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尸体
字体设置
    “好!好!好!”

    刑部尚书卢邈连说三声好字,自沈信身前侧身而过,大步流星的向刑部衙门走去。

    “圣上只给了你七天时间,七天时间一到,圣上祭天结束,便是你与张相龄的死期。

    到时希望你还能记得今天这句话。”

    卢邈离去了,刑部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大人怎么会做出如此选择。

    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此人?

    一旁的从龙卫与顺天府的官员,饶有兴致的在一旁看着刑部官员的笑话,没有一个人上前说话,

    沈信示威般的扫向场中之人,原本嚣张的叫喊立刻变的小声起来,场中出现了久违的沉默。

    眼下他同样是立威,并且很成功,把自己包装成年轻气盛做事不顾后果的年轻人,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好做许多。

    而且经过今日自己剑斩从龙卫百户与强闯刑部衙门的事情就会传遍京师,

    若是有人想要明着阻拦,那他就要好好想一想,得罪这样一个年轻做事不顾后果的人,到底值不值得。

    至于后面的事情会惹上什么麻烦,沈信不在乎,一是有尚行学宫在他身后,张相陵会为他遮风挡雨,二是自己自从踏入这场争斗中便已经注定脱身不了,身为局人无论如何也跳不出这块棋盘。

    刑部官员虽然愤恨,但大佬都走了其余人再留下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于是纷纷鸟兽散。

    当然他们没有放弃对沈信的控诉,回去要立刻联名上书,参奏他一本,当然还有那尚行学宫的张相龄,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把今天的场子找回来。

    且不理这群官员们的心情,沈信对着顺天府尹郭敬拱手道:“多谢郭师出手相助。”

    “自是学宫弟子,必要帮扶几分,谢什么就不必说了,但文言啊,对于永州之事你真的有把握吗?”

    郭敬脸上有着一些担忧。

    “当然,永州之事定是有人诬陷,方师为人如何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如今对方来势汹汹,想要的仅仅不止如此,但是还有更大的阴谋,若是被其得逞,想必朝堂之上必定会血光冲天,难道您愿意让乾雍如此内耗,白白便宜外族吗?”

    顺天府尹郭敬微微点头,并叹了口气。

    他出身尚行学宫,并与张相陵,方从文等人相交莫逆,郭敬对朝堂上的争斗并不想参与,但他听到沈信讲述后就越觉得有道理。

    如今这件事情闹得天大,上到皇帝,下到黎民百姓,牵扯了无数人,更有封疆大吏自杀身死,永州无数的灾民遍地,事情已经不在是简单的贪腐案,当今圣上也必定会无比重视,拿出一个态度才能平息民意。

    可以预想得到这件事情必定要牵扯到一大批官员。他郭敬身为学宫之人,不管他有没有参与,其出身都已经被打上了烙印。

    沈信今日之所以敢如此强闯刑部衙门,也同样是得知郭敬在此,并且老师张相陵昨夜曾暗示,此人值得信赖。

    “既然如此,那眼下这刑部天牢便交给你,文言你放心查下去,我与你师尊必定会在后面支持你。

    想必方从文那家伙得知你的事情也会无比欣慰。”

    郭敬咳嗽一声,望向沈信继续道:

    “文言,若是日后有了好的诗词画作,可尽管来找老夫帮你品鉴一番。”

    这突然的话让周围的府衙的人感觉哪里有些不对,纷纷将目光转向沈信,下意识的猜想道:

    大人你这不会是想拐人家弟子吧?

    看着郭敬那目光烁烁的样子,沈信讪讪的笑了笑,最近他好像有些抢手,学宫内现在好多大儒都对他垂涎三尺,恨不得要跟张相陵打一架。

    但可惜除了掌教曲文正之外,其余人都不是对手,便都来若有若无的暗示自己,搞得沈信现在哭笑不得。

    以前大儒们爱慕得是我得诗才和画做,但现在他们想要的是我的人。

    唉,好难。

    在郭府尹走之后,沈信同样对着老朋友杨川打起招呼,但可惜老朋友还是那副冷漠脸,似乎只对他的鹰感兴趣。

    于是沈信将眼下的目光扫向了一旁,大批尸体正摆在天牢外,由顺天府的仵作验尸。

    其中包括天牢守卫与刑部官差,共计三十二人。

    昨夜刑部天牢被劫,有大量黑衣人潜入与守卫发生冲突。

    但好在这几日天牢守卫森严,而且禁军与从龙卫又支援即时,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

    而对方潜入的所有人全部被杀,没一活口。

    沈信走向尸体,顺天府的几名验尸官忽然脸色大变,吓得连连后退,完全不敢在沈信面前停留。

    沈信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走着。俯身低头,掀开白布,端详着每具尸体上的伤痕,并推演着他们如何死亡。

    “你还会验尸?”扶苏见沈信的动作愣了愣忍不住问道。

    “验尸不会,但是画过。”

    ????

    你他娘的只是一名书生啊,究竟背着我们干过什么事?而且还画过尸体你不会有着什么怪癖吧?

    沈信身后站着的从龙卫忽然也退了半步。

    沈信没有理他们,而是叫来一名天牢守卫,根据他的话语来推理昨夜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刑部天牢方向不知为何突然起火,大批慌乱的士卒在上司的指挥下纷纷取水。

    但在这个时候,士卒中混进了十数人,他们扮成士卒的模样,趁着黑夜与慌乱闯进了天牢。

    火光很快就被扑灭,原来是一间牢房的烛火不小心跌落在地,守卫人员疏忽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才造成火势越来越大。

    但奇怪的是这间牢房并没有点过烛火,而且连犯人都没有关押。

    正当所有人疑惑的时候,天牢的深处传来凄厉的喊叫,接着这群人便暴起发难,与天牢守卫发生了激烈冲突。

    不过好在,由于沈信白日的举动,京城内的禁军与从龙卫比往日警惕了数倍。几乎这边刚发生冲突,转眼间各方高手便已经赶来支援,轻而易举的将这些贼人镇压。

    沈信听着守卫的话,即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接着开口问道:“有没有抓到活口?”

    天牢的守卫听到后遗憾的摇了摇头。

    “那天牢中可有犯人逃走,或损失什么?”

    守卫再次摇头。

    “这就奇怪了,这群人费了这么大劲,居然什么都不为?难道是来送死的不成?”说着连同样擅长缉私侦捕的从龙卫也一头雾水,这也太过反常了。

    百户江恒感觉摸不到头脑。

    忽然沈信掀开白布的手一顿,面容变得越来越严肃。

    他发现每个人身上伤痕都如出一辙,大小伤痕足有十余处,看样子似乎经过极其惨烈的厮杀。

    扶苏见状慢慢走向他身旁,忍不住问道:

    “可是有什么问题?”

    “有一件天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