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谁这么作死!
字体设置
    《女主她只想当反派》来源:

    “咳咳~”

    楼阁之上,瘦弱的男人站在栏杆前,时不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咳嗽。

    旁边的管家注视着男人的背影,心疼又难受。

    “小少爷,我们回去吧,今天风太大了。”

    司子衍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呼气,凹陷下去的眼睛如同恶鬼一般,紧紧盯着容家花园。

    “顾在,隔壁容家那位回来庆生的小姐,还没有去学校吗?”说话的声音微弱,就跟随时会断一样。

    一句话说完,司子衍就开始喘了起来。

    “小少爷。”顾在赶紧走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容家二爷出了点事,住院了,听说夫人又住院了,叶萱小姐应该一时半会去不了学校。”

    小少爷怎么好端端的,关心起了这些?

    “挺好的。”司子衍说着笑了起来,干瘦的脸上都能看到骨头,他这一笑,更是诡异。

    “咳咳咳!”

    司子衍又剧烈咳嗽起来,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般。

    “小少爷!”

    “回去吧。”

    “好。”

    顾在立即从旁边推过来轮椅,司子衍坐下,才觉得舒服了些。

    他垂眸问道:“听说五叔要来?”

    “是的,五爷听说容家的事,据说当场就提议想要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

    司子衍冷哼,“五叔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顾在想了想,最后也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容家是世交。”应该只是这样吧。

    只是司家之中,谁人不知,五爷连自家人都不会给面子,又何曾管过世交不世交?

    司子衍沉默。

    顾在推着他回到房间,又将他扶到床上。

    司子衍躺好,看着落地窗前挂着的风铃,他眼中划过一抹压抑的笑容。

    “若是五叔来了,就说我睡下了。”

    “小少爷,五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我不想见他。”司子衍难得直白说出心里的想法。

    顾在一怔,缓缓点头,“好。”

    艳阳高照……

    夕阳西下……

    吃完了晚餐,秦落从餐厅走出来,容常立即迎了上来。

    “叶萱小姐,你的房间……暂时不能住人,我已经让人收拾好客房,也把叶萱小姐买的东西都安置好了。”容常就是如此,尽着管家的职责。

    秦落停步,瞥向容常。

    “换了房间?”

    “姜孟现在还晕着。”容常说的很婉转。

    实际的意思是,叶萱小姐,你房间出了怪事,都把姜孟吓晕过去,现在谁还敢靠近它?

    玄北在她怀里轻轻跺着脚,好不自在。

    可不得重新换房间,指不定这个家的人都以为闹鬼,谁现在还敢靠近。

    “那带路吧。”她无所谓,换个房间更好。

    “好的。”

    容常大步往前走去,秦落慢步跟上。

    刚走到大厅,就看到送叶芳去医院的人站在那,他们看到秦落,立刻走过来。

    “叶萱小姐,已经给夫人检查完,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估计是因为老爷受伤,她受到了刺激才会那样。”

    玄北假寐,心里哼哼。

    他们要能查出问题,那才奇怪。

    秦落本就不打算问,所以对于他们说的,她也没多大反应。

    “知道了。”

    见秦落很是冷淡,几人相视一看。

    叶萱小姐和夫人的关系,果然不好!

    客房也在楼上,不过是和秦落房间完全相反的方向,房间虽比原本的也小了一点,但还是有独立的浴室和衣帽间。

    打开落地窗,秦落站在阳台往外看去。

    “那就是司家?”

    从这里,就能看到司家的大房子。

    很近。

    容常站在她身侧,顺着她视线看去,“对,那就是司家,不过只是司家的小少爷住在这。”

    “派人过来询问的那位?”

    “是的。”

    “嗯。”

    秦落应了一句,眼中露出淡淡笑意,笑意之下已是无尽危险。

    “叶萱小姐,五爷让人打电话来说,他等会就到。”

    “五爷?”

    秦落回头。

    谁?

    玄北埋头,无声一叹。

    果然,秦落完全忘记了。

    小姐忘了?

    容常尴尬轻咳一声,指了指旁边,“司家。”

    小姐竟然把五爷忘了!她之前从没听说过吗?五爷挺有名气的啊!

    秦落想了想,才想起来,的确是有那么一件事。

    “知道了。”来就来吧。

    容常还想提醒什么,又想到等会自己也会在,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想到这,他转身离开房间。

    容常一走,玄北立刻往里面飞去,大概转了一圈,它飞到卧室,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

    “还不错。”

    秦落走进衣帽间,等再出来,已经换了一套浅色宽松的睡衣,手里还拿着一套微微汉风复古的刺绣长裙,她随手扔到床上。

    “顺眼多了。”

    玄北看着她,轻啧。

    粉色秦落穿着也好看,可真不合适,还是她自己买的衣服最适合她自己。

    “我也觉得。”秦落表示认同。

    玄北轻笑,“我还以为你在家待一天,是为了等那个人呢。”

    “等人?”秦落挑眉,“那个司家五爷?”

    “不然?”

    今天除了他,还要来容家吗?

    “他有什么值得我等?”不过就是懒得出去,随便坐一坐,她不经常在一个地方一坐就是一天。

    玄北一脸高傲,然后优雅一笑,“就是。”

    区区一个凡人罢了,他要是在各界各道有这样的地位,可能它和秦落会多看他一眼,等是不可能的。

    秦落走到它旁边躺下,双手枕在脑后。

    “隔壁,我倒是想要去一趟。”

    风铃声,一直在追着她。

    如同毒蛇一般,似乎想要将她缠死。

    隔壁啊?

    玄北往隔壁看了一眼。

    “一口气吊着,没什么好看的,你……”

    玄北不在意的表情怔住,然后脸上多了几分不敢置信。

    “他……盯上了你?”

    不会吧!

    谁这么作死!

    秦落侧头,“从我来的那天开始。”

    “那挑个时间去看看。”

    人家作死,不能不成全。

    秦落笑了起来。

    “就是这个意思。”

    天色逐渐变暗。

    夜幕降临,黑气在容家上空聚集,使得容家比别的地方更阴沉。

    呜呼~

    狂风骤起,在窗外呼啸席卷!

    风声习习,拍打在窗外,房间内的窗帘剧烈席卷,如疯魔乱舞一般。

    秦落立即起身,玄北赶紧跟上,跳到秦落肩膀上。

    秦落站在阳台上,两双眼睛紧紧盯着天边。

    阴沉在飓风席卷下,慢慢转动,眼看着漩涡的雏形就形成了!

    黑气转眼汇集,如同长烟一般滚滚而下,似巨蟒一般,朝着秦落吞噬过来。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