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2章:拥军
字体设置
    “老人家。”姜云枫扯着嗓子,跟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说着。

    这老人的年纪不知道有多大,主要是老人因为年纪导致耳背的原因让姜云枫不想和老人交谈过多,不是不耐烦,而是太费劲了。

    “草民见过丞相。”颤颤巍巍,但老人还是要给姜云枫行礼。

    “诶诶诶,使不得使不得!”姜云枫吓了一大跳,赶忙手阻止。

    这不仅仅是因为颤颤巍巍的老人让人感觉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会湮灭,也是因为西汉的法制。

    下五千年,汉家文化早在原始社会的末期就形成了养老的习俗,到了西周时期这种习俗也完善了起来,是最先出现由官方和诸侯共同为老人养老的情况。

    诸侯为了争霸相互攻伐,主张“法治”,崇尚武功,致使礼乐崩盘,养老的礼俗也渐渐遭到破坏,社会甚至出现了老人危机。而在商鞅变法之后,先秦更是重法不重亲,甚至是出现了子杀父、弟杀兄的情况。

    所以,在西汉建立之后,君臣们几乎达成了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他们认为先秦废礼仪,弃仁义是它灭亡的主要原因。

    作为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曾经下令但凡年过五旬的老人,品德高尚,能引导大家向善者可以担任乡官,一乡选举一人。然后从这些乡官中选举一位担任。

    汉文帝时期,在贾谊的建议、汉文帝的支持下,西汉正式恢复周礼,施行养老的政策,并且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养老制度。

    这其中就包括了赐布帛酒肉,发放养老粮等措施。

    和姜云枫相处过不短时间的刘彻也曾经在养老这一方面做过措施,下诏对六七十岁的老人施予恩惠,他派人赐县三老、孝者每人五匹帛,乡三老、悌者每人三匹帛,年满九十鳏寡孤独的老人每人二匹帛,三斤絮,年满八十岁的老人每人三石米。

    先不管落实的是否到位,但在面子,西汉还是重视老人以及养老的。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有多大岁数,但看他那颤抖的身体以及银白的头发就知道岁数肯定是不小了,按照西汉的制度,这种老人即便是见皇帝都不用行礼的。

    作为西汉的丞相,姜云枫可不敢公然违反法制,虽然不会有人拿他怎么样甚至都不会有人多说什么,但这是态度问题。

    “使得!使得!”老人跺了跺脚,似乎是因为没能给姜云枫行礼而懊恼。

    “丞相你为我们带来了这仙粮,如今还让人帮我们开垦田地,还不收我们租税,这种大恩大德,怎么会使不得!”

    “是啊,丞相,我们都得给您行礼!”

    似乎是因为耳背的原因,在听不清别人说话的时候人会下意识的提高自己的音量,而老人的话也被附近正在忙碌的百姓们听到了,很快就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于是乎,一副虽然说不是震撼人心,但也算得是西汉久未出现的场景出现了,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齐齐给姜云枫行礼,就连那些士兵们也是一样。

    “唉唉唉,好了好了。”说实话,这么多人一起对他行礼的场面姜云枫经历过,但这都是百姓,和以前的意义不一样,所以姜云枫一时之间有些慌乱。

    “老人家,咱么可先说好了,你这行礼也不能耽误朝廷的税收的。”无奈,姜云枫只能俯下身子和老人交谈了起来。

    “按照规定,这仙粮是要缴八成的赋税的,这不是为了朝廷的税收,这些缴的仙粮都会成为种子给天下所有人耕种,不过您也不用担心,虽然八成的税收太高,但即便是这样你们也能留下一千多斤的粮食,怎么也够你们一年的生活了。”

    老人耳背,所以姜云枫的声音很大,这让周遭的百姓们都行到了。

    “好!好!好!”在儿媳的搀扶下老人直起了身子,大声地说着。

    “别说八成,九成我们也愿意!丞相您是好人,只有您才关心我们吃不吃得饱,我们沾了光,也不能忘了其他的人,这税收,别人家不敢说,我们家肯定是一两都不会少!”

    翻倍的赋税,但却能给家里留下更多的粮食,老人已经花白的眸子老泪纵横。

    “老人家,您的儿子在边关保护我们,保护大汉,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等到夏收的时候还会有人过来帮您,但是每个人家里都有田地,到时候可能会晚一些,您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听了姜云枫的话老人赶忙摆手。

    “朝廷让人帮我们已经是很好的了,不然的话原本那些地里的粮食都得烂在地里,我们又怎么会介意。”

    在武帝末期、昭帝前期,在人口数量几乎减半的情况下,百姓们耕种从来都不是看能有多少土地让他们去耕种,而是自己家里的人能耕种多少。

    如今家中最重要的劳动力戍边,如果在夏收时赶不回来的话别说这新开垦的地了,就是原本地里的麦子都得有不少烂在地里。

    “那我跟您保证,以后您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好!”姜云枫笑着贴在老人的耳边,大声的说着。

    “或许现在还不行,像仙粮种子这种东西还很少,但我作为大汉的丞相跟您保证,最多三年,您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肯定不会再为吃不饱而担心,甚至还能让您每旬都吃一顿肉!”

    “好!好!好!”老人颤抖着,泪花似是决堤的水坝,止都止不住。

    他没有去之一姜云枫的话,因为在仙粮的加持之下姜云枫说的一切他都信,更别说眼下还有不少官服的士兵在为他家开垦新的田地。

    “您呐,就准备放心享福吧!等今年过去了您儿子回来,再让他给您添个大胖孙子!”

    “哈哈哈!”……

    周遭的人们传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但却惹得扶着老人的新妇一脸的羞红。

    “好!等孙子长大了,我就让他去从军!他要是不去,老头子我就拿棍子抽他!”

    老人也是一脸的笑意,双颊甚至泛起了一阵潮红。

    “那可不行,如果是独子的话可不了战场,您得让您儿子和儿媳多生一个才行!”

    “哈哈哈!”……

    一个小小的玩笑彻底引爆了周围的气氛,也让老人儿媳妇彻底羞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