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演砸了(求推荐票、月票)
字体设置
    “这把戏有什么名头不?”

    老汉儿微微一笑,回道:“这一出叫火炼金鬼!”

    “好!”

    台下立即响起掌声和喝彩。

    老汉儿也不多言,将棉线系在铜币上,并使铜币悬空。

    接着,老汉儿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

    老汉儿的手指竟燃烧了起来。

    “嚯。”有人惊呼。

    “给,爹爹,水。”

    小孩儿递上一碗水,老汉儿接着。

    含口水,喷向已经燃起的手指,原本小小的火苗,竟然瞬间燃成了一束火焰!

    “天雷地火炼金鬼。”

    老汉儿大喝一声,用手上的火焰点燃了棉线。

    那棉线很快燃烧起来,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根燃尽的黑线。

    虽然烧成了碳色,但线竟然不断,而那铜币则悬在空中不落于地。

    此刻老汉儿遥对苏老太爷说道:“金鬼已炼,此乃铜山金穴,恭祝苏家日进斗金,珠围翠绕!”

    “好,好!”

    苏老太爷乐的合不拢嘴。

    “看赏!”

    小孩接过红包,喜不自胜。

    回去拆开红纸一瞧,里面是两枚金币。

    老汉儿见了,立即和小孩跪下,向苏老太爷拜了几拜。

    可不得拜嘛。

    按照林易的估计,这两枚金币相当于二十两银子,足够这俩人忙活俩三个月的。

    不过这第二个把戏的奥秘,也没逃过林易的双眼,并不难推断。

    手指燃烧,应该是老汉儿事先在身上藏了樟脑粉末、磷和硫磺。

    表演中,用手偷偷将其沾在手指上。

    由于磷、硫易挥发,故一经接触即燃烧起来,且不伤手指。

    小孩给老汉儿的那碗水其实是酒,酒遇到火苗瞬间变成火焰。

    至于那木棉烧焦不断,应该是木棉在盐卤中浸后又晒干。

    虽然后来烧成了灰烬,但由于化学作用有很强的凝聚力,故而不断。

    ......

    老汉儿站起来,对小孩说道:“孩儿,人家给我们这么多赏钱,咱们是不是得回报人家。”

    小孩童稚的声音回道:“爹爹,您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咱们当然应该报答人家啦。”

    “怎么报答呢?”

    “咱们走江湖卖手艺的,就表演点绝活给人家瞧瞧吧。”

    “那咱们表演什么绝活呢?”

    “唯有神仙索,或能让苏老太爷开开眼界。”

    一听是那神仙索,立即有人带头吆喝起来。

    “好!就这个!”

    即便现场有些人已经看过,但那戏法神乎其神,都想多看几遍,自然也跟着喝起彩来。

    而那些只闻其名,未曾看过的,更是急的心痒痒,大声喝彩,唯恐老汉儿父子俩变了卦。

    多隆见林易也跟着喝彩,便问道:“林兄弟,这神仙索是何物?很精彩吗?”

    “你待会瞧瞧,马上就知道了,还是挺神奇的。”

    毕竟这么多把戏,唯独这一个,林易一直没有看破。

    ......

    “孩儿,取我神仙索来!”

    老汉儿也不故弄玄虚,在台下的吆喝声中,直接就开始表演了。

    小孩搬出一麻袋,放在老汉儿脚边。

    “爹爹,神仙索到。”

    老汉儿俯下身子,从麻袋里抱出一团绳子,攥住绳头向头顶上一扔,那绳子便越升越高!

    这台子毕竟是搭在堂里的,可不像地拱那儿直冲云霄。

    但台顶被涌出的云雾环绕,绳子进入便瞧不清楚,一直不断的被向上拉升。

    没一会儿,一团绳子便见头了。

    众人瞧着台上那团云雾,就漂浮在上空,经久不衰,不由啧啧称奇。

    老汉儿拽了拽绳子,像上回在地拱的时候一样,对小孩说道:“儿啊,我老了,身子笨,你来上吧,记得去王母娘娘的园子里摘个仙桃,送给今天过寿的苏老太爷。”

