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火炼水鬼
字体设置
    “门前一只狗,在啃肉骨头,又来一只狗,双双打破头!”

    此诗念完,丁松和尹正的脸瞬间变成了紫色。

    苏绣儿则“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连稳重的苏灿也是差点笑起来,连忙强行忍住。

    这厅里所有的人都眼望丁松和尹正。

    林易念诗前的铺垫和这首诗的内容,充分表达了林易对这两人的嘲讽。

    瞧见丁松的表情,一向被他欺压惯了的多隆侧过头,用手遮住脸颊,用只有林易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高!”

    憋了半天,丁松和尹正愣是崩不出个屁来。

    为何?

    这要是真的出口反驳林易,岂不是承认自己就是那两只狗吗?

    倒是苏绣儿。

    当林易的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发现对方传来一个嗔怪的眼神。

    林易心中一荡。

    哎呀,不好。

    自己这比喻,虽然狠狠的讽刺了那两个臭皮匠,但也把苏绣儿比作了肉骨头,这个比喻对于漂亮的女孩子来说,可不太合适。

    “林易,又不正经了吗?罚你立即重新做一首诗,不许再胡闹。”

    苏绣儿的这句话,听起来倒像是小媳妇训斥丈夫一般,三分怪,七分嗔。

    这让丁松和尹正吃醋不已。

    林易知道,苏绣儿对于“肉骨头”的比喻非常不满意,要他重新修饰一下。

    这好办,不就是夸人嘛。

    林易瞧向苏绣儿,此刻苏绣儿正手持小扇轻摇,扇上秀着一朵精致的白兰花,纤纤细腰上束着一条玉带,眉目含笑地看着自己。

    感觉来了!

    林易深吸一口气。

    “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蒙面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双眸一笑胜星华。”

    “好!”

    这声好,来自于苏绣儿的父亲苏灿。

    接着堂内便有一群人跟着叫好。

    除了诗本身好之外,这些人小部分是为了附和苏老爷,大部分则是因为瞧不上丁松刚才张扬跋扈的所作所为。

    丁松和尹正低着头,默不作声。

    显然,林易刚才的一首打油诗和一首赞美诗,从两个维度深深的打击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内心。

    “我想,这次比诗的胜者是谁,已经显而易见了。”

    苏灿说完,看向林易,说道:“林小兄弟,还不过来取绣帕。”

    林易抿着嘴,面露难色。

    我只想要打击一下那两个小人,没想着把绣帕赢过来啊!

    此刻骑虎难下,林易只能硬着头皮,在旁人的指指点点下,来到正堂前,从苏灿的手中取过绣帕。

    “谢谢苏老爷。”

    “唉~~”苏灿一摆手,说道,“你是小女的朋友,不要叫的这般见外,就叫我苏伯父罢。”

    我去!

    不好...

    关系太近,非我所愿矣...

    林易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苏绣儿。

    不知道金桔还有没有的救...

    “谢苏伯父,谢苏小姐。”

    林易接过绣帕,赶紧准身回座。

    刚一坐下,多隆就凑了过来,说道:“林兄弟,你瞧,刚才我这骨头卡的,倒是帮了你一把。就今天林兄弟的表现,已经在成为苏府的乘龙快婿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了!”

    林易将绣帕往前一送,没好气地说道:“送你。”

    多隆身子后移,连连摆手,说道:“不可不可,君子不夺人所爱。”

    “...”

    林易无语,随手把绣帕摆在一旁。

    ......

    见丁松的脸色不太好,苏灿哈哈一笑,说道:“小女的刺绣,如丁主簿喜欢,待会让下人再取一个便是。”

    知县一听,立即说道:“丁松,还不快道谢?”

    “谢苏伯父。”

    丁松脸上阴晴不定,既有能够得到苏绣儿亲手所绣的物品的欢喜,也有因为刚才被林易压过一头的阴沉。

    苏灿微微一笑,站起来向众人说道:“刚才小女的插曲已过,现在回归主题,我苏府今天请了一些江湖好手,来我爹的寿宴上登台献艺,诸位边吃边瞧,还望大家喜欢。”

    说罢,拍了拍手,那厅里搭好的台子上,上去了两个人。

    一个糙门老汉儿,带着一个披着长发的小孩。

    正是前几天在地拱那儿耍把戏的父子俩。

    林易一直期待的好戏终于来了!

    ......

    有人一眼便认出是在地拱卖艺的父子俩,立即向身旁的人讲述这对父子在街上的神奇表演。

    大家伙都爱瞧个新鲜热闹。

    有人这么一起头,堂里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瞧瞧这父子俩今个儿会表演些什么。

    那老汉儿上台,先是和小孩一唱一和,对着苏老太爷说了一番贺寿词。

    接着,进入正题。

    老汉儿报了第一个把戏的名称:火炼水鬼。

    “好!”

    下面轰然叫好。

    小孩抱上一大水盆,老汉儿手持桃木剑,开始舞剑做法。

    小孩对众人说道:“这盆里被囚禁一水鬼,我爹爹在做法,引三味真火前来杀死这水鬼。”

    众人聚精会神。

    做法完毕后,老汉儿绕盆而行,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水中火起!

    引起一片惊呼。

    “快瞧,水里面居然着火啦!”

    “原来三味真火不怕水。”

    “当然了,这三味真火可是神仙用的火,岂会怕咱们人间的水。”

    那火焰逐渐汇聚成火球,浮在水面上,绕着盆边快速旋转。

    众人正瞧着热闹,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呢,就听老汉一声大吼。

    “水鬼还不现行!”

    剑指水面,那水竟然变红,仿佛水鬼流血一般。

    水面漂火,水体变红,实乃罕见!

    老汉儿收剑,对着苏老太爷一拱手,说道:“老汉儿借用这个火炼水鬼的把戏,恭祝苏家生意红红火火!”

    林易不禁暗赞,这对父子俩可真会做人。

    耍把戏,已经赚足了眼睛和吆喝,再弄这么一手,更是让大家赞不绝口。

    人家说的没错呀,那火焰还在红色的水面上烧着呢,可不是红红火火嘛。

    “好,好!”

    这可把苏老太爷乐的,又好看,又吉利。

    “乖乖,这当真是火炼水鬼吗?瞧着挺渗人的。”多隆在旁边嘀咕道。

    林易心中一笑。

    这个把戏,其实并不难。

    水中起火太好解释了。

    只要在水里偷偷的放上一块金属钠,钠是活性元素,遇水反应,生成氢气和大量的热,所以就燃烧了起来,产生的能量推着点燃的钠块在水盆里游走。

    而后面所谓的鬼血,其实应该是酚液,酚酸遇碱溶液变红,而钠与水反应后恰好生成碱溶液,故而生出鬼血。

    虽然林易轻松的就推断出了这个把戏的原理,但能将红红火火与这个把戏联合起来,这个老汉儿也算是用心了。

    “下一个!”

    “下一个!”

    堂内有人起哄道。

    老汉儿微微一笑,向小孩一招手。

    小孩从人群中讨得一枚铜币,然后又从身上取下一根棉线,交到老汉手上。

    老汉儿手持铜币和棉线。

    “诸位可看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