见面就悄悄话,也太实在了吧?”

    宋小波也愣了一下:“洗……啊,啊,我指给你。”

    一出门,唐婷就叫宋小波回去缠住卢凤鸣,自己在楼上楼下到处寻找武尚哲。可是哪有武尚哲的影子?她垂头丧气地打算离去,远远发现宋小波边拦卢凤鸣边向自己走来。她对这两位活宝都是同一种感觉——厌恶!于是,悄悄一闪身子,从公司大楼的侧门开溜了。

    闷声不响的老杈话虽不多,却是那么的死心塌地。

    唐婷叫他寻找武尚哲,居然也寻到海蓝公司来了。

    黄鸿涛见老杈长相古怪,形迹可疑,将他挡在门外:“嘿,嘿!你找谁?”

    性情怪异的老杈二话不说先推了黄鸿涛一把:“关你屁事!”

    “我是保安,有责任盘问形迹可疑的人。”

    “老子形……什么还可疑了?你他妈才可疑!”

    “骂娘?”火爆脾气的黄鸿涛哪里受得了,他闪电般出了一掌,老杈应声倒在地上。

    四处寻找唐婷的宋小波刚好下楼,见到这一幕,他连忙上前扶起老杈。

    老杈却如一头愤怒到了极点的狮子,甩开宋小波,扑向黄鸿涛。

    可惜,他哪里是黄鸿涛的对手?二下五除二,黄鸿涛轻而易举地制服了老杈:“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杈昂起不屈的头,大声吼道:“我找我表妹!”

    “找表妹?你表妹是谁?”宋小波的第六感观感觉到此人与自己好像有关,他让黄鸿涛放开老杈。

    “我表妹?你又不认识!”老杈瞪了宋小波一眼。

    黄鸿涛一把揪住老杈:“说!”

    看来武力还是很具威慑力的,刚吃了苦头的老杈此时断然不敢反抗,但“阿Q”精神还在:“唐婷是老子的表妹!你凭什么本事要认识她?”

    宋小波听说老杈是唐婷的表哥,如获至宝:“婷婷?是我朋友哎!表哥,我是婷婷的朋友哎。认识一下,宋小波,海蓝公司公关部经理。”他习惯地省去那个“副”字。

    被放开的老杈嘴里不断地咒骂着什么,转身要走。

    宋小波连拉带拽地将老杈请到附近的饭馆,狠狠地“搓”了一顿。

    餐桌上,宋小波倾尽腹中最美好的词汇,来赞美他心中的女神;用尽脑海里能想到的一切方法,想套出有关唐婷的一点一滴。可惜似乎是“对牛弹琴”,老杈只顾埋头吃喝,不管是什么话题,一概不理,吃饱喝足,拍拍屁股走人!

    宋小波认为请这一餐是大有收获的,他有理由相信,他的尽情倾诉,他的溢美之辞,已经深入老杈的心。他相信在表哥的关怀和引导下,婷婷一定接受自己对她的赞美,一定会寻机在自己面前撒个娇,扑向自己宽厚无比的胸怀!想着想着,他甜滋滋地笑了。

    宋小波整天神不守舍地盼哪、望哪,我心中的女神,快快降临海蓝公司吧!

    急性单相思突然大发作的宋小波吩咐黄鸿涛帮自己盯着,只要唐婷一来海蓝公司,就马上通知他;另一方面又缠着姐姐宋小娟,要她帮着去追唐婷。

    宋小娟问明事情经过,不置可否地笑了:“让我帮你追那女孩?小波,这是第几个了?”

    “以前的都不算数!今生今世,我就认准唐婷了。”

    “她认准你了吗?”

    “她?我旺盛的爱之火焰会融化了她!”

    “傻弟弟,千万不要将自己的热脸贴到人家的冷屁股上。”

    “不帮就算,别挖苦我!”

    “不是我挖苦你。这本来就是口苦井,你越往下挖,越苦!”

    过了几天,黄鸿涛在门卫室给宋小波打了个电话:“唐婷上楼了。”

    不错,唐婷带团回到桂林,立即来找武尚哲。

    宋小波闻讯早已飞快地恭候在楼梯口:“嘿!婷婷,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宋经理呀,你忙,我不忙。”唐婷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

    “我?”宋小波愣了一下,脸上堆满了笑容,“我是专门为您服务的。”

    “是吗?”唐婷鄙薄地看着他,“如果你真想为我服务,那么请你立即从我面前消失!”说完她快步上了楼。

    “婷婷,我是真心的!”宋小波傻呆呆地站了许久,突然拔腿追上楼去。

    这时,盘馨竹手里拿着一摞文件迎面走来,与唐婷打了个照面:“唐婷姐!”

    “你?”唐婷十分惊讶。

    “唐婷姐有事吗?”

    “没事,随便走走。”

    “唐婷姐再见。”

    唐婷看着盘馨竹的背影,突然间她想起来了:那天在火车站看到与武尚哲在一起的女孩背影正是盘馨竹!

    酸酸的醋意化成了无名之火,她下意识地狠狠地敲击身旁的电梯按钮。

    宋小波冲上楼,撞跌了盘馨竹手中的文件,他反而气势汹汹:“不长眼哪!”

    “对不起。”盘馨竹并不计较,蹲下身子拾掇文件。

    宋小波白了盘馨竹一眼,可正因为“白”这一眼,他又没魂了!又生出了许多想入非非。那双脚好像是突然变软了,再也顾不上追唐婷,蹲下来帮盘馨竹拾掇文件。

    唐婷一见此情景,那个气哟!你盘馨竹不但吸引了武尚哲,连这个让人憎恶的小白脸也被你吸引了。

    她恨不得扑上去将盘馨竹撕个粉碎!

    电梯门一开,她忿忿然钻了进去。

    此时的宋小波黏上了比唐婷更漂亮的盘馨竹:“我是公关部宋经理,姑娘你是……?”

    “哦。宋经理,我是临时工盘馨竹。”

    “盘馨竹?”宋小波将拾起的文件递去:“啊,盘馨竹!翠竹的芳馨,绕梁三日。这名字简直就是你美艳绝伦的精确写照。”

    “谢谢。宋经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忙去了。”说罢馨竹转身离去。

    “馨竹!你是我今生今世见过的最美最迷人的女孩。”

    盘馨竹急着打工挣钱交学费,哪里顾得上理睬这位自作多情的公子哥儿?她轻轻回首,嫣然一笑,消失在楼道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