    说罢,将绳头递给小孩。

    那台顶虽然不比天高,但也足有**个成人一般。

    那时候有钱的人家,大堂可宽大着呢,顶上一大梁就能蹲上好几十人。

    小孩接过,拽着绳子,一番手挪脚蹬,眨眼间就消失在云雾中。

    没一会儿,一个碗大的桃子从天而降,老汉儿眼疾手快,一把接住。

    用袖子擦了擦,在众人的注视下,上前递给苏老太爷。

    “苏老太爷,王母娘娘园里的蟠桃,给您祝寿品尝。”

    苏老太爷笑呵呵的接过,放在眼前仔细瞧了瞧。

    品相绝佳,晶莹圆润,比那往京城里的贡桃似乎还好上几分。

    这苏老太爷也曾是走南闯北的人物,但像这般品相的桃子,走遍整个豫州也没瞧过。

    “绣儿,这仙桃给你,吃了吧。”

    单这一句话,就足以看出苏绣儿在苏家是多么受宠了。

    这桃子可只有一个,苏老太爷自己舍不得吃,让给孙女,足以证明他对苏绣儿的喜爱。

    苏灿连忙上前说道:“爹,今儿是您过寿,这桃子可是寿桃,只有您才能吃,咱们晚辈吃了,要折寿的。”

    听了苏灿的话,苏老太爷才将桃子重新收回跟前。

    “爹,您尝尝吧。”

    苏桓点了点头,一口咬下去,出乎意料的软糯。

    个大皮薄,芳香四溢。

    坐在正堂跟前的那几座,都能闻到芳香。

    “嚯,这仙桃果然不同凡响,老太爷吃了定能长命百岁。”知县称赞道。

    丁松连忙站起来说道:“赶明儿咱衙门也办一场,请这父子俩给您送蟠桃。”

    知县听了抚摸胡子点头微笑。

    老汉儿送完桃子,返回台上。

    刚走到绳下,那原本笔直的绳子突然如断了线一般,从空中快速坠地。

    林易紧紧的盯着台上的绳子和老汉儿,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知道,最精彩的地方要来了。

    果然,如上一次那般,老汉儿见状脸色一变,惊呼道:“哎呀不好,天神定是发现了我儿偷桃,割断了绳子,我儿危矣!”

    话音刚落,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坠下。

    众人瞧得清楚,正是那小孩的人头!

    前排立即响起一阵惊呼。

    后面的人连忙站起来向前瞧,也跟着叫了起来。

    多隆正啃着一根排骨,听到声响,便扬起头张望了一番,待看清时身子不由得往后倒,那排骨棒子差点又卡在嗓子眼。

    林易知道,那人头是假的。

    但也不得不夸赞老汉儿的演技。

    这要是不知情的人,定会认为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老汉儿将人头捧起,嚎啕大哭。

    “我儿真是惨啊,被那神仙发现大卸八块,定是完了。”

    紧跟着,云雾之中又掉下人脚、四肢和半截身子。

    这个过场和在地拱的表演一样,没有区别。

    林易微微皱眉,盯着老汉儿将小孩的残肢放进木箱内,合上箱盖。

    林易这位置瞧的清楚,木箱里开始的确是空无一物,小孩定没有藏匿其中。

    将木箱放好,老汉儿面朝众人跪下。

    “老汉就这一个儿子,跟随我四处卖艺,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但求在座的诸位老爷给个埋葬钱,让我儿入土为安吧。”

    现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到底是真是假?

    照理说这是把戏,应该是假的,但那老汉儿情真意切,看起来又像是真的。

    更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儿竟然要送出两份钱,一份喜钱,一份丧钱...

    苏老太爷也被这事儿给弄懵了,连忙叫下人送上银两。

    多隆也准备掏钱,被林易给制止了。

    “放心吧,已经够多了。”

    多隆听了,还是要掏,道:“再多那也是别人给的,我也得表表心意。”

    “假的。”林易幽幽说道。

    “假的?”多隆眉毛惊挑。

    老汉儿收了不少钱,把脸上的眼泪一抹,拍了拍木箱,呼道:“我儿,还不出来谢赏!”

    林易等着箱盖被拱开,小孩从箱子里跳出来的那一幕,但等了一会儿,木箱竟然纹丝不动。

    老汉儿脸色霎变,又拍了拍木箱。

    没等老汉儿开口,只听“噗”的一声,又有东西从那云雾里掉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