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爬树
字体设置
    往日里瞧着八面玲珑的明聿,此时却跟个木头似的,捧着那酒盅听了半响,看在人呢眼中、就跟个懵懂无知的小子似的纯良无害。

    明昌伯实在等的有些焦急,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后、又‘哗啦’的给自己到了一杯,他向来不是什么讲究人,小口品酒的活、从不是他风格,若不是明聿还在这,依着他此时心底这股子烦躁劲儿,只怕这一整壶酒都不够他两口咽的。

    好在明聿做事有度,在人翻脸之前先一步出了声儿:

    “大司丞昨日面圣,与圣上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我被传进去的时候、正好瞧见她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着,圣上让交代我寻一位顶事儿的,去司成馆协助大司丞。”

    即便是没实权,好歹也顶着伯爷的封号,怎么也得给透个风,日后才好相见,明昌伯一听当既来了精神,拿起酒壶作势就要给他满上,这厢手刚动、那厢儿头一低,就瞧见被捧了半天,一口没少的酒盅。

    不待他有所反应、明聿早先一步放了茶盏,双手接过酒壶,微倾、返给他斟了八分满的一杯,无论是态度还是动作,都挑不出错儿来、明昌伯便也没将那纹丝不动的酒盅放在心上,转而倾身过来、面色希冀的问道:

    “不知、大司丞开口,想要位什么样的人?具体又是什么官职?”

    明昌伯显然是听到了能进去做官,而激动起来,毕竟能进司成馆的人,哪个不是家世显赫、权势滔天的背景,他这刚想着能让自家小子进去一起求学,结交一些权贵,哪知明聿跟个年娃似的,立马就送来了官职,那、岂不比入门当学子,更上一层楼吗!

    没准还能跟大司丞这位老夫子,再成就一段师桃李佳话那也说不定、明聿不过开了个头,他这就已将后续想出了个花儿,当真是一条康庄大道。

    明聿并未理会他这喜形于色的样儿,只是出声回道:

    “也不是什么重要职位,去了大概是在右监丞属下做事、圣上的意思,是从在京中的小官吏中找出一位借调出去,伯爷若是有意,不妨去跟大司丞周旋一二,”

    说道此,明聿稍顿了顿、又补了一句:

    “或是,也可托上师大人去问问,伯爷知道,大司丞恨不得没有我这位学生的,在这是爱莫能助了。”

    明聿与大司丞的过节、也不是什么秘密,而明昌伯也知道自己与他的交情、远没到能请他去大司丞面前说情的地步,

    更何况,又是归在右监丞麾下,明昌伯当场就范了难,当下也不管旁边儿的明聿,皱眉思虑良久后、最后端起明聿给斟的酒,豪迈的一饮而尽,酒盅落桌的时候稍微用了点力、发出好一声闷响,随后自己的声音也紧跟而来:

    “不知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能不能胜任如此重要的位子,还是得回去跟他商讨一二才好定夺。”

    明聿听到此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那样子似乎是要笑、又给愣生生忍了下去,好在明昌伯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司成馆上,也没心思注意明聿这点小动作。

    送走明昌伯后,赵康悄无声息的钻了进来,瞧着明聿面前那杯自始至终、都未曾动过酒盅,如幽灵一般的飘到跟前轻声道:

    “有毒?”

    也不知赵康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明聿摇摇头、起身后理了理袍子,这才拿转着扇柄、在赵康脑袋上敲了敲、皱着眉有些嫌弃的说道:

    “没事的时候,多看看书,真怕哪天莫名其妙的,死在你手上。”

    说完这个明聿快走两步绕过他,头一低就出了门,赵康对他这话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见他走本能的就追了上去,哪知明聿出门就吩咐小二、给他上一桌好酒好菜的,堵住赵康的嘴。

    所以、在他刚追出门、就被店小二死拉硬拽的拦下时,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反手就是一掌、眼看要对着那脑袋劈下去的时候,转眼就瞧见自家主子、没走两步转个弯就进了个雅间,那地方他怎能不清楚,分明就是蔡公子耍酒疯,吹牛皮的雅间儿,

    看到此赵康忍不住的长叹口气,软绵绵的收了手,转身回来坐下了,想想又觉的不解气,招呼着小二上两壶顶级竹叶青,喝的不亦乐乎。

    沈瑛本来就是单纯的来请蔡玮艺喝个小酒,而蔡玮艺虽说是个海量,可也禁不住这牛皮吹上天儿后、整壶整壶的灌呐!

    喝到最后根本不用沈瑛这东家来劝酒,自己就已灌了个五六分,醉了的蔡玮艺一点都不老实,也许是牛皮吹多了,把自己整飘了,拽着沈瑛的右手死活不撒,咕咕叨叨的将成年后的光辉伟绩说个差不离儿的,

    话题一转竟又将小时候组团掏鸟窝、烤鸡蛋,偷鸡摸狗的事一一说了个遍,这里边儿尤其重点提了,跟明聿爬树摘果子的时候,明聿爬了半截因为太高,不上不下的挂在树上、差点尿了裤子的惨样儿,详细的描述了个遍。

    总之在明聿心情不错的进来的时候,正好听了蔡某人大着舌头、也不嫌丢人的、将当年的英勇事迹炫耀了个干净,而一旁被他强制性拽着、充当靠背的沈瑛,侧着身一手攥在蔡玮艺手里,一手拿着酒盅也没喝、嘴里喋喋不休的、正数落着毫不知羞的蔡玮艺:

    “明大人那样的人物儿,真是不敢想,我到觉得、那尿裤子的,八成是你………………。”

    瞧这话说的,一听就是个清醒自律的人儿,对此、明聿表示很满意,当即敲了敲旁边儿的门板,声音不小,明聿理所应当的、认为沈瑛听到了,敲完后便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

    等他在沈瑛对面儿坐定后、自顾自的倒了杯酒,喝了几口后沈瑛好似才察觉来了人,脑袋缓慢的抬起来,望过去,一双大眼瞪了个溜圆的、仔细瞧了一会儿,这才后知后觉的有所反应:

    “啊!这不是爬树的明大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