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中毒
字体设置
    月上梧桐,夜凉如水。

    岸边的人熙熙攘攘的热闹着,望山亭的灯火通明,温香软玉,吴侬软语不绝于耳。

    平日里明容并不觉得这里吵闹,反而向自己展示出了一派盛世的景象。

    相比于阴暗冷漠的李家,她还是更喜欢外边的热闹繁华。

    可此时,来来往往的游人们神色匆匆,步履矫健,那么热闹的地界,居然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明容将晏闻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咬着牙往前走:“晏哥哥,上一辈子你没事的,这一辈子你也不许有事。”

    巴掌大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满满的不甘心。

    千万不要有事啊晏闻。

    这大好河山漫山遍野的景观还未曾一起见过呢。

    她租下的那个小铺子离这里并不远,尽管跌跌撞撞,明容还是将背上的男人拖了进来。

    将他安置在床上之后,明容马不停蹄的跑去找赵郎中来。

    赵郎中很快闻讯被明容拉着赶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药箱,连连说道:“小姑奶奶,慢一点。东西都没放好呢,撒了就浪费了。”

    还是上次那个救了明容的好心赵郎中。

    赵郎中心中也有些惊讶,到底是发生了何事?一向都无比淡定的小姑娘今日居然不顾礼数强行把自己拉了过来?

    刚才看她的模样,若是自己不立刻同意和她一起过去,恐怕明容立刻和自己没完。

    赶了回来之后,明容开锁点灯一气呵成,匆匆忙忙的赶到床边打探了一下晏闻的状态,见他还是她走之前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她转过头来,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师傅,今天事发突然,不然不会这么急着把您叫过来。你来看看晏哥哥吧,他刚才被人推下水里去了。现在呼吸微弱,心跳缓慢,似乎快要不行了。”

    赵郎中有些无语,他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只是落水的而已,只要救治的及时,熬完姜汤就能恢复过来的事情,你这么晚喊我过来!”

    明容有些纠结:“可是到现在他都没有醒来啊,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呢。”

    这倒是奇了怪了,不过就是落水,怎么会到现在还不醒?

    赵郎中捻着胡须提着药箱走了上前:“让我来看看。”

    明容立刻让开了位置,并快速的交代了自己做的急救措施:“我将您给的银针先扎在他的身上来延长时间等你过来,现在您来了,要拔掉吗?”

    刚刚还一脸云淡风轻的赵郎中看到眼前这副情景之后,表情僵硬了一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孽徒!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这个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许用?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居然用在他身上?还扎了这么多?!”

    赵郎中十分的心痛,并且开始怀疑自己收她为徒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了。

    自己年纪大了,衣钵需要有人继承。而这个小姑娘悟性高,学习能力强,通常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出于爱才的心理,他热情的表达了自己的收徒意愿,并且十分大方的将自己私藏的宝贝一股脑儿的留给自己这个关门弟子。

    可能是因为自己拿出来的太多,太过于爽快,让这个小丫头觉得这些东西不值一提。

    果然明容委屈巴巴的说道:“您也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而且这个就是延长人寿命的呀,我对症下药了。”

    “是让你这么对症下药的吗?!”赵郎中很是抓狂。

    明明是一个受寒而已,一副中药下去就好的差不多了。这个银针可是能够回光返照,起死回生的神药啊!

    就这么让自己的不孝徒弟给浪费了。

    事已至此,也没有再挽回的余地了。

    赵郎中嘴上骂骂咧咧,手中的动作却十分的迅速。他着重的检查了晏闻的几处大穴,又把了很长时间的脉,表情由一开始的不屑慢慢的变成了凝重。

    明容立刻紧张兮兮的问道:“怎么样?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赵郎中将晏闻的手放在床上,沉思了片刻缓缓开口:“从脉相上来看他只是落了风寒而已,并无什么大碍。”

    明容的心依旧悬着:“那他为什么一直没有醒呢?”

    赵郎中眼神有些深沉,看了晏闻许久,慢慢的说道:“他中毒了。”

    “中毒了?!”

    赵赵郎中的话一落下,明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的啊?”

    前世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你不相信你师父我的判断?”赵赵郎中斜了一眼明容,有些不满的说道。

    明容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可是为什么会中毒呢?”

    他们村里十分的偏僻,很少有外人来往。村中的人都很熟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有些勾心斗角,但是下毒这个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

    难不成有人要害他?

    明容瞬间想到了前些日子的那个黑衣人,难不成是他做的?

    可是为什么呢?

    自己待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赵赵郎中没好气的说道:“这我哪里知道?”

    明容不在纠结,忙不迭的问:“师父,那他现在还有救吗?”

    赵郎中见明容恭恭敬敬的模样,很是受用,他捻了捻胡子说道:“中毒不深,尚可彻底拔出。这个小子命好,遇到了我。若是那些虎狼大夫,恐怕毒入骨髓,再无回天之力啊。”

    他欣慰的拍了拍明容的头顶:“算是师父错怪你了。银针封穴这个行为是很明智的。”

    明容见赵赵郎中这么说,悬着的心落回去了一半,她还是有些紧张的问:“那他什么时候能好啊?”

    晏闻躺在床上,面容安静,像是睡着了一样。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脆弱易碎的美感。

    一向明亮的眼睛闭了起来,脸上灿烂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明容眼圈发红,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

    赵郎中将自己的工具箱打了开来,将晏闻翻了个个儿,招呼道:“放心,有你师父在,他肯定会平安无事的。别看他了,过来摁住他的大椎穴,我要在那里取一些血来。”