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这个泼皮胆子疯涨
字体设置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元鹰上午就带着所有的皇家护卫,在新路上进行跑马训练。

    当然,远离那些新建二进院子和免费住宅的地方,省得护卫们又大惊小怪。

    跑够时间,他又离开新路,在荒废的草地上,和武成、武量一起对练。

    这个身体本来就有一定的战斗意识,多多对练之后,陈元鹰觉得自己的战斗力大幅提升。

    从能在武成的手下支撑过三招,增加到四招,五招……。

    而且,身子逐渐长壮了!

    而每日下午的午休后,陈元鹰恭恭敬敬地跟着朱自梅在别院的书房里,上半个时辰的课。

    这个世界没有四书五经,朱自梅传授的学问偏向封地的建设和治下百姓的统治。

    有些理论老旧,有些理论值得借鉴。

    没有大的开销,他的王府内库保持在30万两金币的水平线上。

    待到第七日的清晨,龙城新区的农田数量已经破一万一千亩。

    陈元鹰心满意足地起床,再一抬手,咦,身上的贡棉内衣,虽然并没有短,但似乎紧了些。

    待把丹阳和绿苹唤进来,没多久,替他穿衣的丹阳便低呼起来:“王爷,您又长壮了一点点!”

    是长壮,不是长胖。

    胖是肥肉,壮是加肌肉!

    或许,用不了一个月,自己就能锻炼出六块结实的腹肌!

    所以陈元鹰满意地笑了起来:“本王天天保持锻炼,战斗力提高了,自然也长壮了!”

    绿苹眉眼一弯,目光十分热切:“王爷这一壮,可比以前更加威武霸气了!”

    “本王原本就威武霸气!”陈元鹰傲然地抬手:“不过,你们也要提前为本王准备更大更宽的衣服和鞋靴!”

    “是!”一旁的丹阳含笑而恭敬地蹲身应下。

    待胡桃率另外的侍女送来今早打来的井水,陈元鹰迅速漱口洗脸,再问她:“本王送去京里的奏折,你说现在父王有没有看到?”

    “王爷的奏折是走驿站的普通快马专送,要七至八天才能到京都,按时间算,应该是这两天会送到陛下身边。”胡桃理解地看着他:“如果想要等京城的反应,怕是还要再过十来天。”

    陈元鹰微微点头:“也罢,不管它了!反正,立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这个亲王不同意,程序上就不能立。”

    至于为此而与齐家阵营的大臣们对上……对上就对上喽!

    齐贵妃再受宠,也只是父皇的妾,对其他庶出皇子确实是有些威慑力,但根本无权惩罚他这个嫡出皇子,甚至于,在局势不利于太子和他的安全下,他有权下令护卫们直接将她软禁。

    他是脑子抽了,才会给自己再找个继母。

    胡桃迟疑了一下,还是大胆地道:“可是殿下,陛下迟早还是要再立继后的。”

    “本王知道。”陈元鹰很不负责任地道:“不过,能将这个时间推迟一点,就推迟一点喽!父皇现在不差暖床的。大嫂管理宫务的能力也不差,本王何必着急在头上戴个紧箍咒!”

    同一时间,数千里之外的耀华国国都。

    守卫森严的皇宫大内,安静的御书房内,与陈元鹰有几分相像的一名五十多岁的龙袍中年人目视书案前跪下的某位手捧黄色锦锻的侍卫:“是鹰儿用加急战马送来的奏折?且呈上来!”

    很快,等他看完了朱自梅那文绉绉的代笔,苍眉一挑,再又看下面陈元鹰亲自手写的话,顿时嘴角一抽,颇为恼火:“这个泼皮,这一出去,胆子疯涨啊,居然敢反对朕现在立后!”

    皇帝身侧,素来受他信任的首领内侍侍卫,身形老而瘦的黄真心里一颤,马上躬身打圆场:“陛下,鹰王爷还小,自然是舍不得娘娘……。”

    皇帝黑起脸来:“再舍不得,他娘也过世三年了!朕才是他老子,不是他是朕的老子!”

    可是哪个嫡出的皇子愿意自己头上多了一个苛刻的后母呢?

    黄真心里想着,嘴里还是陪笑:“陛下息怒,息怒。等鹰王爷稍稍大一些了,晓得男女之情了,自然也就能理解陛下了!”

    想想这个嫡出的儿子那坎坷的桃花劫,皇帝微微一怔,继而,目光便稍稍柔和了少许。

    不过他还是冷哼道:“要等到他开窍,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目光再往陈元鹰那歪歪扭扭的毛笔字上唆一眼,看到他替太子妃求情的那一段话,再想想其他几个庶出儿子的勾心斗角,皇帝的心又软和起来,龙目中流露出几分难言的复杂:“不过,他敢替他嫂子求情,公然反对老二和老三回朝,倒是挺护他哥的!”

    黄真心里一动,忙陪笑:“陛下,鹰王殿下与太子殿下的感情一向是极好!而且,太子殿下向来仁和。”

    可惜,因为元后已逝,齐贵妃所出的两个儿子在这两年里,便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安分,并没有把太子殿下的仁和放在眼里。

    皇帝满脸嫌弃地数落:“是啊,所以扬儿也就一直都很纵容他,搞得他文不成,武不就,就会吃喝玩乐!”

    黄真忙再度赔笑:“可是鹰王殿下极有孝心,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没有漏过来孝顺陛下您和太子殿下啊!您看看朝中诸位大臣,又有哪位的公子有如此孝顺?”

    “这倒是!”皇帝这一回的眼中就多了一抹宠溺:“朱自梅汇报,说他们已经走到了龙城的沼泽之地,鹰儿还大胆地驭马踩进去了,所幸他骑术尚佳,没有摔跟头,没有丢了皇家的体面!”

    黄真清楚地看到这抹宠溺,知道皇帝心里还十分宠着这个年幼的嫡子,忙凑趣地笑道:“鹰王殿下的骑术,一向是极好的!”

    皇帝在脑海里想像着调皮的四儿子骑着马冲进沼泽地后临危不乱的画面,心里突然又舒服多了,便笑骂地将奏折往书案上一抛:“是啊,否则也不会耐着性子跑到那沼泽之地去!朕倒是小看了他!他在奏折上说,不要急于给太子身边添美人,想要嫡孙,还得靠他的太子大嫂!所以,他坚决反对给老二和老三一起选秀,反对老二和老三回京城。”

    “哼,这字啊,没半点长进!这文啊,也依然浅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