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证据
字体设置
    对于罗艺此人,王玄策在来之前就有所了解,此人凶狠暴戾,此时说话竟如此温和,定有古怪。

    所以罗艺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怎么看都只是他推卸责任的说辞罢了。

    但是他也不愿意说破,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查探虚实而已,没必要惹怒他。

    “李将军,我信不信不要紧,要紧的是朝廷信不信。”

    王玄策说的很淡然,他看了看罗艺的反应。

    结果并无变化。

    只见罗艺淡定的说道:“关于此事,本将自会去长安向陛下说清楚,至于信不信就看陛下的了。”

    王玄策知道不可能从他口中问道什么有用的信息了,遂岔开话题,说道:“今日我入城时见城中四处都有乞丐,就没人管吗?”

    “不是不想管,而是无能为力,城中的粮食不足,而且许多人都是身无分文,有粮食他们也买不到,现在只能等朝廷派人来安抚百姓而已。”

    王玄策眯了眯眼,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随即又说道:“朝廷已经决定派武王殿下前来安抚受灾的百姓。”

    罗艺手中的酒杯顿了顿,微笑地道:“既是武王殿下前来,那泾州的百姓便有救了,使者可知武王什么时候来?我也好准备准备,免得到时候招待不周,丢了面子是小,就怕武王怪罪下来。”

    “具体的时间不清楚,不过大致会在七日内来泾州。”

    此时的罗艺依然显得很淡定。

    “那我等便静候武王的到来了。”

    …………

    继续聊了一些有的没的,然后王玄策便离开了罗艺处。

    等王玄策离开后,罗艺盯着王玄策桌上的杯子,满满的一杯酒水,嘴角轻轻勾起一道弧度,邪恶的一笑。

    这个人还是年轻了……罗艺想。

    ———

    “如何?”

    王玄策问一旁的唐小婉。

    此次唐小婉也在护卫的队伍中,他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对付罗艺的。

    “这人嘴里没一句实话。”

    唐小婉的厉害之处就是能通过观察人的面部微表情和肢体动作来综合判断这个人说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人的微表情很多时候都是一闪即逝,只有观察的细致入微的人才能分辨的出来。

    “此人造反已是**不离十了,但是我们不能凭这个就定他的罪,要有证据。”

    “那是你的事,我只负责打探消息。”

    “对了,我让你去查的粮价变化,你查到了吗?”

    “这哪里用的着查,随意找个粮铺就能问到的事情。已经问清楚了,大唐这些年天灾不断,粮食的价格在五钱到十钱之间,主要看老天爷的脸,而泾州的粮价因为此次战乱从原来的七钱涨到了现在的六十钱,差不多十倍。”

    王玄策耐心的听着,然后再脑子里开始计算起来。

    “中间什么变化吗?”

    “有,大战结束之后的几天,有不少粮商看到了机会,纷纷出手,向泾州运粮,朝廷也拨了近万石粮食,但是受害的百姓太多,这些粮食就像石沉大海一般,一点浪都惊不起来,开始的时候粮价还降了不少,可是半个月前慢慢的又涨上去了,直到最近都没什么变化。”

    听到这里,王玄策浅浅的笑了笑。

    说道:“哪里是什么人太多粮食不够吃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他虽然不笨,但是论到分析问题,还是不能跟王玄策比。

    王玄策不紧不慢的说道:“因为有人把这些粮食藏了起来。”

    “泾州城内并未受到突厥人的破坏,城中的百姓并未受灾,他们或多或少家中都有余粮,不会大肆购买粮食,而城外的百姓家中的财物早已被突厥人洗劫一空,不可能有钱来购买粮食,即便有也不会很多。进来了这么多粮食,买的人没有变多,那么问题来了,这些粮食去哪了?在泾州城谁又有能力吃下这么多粮食?答案是不是很明显了?”

    “还有,半个月前开始涨的,说明这些人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疯狂收购粮食的,说明罗艺半个月前便……”

    他没有再说下去。

    “你们读书人的脑子就是好用,不像我,我就不可能想得到这些。”

    王玄策摇了摇头说道:“不一样的,我学的东西庞杂,知道的东西比你广一点罢了,这样有利于分析,但是你专精一门,在那一门内,你掌握的东西就能让你在这一门中立于不败之地。说实话,我到现在都对唐兄弟的本领都惊叹不已啊。”

    唐小婉被王玄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嘴唇,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

    腼腆的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回去告诉殿下?”

    “不必,出门前殿下已经想好了办法,就是有点危险,搞不好会丢了小命。”

    还有一句话王玄策没说出来,那就是成功了便是大功劳啊,当然,前提是要先活着。

    “殿下说,这一趟你是老大,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说完起步朝驿站走去。

    ————

    月明星稀,月黑风高,月……越来越黑了。

    正是出门干坏事的好时机。

    王玄策和唐小婉已经换好黑衣,悄悄翻墙离开了驿站。

    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一大院的墙角下。

    “确定是这儿吗?”

    王玄策低声的问道。

    “没错,反复确认好几遍了,今日他必在此间。”

    王玄策点了点头,两人随即悄悄的摸进了大院内。

    唐小婉摸出了大宅子的分布图,借着微弱的光亮艰难的辨认着。

    “应该是就那间了。”

    唐小婉指着后宅的一间主卧说道。

    “走。”

    溜门撬锁这等事王玄策没干过,觉得很刺激,兴奋的要尝试,结果折腾了半天,愣是没打开,还差点惊动了里面的人。

    “还是你来吧。”

    他放弃了。

    只见唐小婉的一双大手精细的操作了一番,几个呼吸便打开了门。

    屋外还能凭借月光稍微看清楚一点点,到了房间内,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中,床上的人似乎察觉的了什么,正欲起身,结果被一击击昏。

    “你怎么把他打晕了?”

    火折子亮起,看着床上昏厥的目标人物,王玄策说道。

    “你没跟我要清醒的啊。”

    “我……”

    “好啊,是我的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

    “泼醒吧,别耽误时间了,天都快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