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此人有问题
字体设置
    这时。

    杨轩拍了拍赵捕头的肩:“走,带本大人上前敲门问问情况。”

    “啊?”赵捕头怔住,“大人,这……这有点不好吧?在下是他们的邻里,就算不是一定要处好邻里关系,但让人家感到厌恶,在下心里可是过不去。”

    杨轩的脚步顿住,思忖一番。

    赵捕头说的有道理,而且目前的赵捕头应该是整个任务的重要一环。

    他确实应该为对方着想一下。

    半晌。

    “那户人家是普通人?”

    “没有武艺傍身,只是普通人家。”

    杨轩点头,凑近赵捕头耳边,对着他悄悄说了番话。

    须臾,赵捕头眸光一亮:“大人,这个计策好。”

    杨轩微笑道:“去吧,你在明,我在暗,有没有问题,等下便知。”

    “是,大人稍待,在下速速便回。”赵捕头一拱手,转身跑远。

    ……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

    赵捕头提着一篮子鸡蛋,来到那户人家门前,伸手“咚咚咚”的敲了几下门。

    一会儿,门被打开。

    一名身形消瘦、中等身高的布衣男子立在门内,看着门前的赵捕头,他微微发愣:“赵捕头?有什么事吗?”

    赵捕头眉眼带笑,提了提装满鸡蛋的篮子,道:“你家娘子生娃之日,在下也没有送点东西,我那时忙,差点忘了这事,这不,今个儿把它给补上。”

    布衣男子好似没回过神,半晌才道谢:“哎哟,赵捕头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替我家娘子谢谢赵捕头了。”

    布衣男子眸中有些喜意,接过赵捕头手中的鸡蛋篮子。

    “不谢,都是邻里,应该的。”赵捕头笑着摆手,“那个,不让我进去坐坐?”

    布衣男子的身形明显怔了怔,旋即目露歉意,却是干笑一声:“赵捕头,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娘子现在身子还虚,却是不方便招待,你看……”

    赵捕头眉头微皱,仅是一瞬便又舒开,一脸表示理解的模样,笑道:“理解,理解,在下那就不便打扰了。”

    布衣男子紧绷的神情顿时舒展,虽然隐藏得很好,但却被赵捕头捕捉在眼里。

    布衣男子用充满歉意的目光看了赵捕头一眼,便想伸手关门。

    就在这时,赵捕头突然扭头问道:“对了,这些天你家娃儿怎么没动静,隔壁赵大娘还跟我说是不是娃儿生病了,刚刚在街上碰到她的时候,她还托我来问问。”

    布衣男子的脸颤了颤,身形霎时间顿住。

    赵捕头趁他不注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会儿,要是还看不出问题,那就白瞎了他这个青田县捕头的名号了。

    布衣男子的额头开始渗出汗渍,他努力让面色恢复正常,转头面向赵捕头:“诶,多谢各位关怀,这娃儿确实生了点小病,不过问题不大,我已经把他送到龙山村他舅那里去了,他舅会点儿医术,我和他娘也放心。”

    赵捕头故作恍然:“原来如此,就说最近你家娃儿没动静,搞得大伙儿以为娃儿生了什么事,那你回家照顾你家娘子,我帮你去解释解释,免得邻里朋友们也为你们一家担心着。”

    “好,好,却是劳烦赵捕头了。”

    “小事一桩罢了。”

    布衣男子关了门。

    赵捕头的脸色瞬间一沉,转身走了二十来步,回到了自己的小宅中。

    他看着小院中站立不动,面露思索的杨轩,愣了愣。

    想不到这位大人的动作挺快了,想来功力了得。

    “大人。”

    杨轩回了神,道:“此人有问题。”

    赵捕头重重点头:“确有问题,不仅是他的言语,还有他的神色,都跟往常不一样。”

    “而且,在下送礼上门,他都不让在下进门,这不合常理。”

    “还有,龙山村在青田县300里外的龙山之上,这些天我又每次办了公务就在门口疑惑这件事,根本不见他出门或归家。”

    “再有,他们一家一直以来生活穷困,连马车都租不起,他一个普通人靠脚走300里的路,还带着一个婴儿,放任家中刚生娃的娘子在家自己休养,在下却是不信。”

    “最后一点,龙山村属于军队管辖,其中住的村民基本都是军人家属,即便是县令都无法出入,他一个普通百姓怎么把婴儿送进去的?”

    杨轩微微点头,只因他说得很合理,这些也都是疑点。

    “大人,您说,此人是否说谎?他的娃儿是不是就在他家之中?”

    赵捕头疑问道。

    “不可能!”杨轩斩钉截铁,“说谎是肯定的,但一个婴儿即便是生病了也会哭,这半月的时间都没有哭啼,这娃儿绝不可能在他家里,如果在,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家孩子已经死了!”

    “嘶~”赵捕头‘嘶’了一声,皱眉垂首,认同杨轩的推测。

    “大人,如果这婴儿真的是病死在他家中,那么他刚刚说谎且如此神态和言语好像又符合常理了,毕竟没人愿意自己的孩子早夭,也没人愿意让附近的人知道自己的孩子早夭,毕竟这事很丧,不吉利。”

    “如果在下推测正确,这似乎就是别人的家事,我等就不好插手了。”

    赵捕头把他的推测说了出来。

    杨轩微笑道:“你是捕头,也有查案的职责,本大人告诉你,作为办案人员,任何事情首先要从最坏的方向去想,然后把一些可能的判断一个一个的去排除。”

    “就算排除完,最后发现仅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并不触及律法,那咱们一笑而过便是,就当做是锻炼锻炼自己的查案能力了。”

    赵捕头面色一怔,一脸佩服,抱拳道:“在下受教了!”

    紧接着,赵捕头话锋一转:“大人如此说,是在怀疑这户人家真的有问题?甚至触及大炎律法?”

    废话!

    不触及大炎律法,我还来调查干嘛?

    还是任务指引我来的,还是五星任务!

    但杨轩没法明说,只是笑道:“有没有问题要靠证据说话,但我们先假设他有问题。”

    “假设?”赵捕头眸光一转,举一反三道,“如果假设这户人家有问题,那么在下刚刚说的他家娃儿病死,夫妇二人不想声张之推论就暂且抛开。”

    “那么,结合他刚刚的言语和神态,此人就有问题了。”

    “他说他将娃儿送到了龙山村娃儿他舅家……”

    杨轩笑了,拍了拍赵捕头的肩:“所以,龙山村在哪?”

    赵捕头来了精神,没有朝廷指令,任何人都进不去龙山村,可玄衣卫进得去啊。

    而且,能和玄衣卫一起办事可是他的荣幸。

    他面色一喜:“在下为大人带路!”

    “不!”杨轩摇头。

    赵捕头愣住,目光透着疑惑。

    “如果这户人家有问题,甚至有大问题。”

    “那么,你刚刚上门之事就会让他们心生警惕。”

    “你好好待在家里,监视着这户人家,告诉本大人龙山村的位置,本大人自行前去便可。”

    赵捕头愣愣的,这玄衣卫办事都那么认真的?这都还一切都是假设的情况下。

    啧啧,瞧瞧,这就叫严谨,本捕头要多多学习点经验。

    旋即,赵捕头说出龙山村的位置。

    然后又在赵捕头懵逼之下,杨轩直接从后墙翻墙而出。

    这一幕,让赵捕头大感佩服。

    思维严谨。

    条理清晰。

    行事隐秘。

    不愧是玄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