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偶遇
字体设置
    侍从们一左一右的、刚掀开青色缠枝透花帘,明聿一手执扇与身旁同行的某位官僚言笑晏晏,两厢相让一番后,他正欲抬腿迈进的时候,本能的转头向后瞧了一眼,

    就见两兄弟哥俩好的勾着肩搭着背,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借着夕阳最后一抹残晕、明聿瞧见沈瑛歪着头笑盈盈的、望着喋喋不休的蔡玮艺,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这么的

    春光灿烂…………。

    一路上听着蔡玮艺东拉西扯的吹着牛皮,沈瑛竟很有耐心且一字不落的听完了,听到最后竟还觉得这人的小日子、竟过的跟开在夏日里的花朵似的,生机勃勃,忍不住就跟着他一起笑了出来,只是笑着笑着打眼一扫,只觉余光里瞧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还未等脑海洋中搜寻出此人的影像时,本能的再次抬眼望了过去…………、

    此时狭长的凤眸里儿,装满了促狭的笑意,隐约还能瞧见一侧若隐若现的梨涡。

    沈瑛被这好看笑容一时慌了神儿,稍顷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将肩头上的胳膊拽了下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拍了拍袖子,似乎还挺注意自身形象。

    明聿杵在门口,瞧他跟个害怕被骂的小书童似的,不由觉得好笑,而候在他身旁迟迟等不到他动作的男子,也好奇的望了过去…………、

    “原是蔡家世侄,也是来这里喝酒的吗?”

    蔡玮艺吹牛的嘴皮子一顿,这才瞧见不知何时站在黍楼门口的二人、连忙上前行礼:

    “伯爷竟也在此,实乃缘分啊!”

    蔡玮艺这话一毕,明聿抬脚便走,实在不知道他俩之间来了哪段虐缘,被称为伯爷的人瞧着五十岁上下,穿着通身的绸缎,却也盖不住那腰腹部的丰腴。

    “改天一起喝酒、我先行一步。”

    伯爷留下这一句,赶紧追寻明聿去了,随后就听蔡玮艺随意说道:

    “一等明昌伯,见过没有?肯定又跟着明聿来商量那狼狈为奸的事儿去了。”

    这话说的,沈瑛不敢乱接,只得拉着他进了门去寻雅座。

    黍楼的布置很独特,几乎没有别的酒楼里、那种群英荟萃的场地,大都用厚厚的木板围成了一个个的小隔间儿,门口还挂着绘有各色花草的纱帘,若是这隔间光线暗一些的话,坐在隔间的人、就能毫无阻拦的看到门外的一切场景,

    包括此时正跟在小二身后,寻找雅座的沈瑛、只是那手实在不老实了些,竟还拽着蔡玮艺那厮的胳膊,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有伤风化。

    “就这间了、正好没人…………”

    明聿支棱着耳朵只听了一句,那小二的声音便隐匿了去,想来是已带人进了雅间儿,他这心思刚收回来,就听明昌伯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明聿六神刚归位,自然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象征性的笑了笑,神态自若的端起茶盏喝了两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而明昌伯显然会错了意,觉得他这模棱两可的态度,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却还是硬着头皮又提了一句:

    “大人也知道,我这老来得子,难免娇惯了些,就想着将人送到司成馆,让夫子们好好教导教导,收收他懒意。”

    原是这事儿,明聿点点头将茶盏放了回去,那面上的笑容简直如春风般和熙,不知怎的,明昌伯就是觉得,那笑意并未达到眼底,跟门口见到蔡家小子的笑,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看来日后跟蔡家也要多走动走动才好。

    明昌伯暗自揣测着、一边儿等着明聿的看法,只是、明聿这厢也不知咋想的,顺势又抄了刚刚放下的茶盏,一口一口的啜着,那股子专心致志的劲儿,使明昌伯有种他可能就没听自己说话的错觉,忍不住的又瞧了他一样。

    恰好这时小二将酒端了上来,明昌伯连忙接过,拿起一只青瓷酒盅,酒壶微倾,就听一股细流撞击瓷壁的清脆声,打破了宁静的沉闷,明聿这时候好似又回了神儿,瞧着伸到面前的小酒盅,连忙双手接过来,动作甚是恭敬。

    明昌伯的父亲是先皇亲封的一等伯爵,先皇再世时也曾风光无限过,只是给皇家办事,哪里有什么常青树可言,经过先皇大刀阔斧的改革后,这位伯爵被明里暗里的架了个空,那时的他好歹还有曾经的战功撑着他的势力,也还算强盛,

    而真正的没落还是到了他儿子这一带,也就是眼前这位承袭了爵位的,第二代明昌伯,本就没多少本事,偏偏又是生了个富贵命,在官场里混的那叫一塌糊涂,到了现在除了挂个虚名以外,就连日常的早朝,被圣上念在他年事已高的份上给免了,对外说是皇家恩宠。

    明昌伯虽自己不愿意去掺和官场那淌浑水,但为了爵位着想,硬是逼着自家小子去参加科举,那小子自小无法无天的长大,痞气味十足,让他上街吃霸王餐可以,若让他读书那简直就要了他的命,据说因着这个父子俩还动了手,只是最终结果就不为外人道了。

    “唉、老夫也实在是没办法,这孩子自小被家里宠坏了,才成了如今这不学无术的样儿,之所以让他去司成馆就是想收收他的性子,还望明大人看在老夫这点薄面上,与那大司丞提上一句。”

    明昌伯这话虽说小心翼翼,可也并不损他的颜面,毕竟一个要权没权、还不受圣上待见的伯爵,在圣上的心腹面前,谁轻谁重一目了然。

    只是、明聿并不想帮他。

    “伯爷知道,督察院没有干扰朝堂的权利,您来问我,到不如去请请皇后娘娘。”

    说这话的时候,明聿依旧规规矩矩的、双手捧着酒盅,那样子明昌伯挑不出一点错来,他这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反到让明昌伯深深的吸了口气,只抬手摇了摇叹道:

    “这种小事,如何能去劳烦皇后娘娘。”

    嘴上这样说着,可那接二连三的叹气,仿佛又在明晃晃的暗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