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李承乾
字体设置
    子时,无云。

    秦王府,依旧灯火通明。

    “房玄龄,咱们先喝杯茶,再继续,本宫说得累了,你也听得累了吧。”

    李承道揉了揉眉心,靠在椅背上,这时长孙无垢走上前,递上一杯清茶。她站在李承道身边,似乎想看他到底喝不喝。

    李承道一愣,他没想到长孙无垢会主动来递茶水,抬头看了目光炽炽的长孙无垢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李承道在长孙无垢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些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呵……”

    李承道笑了一声,接过长孙无垢递过来的茶水,刚想喝一口,雨化田便冲过来。

    “殿下,这茶水……”

    李承道摆了摆手:“无妨,观音婢不舍得害本宫的。”

    这一句话其实有些暧昧,看到雨化田上前准备验毒后,长孙无垢内心出现了一丝心酸,连眼神中那种莫名的情绪都逐渐消失。

    但李承道说出了这句话后,呃,有点暧昧,她的脸唰得一下红了,站也不是,退也不是。

    李承道笑着看了她一眼,一饮而尽,挥了挥手,让长孙无垢下去。

    “殿下光明磊落,有上古贤王之风。”

    这句话房玄龄是发自肺腑的,长孙无垢是李世民的妻子,是正妻,李承道亲手杀了李世民,可谓是她真正的杀夫仇人啊!李承道现在坐在秦王府的大殿,竟然还敢接过她递上来的茶水,胆子不可谓不大,难道李承道不怕被毒死吗?

    如果换成房玄龄自己,长孙无垢来递茶,他是不敢喝的。

    李承道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喝下这杯茶水,甚至在喝下之后,完全不去考虑这杯是不是毒药。

    “哈哈,房玄龄,你说笑了,本宫只不过区区十五岁,何敢与上古贤王相比。”

    李承道站起来,挥舞了下手臂,松了松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后的筋骨。

    “时间不早了,你从早上坐到现在,整整6个时辰,身体也累了吧,接下来本宫和你说的事,比起长孙无忌和独孤彦云的事更要重要,而且是横跨五年到十年的大事,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的。”

    李承道眼角余光瞥到远处目光有些迷离的长孙无垢。

    “算了,明天辰时,你再来此处见本宫吧。”

    按原本的打算,李承道是要在今天和房玄龄讲完所有的事才走的,但看到长孙无垢的样子后,他突然没有了和房老头继续说话的兴致,并定下明早辰时两人再见。

    房玄龄能撑到现在,也几乎到了极限,要知道,整整六个时辰,他是如何在紧张和揣度中渡过的!

    尤其是李承道当着他的面给长孙无忌和独孤彦云下的任务,哪个不是要牵扯到一大片区域,几十上百万人,涉及到诸多庞大的势力,如果这些事扩散出去,保证能震动整个大唐朝堂。

    他房玄龄被安排在最后,肯定也是最最重要,难度更高的大事,房玄龄还没有等李承道开口,精神就紧绷得不行,脑海中不断猜测李承道会给他下达何种任务,会涉及到什么人,什么势力。

    但李承道因为长孙无垢的递茶,突然戛然而止,没有任何预料就叫停了,前一秒还说喝完茶继续,后一秒就说今天不想说了。

    房玄龄就像一匹奔驰了六个时辰的千里马,正在全力冲刺终点时,却被人一下子拉停,紧绷的精神因为李承道的话突然放松,他眼前一黑,差点没背过气去。

    李承道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看摇摇欲坠的房玄龄:“雨化田,送他下去休息吧。”

    “是!”

    厅中所有人都走后,只剩下李承道和长孙无垢两人。

    “你为什么喝下那杯茶?”

    长孙无垢抬起头,看着李承道的眼睛。

    “你给本宫的,本宫当然就喝了啊……为什么不喝呢,难道你在里面吐了口水?”

    李承道慢慢走向长孙无垢,耸了耸肩,假装不明白长孙无垢话背后的含义。

    “对,我吐了一大口口水,毒不死你!”

    见李承道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长孙无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是李世民死后,她第一次笑。

    李承道走到长孙无垢面前,伸出手,轻轻托起她的小巴,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长孙无垢眼中满是这个帅气高大男孩的脸庞,独一无二的气质,几乎从眼中溢出来的才情和自信,嘴角温柔的微笑……

    眼睛渐渐迷离,长孙无垢感觉自己体内的力气正在被一丝一丝抽离,眼前的男子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能闻到他口中吐出来的炽热气息……

    “娘亲!”

    一声处在变声期的童音突然出现。

    长孙无垢像受惊的小鹿一般往后退了一步,李承道也从刚才那种暧昧的氛围中出来,咳嗽了一声,整了整衣领,看向大厅门口。

    李承乾嘴唇发白,眼中涌现出毫不掩饰的憎恨,看着李承道,又看向长孙无垢。

    “承乾,这么晚还没睡呢……怎么了,睡不着吗?”

    长孙无垢有些尴尬,她一边用力狠狠瞪了李承道一眼,一边温柔地走向李承乾。

    “你为什么会和李承道在一起!”

    李承乾死死看着自己的娘亲。

    “呃,这个……娘亲是……”

    长孙无垢微笑着看向李承乾,伸手抚摸他的头发!

    “呲!”

    刀刃割破丝绸的声音突然响起。

    “混账!李承乾,你在干嘛!”

    身后传来李承道的爆喝!

    长孙无垢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腹,插着一把寒光四溢的剪刀,刺痛的感觉传遍全身,但比刺痛更加另长孙无垢绝望的是李承乾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

    “承乾……”

    “住嘴,你不配叫我的名字!你这个女人,不再是我的娘亲,我李承乾已经没有娘了!……”

    李承乾奋力的咆哮,李承道赶上前一掌把他推开,然后怀抱着长孙无垢:“观音婢,你怎么样!”

    鲜血溢满李承道的双手!

    “雨化田,你死到哪里去了!”

    李承道怒吼道!

    “属下在!”

    在李承道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雨化田便冲了进来,所有警卫把整个大厅团团包围,三把钢刀,五杆枪指着李承乾小小的身体!

    “医疗兵呢!”

    李承道撕拉一声撕下自己的贴身内衣(因为它是丝绸做的),握住长孙无垢腹部的剪刀:“观音婢,你忍一下,我马上给你止血!”

    他都急得忘记自称本宫了。

    长孙无垢脸色苍白,抓住李承道握着剪刀的手,拼命摇着头:“李承道,你别伤害承乾,求你,别伤害他!”

    李承道默默不说话,想拿开长孙无垢的手,取出剪刀,但不知道长孙无垢哪来的力气,她死死抓着李承道的手,眼眶中满是泪水,哀求地看着李承道,就是不让他拔出剪刀,鲜血不断从伤口流出。

    李承道怒极反笑,转头用满是杀气的眼睛,平静地看向被压在地上的李承乾。

    李承乾小小的眼中满是血丝,同样死死看向李承道,嘴中大叫着:“你这个恶魔,有本事杀死我啊,反正我已经没有了父亲,现在也没有了娘……他们都怕你,但我不怕,我死都不怕,还会怕你?你有本事杀了我啊!杀了我!”。

    “好,观音婢,本宫答应你,不伤害李承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